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易天行暗暗的叫苦不迭,怎么派了这么一个愣头青过来啊,这不是把事情越闹越糟嘛。现在搞成这般田地,无论哪个受伤,事情只怕都没了缓和的余地吧?易天行心里暗暗的祈祷,乔勋千万别伤了白雪,否则的话,秦彦恐怕没那么轻易的放过他。

    秦彦的眼神冰冷,紧紧的注视着,虽然他对白雪信心十足,但是,万一白雪真的应付不来他就要及时的出手,他可不希望看到白雪出事。

    久攻不下,乔勋的心情越发的急躁,体力耗损也十分的严重,渐渐的攻势变得缓了下来,出招也是漏洞百出。白雪看准时机,猛然间靠上前去,一个肘击狠狠的打在乔勋的胸口。“砰”的一声,乔勋发出一声闷哼,“蹭蹭蹭”的后退几步。

    白雪紧跟而上,接连几拳狠狠的砸在乔勋的胸口,动作快如闪电。乔勋根本无力抵挡,跌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

    白雪得意的笑了笑,傲然的看了乔勋一眼,啐道:“敢到墨子诊所来闹事,也不打听打听姑奶奶我是谁,真是活腻味了。”

    乔勋面色尴尬,一言不发。败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自己这一世英明尽毁啊。

    白雪脸色忽然冷了下来,猛然间一掌狠狠的朝乔勋的脑门拍下。在她的世界里,可只有天门的规矩,其他的一概不理。

    沈沉鱼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开口,秦彦已经厉声喝道:“住手!”

    白雪收住掌势,埋怨的说道:“这样的人还留着他干吗?干脆让我杀了他得了。”

    “胡闹,光天化日的,你想坐牢啊?”秦彦瞪了她一眼,说道,“给他点教训也就算了。”接着,转头看向乔勋,冷声的说道:“这次就当是给你个教训,进屋叫人,进庙拜神,这点规矩都不懂?你如果不服气的话,可以来找我报仇,我等着你。给我滚!”

    乔勋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异常难堪。支撑着站了起来,愤愤的瞪了秦彦一眼,转身走出诊所。跟随他一起来的两人,也紧跟着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易天行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秦先生,我……我……”易天行支吾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事情也算是因自己而起,心里不免有些愧疚。

    “不用说了。”秦彦摆了摆手,冷冷的说道,“我这里不缺生意,不需要你给我拉病人。这次就算了,以后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你走吧!”

    易天行愣了愣,苦涩的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顿了顿,易天行说道:“秦先生,你还是小心些,这个乔勋是杨家的人,杨家在燕京拥有很大的权力和地位,就连我爷爷也要卖他们三分薄面。我担心乔勋回去后夸大其词,让杨家产生什么误会,会对你不利。”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淡淡的说道:“我不管什么杨家还是李家,既然到我这里就得守我的规矩,如果他们真的要报仇的话尽管过来,我秦彦也非是善男信女。”

    易天行默默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多说无益。深深的吸了口气,易天行说道:“我马上连夜飞回燕京,跟杨家详细的把事情说一遍,希望他们不要偏听偏信。我先走了,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秦彦淡淡的挥了挥手,没有挽留的意思。易天行尴尬的笑了笑,转身离去。忽然间,他感觉跟秦彦之间似乎有了距离,也不知秦彦是否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责怪自己,不再替自己治病呢?易天行心里暗暗的后悔,为什么要带乔勋过来呢?可是,如果再给他重新选择的机会,易天行恐怕还是会这么做吧?易家跟杨家也算是有些交情,他又怎么能见死不救?

    “等等!”秦彦开口叫住了他。

    易天行连忙的转身,愣愣的看着他。

    “白雪,给他开几副药带回去。既然你是我的病人,那我就要对你负责,如果治不好岂不是砸了我的招牌?”秦彦冷冷的说道。

    “谢谢,谢谢!”易天行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并非因为秦彦给他开药,而是秦彦并没拒绝他这个朋友。虽然秦彦说的很冷漠,但是,易天行却可以感觉到秦彦心里的那份情义。

    白雪嘟着嘴,满是不悦的哼了一声,把药包好递给易天行。易天行也没再多言,道谢之后转身离去。

    “沈姐姐,以前是我不好,对不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白雪亲热的拉起沈沉鱼的手臂,撒娇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这丫头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想来,还是刚才沈沉鱼的那一番言语让这丫头感动吧?其实这丫头也并非那么刁蛮完全不讲理,她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没有,我从来就没生过你的气。”沈沉鱼微微一笑。

    “说起来,你刚才打得真精彩,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在学校肯定没人敢欺负你吧?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顿了顿,沈沉鱼接着说道。

    “我师父啊。她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了,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她。”白雪的脸色有些黯然,终究,她还是个孩子。

    “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功夫就好了。”沈沉鱼说道。

    “简单啊,你让他教你,他的功夫可比我师父的好。”白雪瞥了秦彦一眼,说道。

    秦彦愣了愣,倒是被白雪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以后自己面对的挑战会越来越多,指不定就会有对手为了打倒自己而设法伤害沈沉鱼,如果她有能力自保的话,岂非更好?“白雪说的对,你是应该学点功夫。不过,学功夫可是很辛苦的,你怕不怕?”秦彦说道。

    “那我是不是以后该叫你师父了?”沈沉鱼打趣的说道。

    “不用不用,那不是乱了辈分嘛。”秦彦连连的摆手,讪讪的笑道。

    剜了秦彦一眼,沈沉鱼说道:“你可不能藏私哦?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有时间就过来找你。”

    这算是找了一个光明正大给他们创造在一起的机会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