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章邯虽非主谋,却也是帮凶。如今他既已全部交代,秦彦又岂能留他性命?万一消息泄露出去,沈落雁必然十分的危险。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承担责任,既然章邯当初选择那么做,那么他就应该想到这么一天。种下什么样的因,就要承受什么样的果。

    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勒住章邯的脖子,匕首狠狠的刺进他的胸口。章邯瞪大着双眼,不停的挣扎着,挣扎着,渐渐的倒了下去。秦彦面无表情,缓缓的走到胡远志的面前,冷声的说道:“现在该你了。说,那帮人在哪里?为什么要绑架落雁?”

    胡远志眼神里的恐惧渐渐的散去,有一种看脱生死的洒脱,淡然一笑,说道:“现在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你是认定了我绑架沈小姐的,不是吗?说与不说都是死,我为什么要说?”

    “虽然都是死,但是,却也有不同的死法。我有无数种办法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你如果想试一试的话,我可以成全你。”秦彦冷声的说道。

    “来吧!”胡远志闭上双眼,引颈就戮。

    秦彦不禁一愣,倒是有些手足无措。章邯只是个小人物,知道的太少,胡远志知道的肯定比他多,这也是如今唯一的突破口。如果可以顺利的撬开胡远志的嘴巴,或许,能够有意外的惊喜。

    掏出手机,看了看薛冰发来的微信,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在金都夜总会的门口给她发的消息,让她调查一下胡远志的背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吴淑芬,陌上花开花店的老板;胡馨雨,阳光小学三年级学生。我说的对吗?”秦彦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感情,冰冷的让人害怕。

    胡远志浑身一颤,紧张的说道:“秦彦,你想做什么?祸不及家人,就算我有千般不是,那也跟他们没有关系。你如果敢伤害他们的话,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祸不及家人?哼,落雁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你还不是伤害了她?你最好祈祷落雁没有事,否则我要你全家陪葬。你自己考虑吧,说与不说你自己决定,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考虑。”秦彦面无表情的说道。

    为了救出沈落雁,秦彦可以不择手段,但是,却也不会伤害无辜的人。胡远志就算是有天大的罪,也无关乎他妻女,秦彦自然是不会伤害她们。只是,这一场心理战,秦彦不能输,他必须要表现出自己的冷酷无情,不择手段。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秦彦的心里也一样十分的紧张,如果无法顺利的撬开胡远志的嘴,那一切都功亏一篑,今晚所有的努力都付诸流水。然而,他却不得不表现出冷静。他不停的抽着香烟,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

    烟灭!

    秦彦起身,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时间到了,你该上路了。放心,黄泉路上你走慢一点,你老婆孩子很快就会去陪你。”

    秦彦缓缓的拔出匕首,森冷的寒光映照在他的脸上,显得越发的狰狞恐怖。

    “我说,我说!”胡远志终究还是承受不住内心的压力与煎熬。

    秦彦暗暗的松了口气,嘴角浮出一抹笑容,“说吧,落雁在哪里?为什么绑架她?”

    “我只是负责联络而已,沈小姐被绑后关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胡远志说道。

    秦彦的眉头微蹙,冷笑一声,说道:“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你觉得我会满意吗?”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负责联络绑匪,他们是什么人,什么来历,在什么地方我真的不知道。”胡远志哭丧着脸,说道。

    “不知道?那你和他为什么会在一起?”秦彦冷声问道。

    “他是我表弟,是我联络的他,让他找人绑了沈小姐。”胡远志说道。

    “那是谁指使你的?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也不会相信。”秦彦眼神紧紧的盯着他,如刀般的眼神仿佛一点点的刺穿他的心底。

    “如果我说了,你能不能放过我?我也是一时糊涂,如果不是欠下高利贷被逼的没有办法,我怎么会犯这样的错。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你能不能饶过我的狗命?如果我死了,那帮高利贷一定不会放过我老婆孩子的。”胡远志哀求道。

    虎毒不食子,这胡远志再如何混蛋,对自己的老婆孩子倒也算有情有义。

    “你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格吗?”秦彦冷哼一声,说道,“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我可以保证没有人可以伤害你老婆孩子,高利贷那边我会替你搞定。”

    “真的?”胡远志惊愕的看着秦彦,不敢置信。

    “我秦彦向来一言九鼎,说一不二,既然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但是,你必须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来,如果有任何一点点假话,到时可别怪我翻脸无情。”秦彦说道。

    “谢谢!”胡远志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是赵忠天指使我这么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他主使的。他知道我欠下赌债,被高利贷逼得紧,所以就找到我,让我找人绑架沈小姐,事成之后会给我两千万。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了他,就找了我表弟,让他找几个人绑架沈小姐,每人给他们二十万。”

    “他刚才说绑走落雁之后交给了另一帮人,那些是什么人?”秦彦问道。

    “我也不知道,赵忠天没有跟我说,我也没敢问。”胡远志说道。

    “那落雁呢?她现在在哪里?”秦彦接着问道。

    “这个我就更不清楚了,赵忠天更不会告诉我。如果不是今天赵忠天给我打电话,让我解决他们三个人,我是打死也不会再跟他们来往了。”胡远志满脸的懊恼之情,似乎在后悔自己做了这样的错事。

    “你是说你今天是准备干掉他?是赵忠天让你做的?”秦彦愣了愣,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