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没有丝毫的犹豫,秦彦瞬间攻了过去,一拳狠狠的砸向对方胸口。出手没有丝毫留情,因为他清楚面对这样的高手,任何哪怕一丝丝的留情都有可能给自己招致危险,出手必定要尽全力,犹如狮子扑兔。

    “等等,等等!”中年男子连连摆手叫道。

    拳到眼前,嘎然而止!

    秦彦冷眼盯着他,喉间冷哼一声。

    中年男子慌忙的从怀中掏出一枚青色龙形玉佩递了过去,秦彦看了一眼,浑身一震,愕然的看向对方。

    青龙段南,秦彦一直想要联系却联系不上的天门主管战力的强大负责人,也是他一直怀疑企图背叛天门的人。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以这样的方式来见自己,是来试探自己的虚实吗?

    秦彦眉头紧蹙,脸色变得很冷。身为天门的门主,秦彦此时必须拿出门主的威严,否则,不足以震慑这些个封疆大吏。

    一言不发,秦彦转身朝酒店内走去,剩下段南一个人呆在当场,面色尴尬。

    犹豫片刻之后,段南快步跟了上去。

    进入房间,秦彦没有关门,显然是刻意的。段南紧跟而入,随手关门。

    秦彦在椅子上坐下,点燃一根香烟,眼神冷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这样的冷处理,让段南心中忐忑不安,摸不清楚秦彦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能够担任天门战力的主管青龙,足以说明段南在才治武功上都是佼佼者,而如今面对秦彦,他却感觉到有种说不出的压力。

    沉吟片刻,段南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门主,刚才多有冒犯,还望门主恕罪!”

    “明知是冒犯,却还这么做,你是什么用意?是想试探我的深浅吗?”秦彦冷声说道。

    段南微微一愣,面色不悦,却是一闪而过。好歹,自己也算是“封疆大吏”,即使是墨离,当初对待自己也是和颜悦色。可是,自己已经放低了身价,秦彦却依旧咄咄逼人,这不得不让他感觉到难堪,也不得不让他感觉到秦彦的威严。

    “门主多心了,只是一时技痒忍不住出手。若有冒犯之处,我在这里赔罪了。”段南说道。

    “赔罪?我可受不起。我接任门主之位这么长时间,却一直联络你不上,我这个门主在你眼里还有什么地位吗?我哪里受得起你的赔罪,段青龙不是跟我说笑吧?”秦彦冷嘲热讽,话语中处处带着刺。

    短短的交锋,已经让段南感觉到秦彦的厉害。这个年轻人的手段和心计可是远远不同于他的年纪啊。

    “既然门主不原谅我的冒失,那我只好自罚以谢罪了。”话音落去,段南忽然间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朝自己的肩胛处刺了过去。

    秦彦大吃一惊,没料到段南竟忽然出这么一招,连忙的出手阻止。夺过匕首,秦彦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么做是在跟我示威吗?如果事情传了出去,天门的其他人会怎么想?他们会觉得我秦彦没有度量,斤斤计较。”

    顿了顿,秦彦说道:“算了,刚才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计较了。告诉我,为什么这么久不来报道?”

    话锋一转,秦彦也是适当的给了段南一个台阶,不想太过霸道的咄咄相逼,否则很容易将场面变得更加的尴尬。

    “我的确应该早点来汇报工作,可是,最近手头上的事情太多,一时抽不开身所以耽搁到现在。这不,刚把事情忙完,联系了朱雀,得知门主在岛国,所以就立刻赶了过来。”段南说道。

    “你负责天门的战力,统管着国际上很多的杀手集团和雇佣军集团,事务的确很多,我可以理解。可是,就算你人不到,电话和信息也应该来一个吧?你说呢?”秦彦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道。

    “这点的确是我疏忽了,门主要责要罚我都领了。”段南倒是一副甘心受罚的模样。

    “我可不敢,万一惹得你不高兴,指不定我这小命就保不住了,我可还想安安稳稳的多活些日子呢。”秦彦冷笑一声。

    段南愣了愣,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诧异的说道:“门主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门主是在怀疑我有什么不轨的行为吗?”

    “好,那我就直说了。”秦彦说道,“在青山镇的时候,曾经有人趁着夜色企图暗杀我和朱雀,这件事你知不知情?”

    段南摇了摇头,一副茫然的神态。

    “根据朱雀的调查,杀手是狼牙雇佣军的人,若非我和朱雀命大,恐怕早就成了地下亡魂了。你敢说狼牙雇佣军不是你的手下?”秦彦接着问道。

    段南愣了愣,说道:“门主可能误会了,我虽统管着国际大多数杀手集团和雇佣军集团,但是,狼牙雇佣军并非是我手下。狼牙雇佣军的创始人田丰跟我交情不错,当初他到国外创立狼牙雇佣军时,我的确给予了很多的帮助,可是,他们却并非我的手下。而且,据我所知,狼牙雇佣军和一般收钱办事的雇佣军有所不同,他们并非什么任务都接。我想,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

    顿了顿,段南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始终是掌管着这部分的力量,这件事情我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秦彦暗暗点头,通过段南的神态以及叶谦的话语和自己所掌握的情报来看,段南的确并非这起暗杀事件的主使人。他之所以这么问,无非也就是想试探一下段南而已。结果,还是让秦彦十分满意的。

    “行,既然你说没有,我相信你。”秦彦说道。

    挥了挥手,秦彦接着说道:“坐吧。正好你来了,我有其他的事情跟你商量商量!”

    秦彦的表情和态度明显的缓和了许多,这也让段南暗暗的松了口气。怪不得都说天门每一代门主都是变态,果然不假,就连刚刚接任门主之位尚且这么年轻的秦彦都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门主,我……我可以抽根烟吗?”段南坐下,谨慎而又忐忑的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