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沈惊天左右为难。按理说,赵忠天伤害沈落雁,他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原谅的。可是,赵忠天跟随自己这么多年,他又怎么能下得了手?

    “爸,放过赵叔吧,这么多年他在沈家做事一直忠心耿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我们沈家欠他的。而且,我现在不是也没事吗?我相信赵叔也根本不想伤害我,就放了他吧。”沈落雁求情道。

    “小姐,你不用替我求情,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无地自容。既然走了这一步,那我就愿意承担这个后果。”赵忠天看了看沈落雁,心里越发的愧疚。面对这么心善的一个女孩,自己怎么会忍心下得了手呢?如果不是秦彦及时出现,自己岂不是造下永远也无法弥补的罪孽?岂不是会内疚一辈子?

    深深的吸了口气,沈惊天说道:“算了,你走吧。”

    赵忠天愣了愣,说道:“你可想清楚了,就算你放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的。”

    苦涩的笑了笑,沈惊天说道:“就当是我们沈家欠你的,现在我们互不相欠。你走吧,离开滨海,我不想再看见你。”

    沈落雁张了张嘴,准备继续替赵忠天求情,不过,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她清楚,自己的父亲做出这样的决定已经十分困难了,又怎么能奢求继续把赵忠天留在沈家呢?善良没有错,但是,却也不能胡乱的使用自己的善良。

    赵忠天愣愣的看了沈惊天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内疚,转身就欲离去。

    “他不能走!”伴随着一声厉喝,沈沉鱼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看见沈落雁,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一把搂住她。“没事吧?”沈沉鱼关切的问道。

    这还是秦彦第一次同时看见她们姐妹,外表真的很难把她们分辨出来,只能通过神情。只是,同时看见她们姐妹,的确别有一番滋味。

    “姐,我没事。”沈落雁笑了笑,说道,“姐,赵叔只是一时糊涂,算了吧。”

    推开沈落雁,沈沉鱼冷哼一声,说道:“这不是沈家的事,而是赵忠天触犯了法律。他涉嫌绑架,我必须将他抓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沉鱼,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我和落雁都不打算追究。”沈惊天板起面孔,说道。

    “爸,如果人人都这样的话,那我们的世界还有公义,还有真理吗?他既然做出这样的事,那就必须承担应有的后果。你们可以放他走,但是,我一样会拘捕他归案。”沈沉鱼丝毫也不退让。

    这也是秦彦早就预料到的结果,他清楚沈沉鱼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放赵忠天离开的。他不能说沈沉鱼不近人情,却也不能说她错,是非恩怨,孰是孰非,有时候真的很难一言而决。

    转头看向赵忠天,沈沉鱼说道:“赵叔,小的时候你也很照顾我,我一直都很感激你,我会跟公诉机关说清楚,希望法院可以轻判。但是,我不能放你走。对不起!”

    赵忠天苦涩一笑,说道:“我知道。”转头看向沈惊天,接着说道:“沈总,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落雁。如果不是秦彦及时的阻止我,只怕我已经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会内疚一辈子。幸好,落雁现在没事。”

    顿了顿,赵忠天又转头看向秦彦,说道:“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一直以来,我自认为滨海市再无对手,没想到今天却败在你的手里,我心服口服。能不能告诉我,你用的是什么功夫?”

    “只是一些散手,没有名字。你输在我手里并不怨,我自小研习百家拳法,对各门各派的拳法都有所涉猎。所以,你也不用感到难堪。”秦彦淡淡的说道。

    赵忠天愣了愣,表情惊愕,年纪轻轻就精通百家拳法,这可是天才。其实,天门的历代门主又有哪个不是天才?微微一笑,赵忠天心中释怀。

    “沈总,我对不起你,就算小姐不抓我,我也没有面目再活着。”话音落去,赵忠天一掌狠狠的拍在自己的脑门。

    沈惊天大惊失色,想要阻止,却已然来不及。

    秦彦静静的站立一旁,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若然他出手,必然可以避免这样的悲剧。然而,秦彦却很清楚,对赵忠天来说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如果让他在监狱里苟延残喘,还不如这样痛快的死去。至少,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醒了,觉悟了,也改过自新了。

    “赵叔!”沈落雁惊呼,冲到赵忠天的身旁。后者冲她歉意一笑,缓缓闭上眼睛。

    沈沉鱼也没有料到会是这般情形,微微一怔,表情有些僵硬。

    “不用自责,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跟你没有关系。”秦彦安慰道。

    “嗯!”沈沉鱼点了点头,然而,表情依然很僵硬,显然并没有释怀。这个表面看似冷酷无情,总是让人感觉生人勿进的女人,其实内心十分的柔弱。她只是用她那冰冷的表情,掩盖自己内心的脆弱罢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都已经不追究了,为什么你还一定要坚持?你的世界里难道只有法律,没有人情吗?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黑和白那么简单,黑白之间,还有灰色地带。”沈落雁失声的质问着。

    沈沉鱼哑口无言,没有反驳。她有她自己坚持的原则,只是,她无法跟这个自己疼爱的妹妹争论。然而,此刻,她的心里也不禁暗暗地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秦彦认亲不认理,如果有人伤害他的亲人朋友,就算不择手段,他也一定不会放过对方。对他而言,赵忠天死有余辜,虽然他也很敬佩他同情他,但是,绝对不会为他的死流泪。“落雁,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姐姐?她其实心里也很难过。”秦彦说道。

    沈沉鱼拉了拉他的手,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沈落雁又何尝不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难道是因为看到秦彦和她的亲密吃醋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