♂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温泉酒店的房间内,杨昊躺在床上,秦彦正专心的替他把脉,脸色凝重。薛冰和叶峥嵘矗立一旁,一言不发。

    许久,秦彦缓缓的收回手掌,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伤势不是很重,好好的休息调养一段时间即可。只是,脚筋断的时间太久,即使接上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行动自如,多少有些不便。”

    杨昊淡然一笑,说道:“在江湖上这么久,早就已经心中有数了,能留下一条命苟延残喘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多少江湖人,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杯黄土?我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只是,以后恐怕再也不能替天门做事了。”

    “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是天门欠你的太多,我会给你找一处地方让你可以舒舒服服的安享晚年。至于你的位置,我会找其他人代替。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报。”话音落去,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

    “算了,这也算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何必又将门主牵连进去呢?”杨昊叹了口气,说道,“是我识人不明,竟然不知道凌皓天是凌震天的弟弟,这才上了他的当。”

    “我跟那个欧阳连城交过手,他的功夫虽然不错,但是,如果想要活捉你应该不可能。”秦彦说道。

    “是凌皓天在我的茶里下了药,否则,他们焉能活捉我?”想起这件事,杨昊的眼神中不由迸射出浓浓的恨意。一生纵横江湖,虽然掌管天罚,却处处与人为善,不想,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

    “他们为什么没有杀你?”薛冰好奇的问道。

    傲然一笑,杨昊说道:“天罚在华夏势力庞大,甚至在国际上也名声赫赫,很多国际上的大枭跟天罚都有生意上的往来。而他们,只认信物,不认人。他们想要的,也就是这些信物,这才是天罚最有价值的东西。若非如此,他们又怎么会留着我的性命?”

    “哼!”秦彦冷哼一声,说道:“天门千百年来超然物外,不与人争,看来江湖上的人是忘记天门的恐怖了,小小的长乐帮也敢与天门为敌,若不除掉它,天门威信何存?这件事情已经不单单是你个人的事情,而是有关整个天门的事,我会让世人知道得罪天门会有怎样的后果。”

    秦彦的身上迸射出阵阵杀意,冰冷如霜,仿佛周围的空气也被他这股杀气凝固。薛冰、叶峥嵘和杨昊顿感压力巨大,呼吸沉重。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秦彦笑了笑,顿时,杀气瞬间消逝而去。

    “薛冰,你先送杨昊回国就医,一切的后续事宜你帮忙安排。处理好长乐帮的事情,我再回国。”秦彦吩咐道。

    “是!”薛冰点头应承。

    “门主,如果想要对付长乐帮,你不妨借助稻川会的力量。”杨昊说道,“我跟稻川会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交情也算不错。虽然大家都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但是,只要给予他们足够的好处,我相信稻川会一定会出手。”

    秦彦嘴角闪过一丝笑容,说道:“长乐帮在岛国的地盘一直都是其他社团觊觎的,稻川会即使愿意出手,恐怕也是为了这个。我怎么能便宜了他们?否则,岂不是会被人骂作汉奸?不过,倒是可以利用他们,让他们不但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削弱他们的势力,为天罚在这边建立基业打下良好的基础。”

    杨昊微微一愣,愕然的看了秦彦一眼,心怀安慰的笑了笑。果然不愧是天门的门主,气势迫人,智慧过人,一切似乎已然了然于胸。

    “看来门主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我也就不多说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天门没有出现什么事情吧?”杨昊问道。

    “倒是有些小事,不过已经解决了。他,就是暂时替代你位置的人,叶峥嵘!”秦彦拍了拍叶峥嵘的肩膀,介绍道。

    “你好!”叶峥嵘微微点头。

    “叶峥嵘?我听过你的名字,你也是墨老门主的弟子,对吗?”杨昊愣了愣,说道,“有你接掌天罚,我就可以放心了。江山代有人才出,以后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我也的确是应该退出了。这么多年来,处处小心谨慎,提心吊胆,如今总算可以放下一切的担子,安安心心的享受一下人生了。”

    “小子还有很多事情不懂,需要像前辈请教呢。”叶峥嵘谦逊的说道。

    “你切莫折杀我了。你既是墨老门主的弟子,身份远在我之上,我岂敢以前辈自居?”杨昊说道,“我离开时,会将天罚所有机密统统告诉你,日后你若有任何问题,也尽可以问我。”

    “好!”叶峥嵘点点头,没有扭捏。

    虽然他也算是墨离的半个弟子,但是,墨离却从来没有承认过。然而,对于杨昊而言,即使如此,叶峥嵘也算是墨离的徒弟,他必须给予足够的尊重。

    转头看向薛冰,杨昊微微一笑,说道:“许久不见,你越发漂亮了啊。你师父现在还好吧?”

    薛冰愣了愣,说道:“她好久没跟我联系了。临行之前,说是想断却跟过去的一切,所以根本没有告诉我她去了哪里,就连联络方式也没有。她不联系我,我也根本找不到她。我想,这也是她渴望的生活吧,我只有默默的祝福她了。”

    杨昊点了点头,说道:“在江湖的日子久了,总渴望平静的日子,她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薛冰挤出一丝笑容,眼神偷偷的瞥向秦彦,恰好碰到秦彦看来的目光,短暂的对视后,慌忙的移开。

    秦彦愣了愣,心中了然,看来这丫头也想像她师父一样,退出江湖吧?按照天门的规矩,她只有怀有自己的孩子时,才有这样的资格,估计这丫头也是在渴望着吧?

    “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或者薛冰打电话!”秦彦声音异常的温柔,面对这个天门老臣、忠臣,秦彦心中总觉得亏欠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