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沉默片刻,薛冰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也说不清,只是我的感觉。门主,你放心吧,我有信心一定能很快找到沈落雁的下落。”

    秦彦点了点头。此时,秦彦的手机响起,连忙的掏出电话接通,对面传来沈惊天有些着急的声音,“秦彦,绑匪刚刚来电话了,说明天交赎款,否则的话他们就杀了落雁。秦彦,你说该怎么办?”

    “明天?不是说好过两天吗?怎么忽然改变主意要明天交赎款?”秦彦眉头微蹙,诧异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绑匪刚刚打来电话,听他们的口气并不像说笑。反正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我就把钱给他们,我不能让落雁有事。”沈惊天说道。

    秦彦开始有些相信薛冰的感觉了,绑匪临时改变主意看来是收到什么风声。秦彦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赵忠天的身影,那个沉默寡言,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的男人。难道是他?只有他最清楚自己今天见过沈惊天,而且,正在调查那帮劫匪。也只有他,对沈落雁和沈惊天的下落最为清楚。

    不过,赵忠天跟随沈惊天打天下,一直忠心耿耿,他有什么必要这么做?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你明天按照绑匪的要求去做,我会派人暗中跟着你。记住,没有确认落雁的安全前绝对不能轻易的交赎款,其他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好,好!”沈惊天连连的点头,也没有多余的寒暄,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薛冰问道。

    “沈惊天来电话,说绑匪忽然打来电话让他明天交赎款。事态有些严重,万一那帮绑匪真的拿到赎款,沈落雁就危险了。你明天派人暗中跟着沈惊天,争取能够找到沈落雁的藏身之所。还有,你想办法查一下赵忠天的银行户口。”秦彦说道。

    “赵忠天?”薛冰愣了愣,说道,“你怀疑这件事情是他做的?”

    “我现在也不知道,事情一天没有查清楚,谁都有可疑,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丝的机会。”秦彦的心情明显也有些急躁起来。

    “好,交给我吧。”薛冰点点头,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我们也不能把希望完全的寄托在明天,谁也无法保证明天会出什么事情,万一到时候跟不上他们,事情就更难了。今晚我就试试,从这几个人的身上能不能打开突破口。”

    薛冰浑身一震,连忙的说道:“门主,你不能这么做。万一打草惊蛇,他们闹个鱼死网破,沈落雁就真的危险了。”

    “你还有其他办法吗?现在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任何一丝机会我都不能错过。放心吧,我有分寸,知道该怎么做。”秦彦说道,“还有,你派人盯着码头车站机场。如果他们顺利的拿到赎金,很有可能会马上跑路,不能让他们离开滨海;否则,再想找他们就更难了。”

    “这几个地方我都已经派人盯着了,你放心吧。”薛冰心中泛起淡淡的醋意,如果秦彦对自己也能这样着急关心,那该多好?

    看到薛冰的神情有异,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薛冰笑了笑,敷衍过去。

    话音落去,薛冰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交代几句之后挂断了电话。片刻,电话响起,薛冰接过应了几声之后挂断。转头看向秦彦,薛冰说道:“已经查到其中一个人的下落,在金都夜总会。”

    “好!”秦彦仔细的看了那三个人的相片一眼,牢牢的记在心里,跟薛冰交代一声,举步离开。

    薛冰恭敬的送他出门,几次三番欲言又止,本想留他一会,说些亲密的话语。但是,很明显此时的秦彦并没有那样的兴致,薛冰也不好挽留,只能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

    看到秦彦离开之后,薛冰也不敢耽搁,连忙的联系人按照秦彦的吩咐去做。这件事情她也不敢怠慢,万一沈落雁真的出事,即使秦彦不会责怪自己,她也难以原谅自己。天门千年的运筹帷幄,如果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她这个情报部门的负责人还有资格继续留在这个位置上吗?

    更重要的是,能帮秦彦解决困扰,是她最大的幸福和成就,是她觉得自己存在的价值。

    离开酒吧,秦彦驱车径直赶往金都夜总会。在门口停下车,秦彦并没有进去,坐在车内,点燃香烟,享受着夜风吹拂。安静,可以让秦彦的思绪更加的平稳清澈,可以更加清楚的整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看看是否有被自己遗忘的地方。任何,哪怕是一点点的线索,对目前的秦彦而言,都不能错过。

    夜色,越来越浓!

    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少,霓虹灯闪耀着,映花了秦彦的眼睛。

    许久,金都夜总会的大门打开,两人从内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正是薛冰提供的资料中三人中的一个,而另一人,却是胡远志。秦彦不禁一愣,震惊不已,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胡远志应该是惊天集团市场部的总监,在惊天集团的酒会上自己见过他。他们怎么会在一起?难道这些绑匪都是胡远志的朋友,是他绑架了沈落雁?

    可是,他有什么理由要绑架沈落雁?只是为了钱?身为惊天集团市场部总监,胡远志的年薪也在百万以上吧?再加上分红,足够他在滨海市生活的很滋润了啊。

    此时也无暇多想,秦彦打开车门,迎面走了过去。

    “你?”看到秦彦,胡***显吃了一惊,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秦彦快速的伸手在他脖颈之处摁了一下。顿时,胡远志倒地昏死过去。

    那名年轻绑匪醉醺醺的,一脸的茫然,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是什么人?唉,胡总……胡总,你怎么了?呵呵,我就说你酒量不如我吧!”

    秦彦冷笑一声,一记手刀狠狠的砍在他的脖子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