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傍晚时分,段婉儿如期而至!

    “我来的真及时啊。”段婉儿嘻嘻一笑,自顾自的盛饭坐下吃了起来,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

    秦彦愣了愣,暗暗地苦笑,这丫头可别破坏今晚这么美好的时光啊。

    “真当这是自己家啊?”白雪冷哼一声,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段婉儿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丫头是怎么回事?不是跟她谈好条件,一致对外吗?怎么看起来她跟沈沉鱼那么亲热,对自己却忽然冷淡起来?发生什么事了?段婉儿的目光从白雪和沈沉鱼的身上扫过,好奇不已。

    沈沉鱼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和冷淡,对段婉儿的出现并没有任何的不悦。的确,她不是那种喜欢吃醋的女人,与其跟段婉儿斗个“你死我活”,倒不如多给秦彦一些信任。

    “对了,今天逛街的时候买了一盒面膜,听说效果很好。白雪妹妹,你试试,这种面膜很难买的。”段婉儿讨好的从包里掏出一盒面膜递了过去。

    “想收买我?”白雪接过面膜,淡淡的说道,“我还小,天生丽质,不像那些老女人需要靠这些东西保持自己的美貌。”

    这丫头句句话都充满了挖苦的意思,显然是有意的针对段婉儿,秦彦心里暗笑不已,疯丫头碰上疯丫头,谁会更厉害点?

    “这你就不懂了哦,这女人啊,一定要好好的保养,从年轻的时候就要开始,否则等年纪大了就来不及了。”段婉儿仿佛没听懂白雪的挖苦似得。

    白雪愣了愣,倒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哪里会是段婉儿这个妖精的对手?

    转头看了秦彦一眼,段婉儿埋怨的说道:“怎么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你不会是想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走吧?在岛国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想想那晚,真的很开心啊。”

    话中有话,这丫头显然是故意的。果不其然,沈沉鱼和白雪愣了愣,投来异样的目光。

    “咳咳!”秦彦干咳两声,说道:“说什么呢?一个女孩子一点也不知道矜持,你这样会让男人害怕的,知道吗?”

    “切,矜持?矜持的话自己的男人就被别人抢跑了!”段婉儿挑衅的眼神看向沈沉鱼,意有所指。她可从来没有把白雪当成敌人,这小丫头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唯一的对手只有沈沉鱼,她才是最难应付的敌人。

    沈沉鱼的表情平静,没有要跟段婉儿一较高下的意思。顿时,段婉儿的拳头好像打在了棉花上,无处着力,心里憋屈的慌。沈沉鱼这风轻云淡的手段,倒是略胜一筹。

    “对了,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乔勋的家伙?从燕京来的。”秦彦岔开话题,生怕段婉儿继续下去,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认识啊,怎么了?”段婉儿漫不经心的问道。

    “今天易天行带他过来的,被白雪教训了一顿,给轰了出去。所以,我问问,想知道他什么来路。”秦彦轻描淡写的说道。

    “噗!”段婉儿惊愕的说道:“不是吧?你们真的打了他一顿?”接着,转头看向白雪,诧异的说道:“没想到白雪妹妹身手这么好啊,竟然连乔勋也不是你的对手,改天你可要好好教教我。”

    “没问题!”白雪被段婉儿一捧,顿时兴奋不已,昂着头,傲然的说道。

    秦彦无奈的苦笑一声,嗔了白雪一眼,接着说道:“怎么?这个乔勋的来头很大吗?”

    点点头,段婉儿说道:“燕京有四大家族,这乔勋就是四大家族里杨家的人。杨家虽非政治家族,但是在燕京城地位很高,据说跟军方的关系非常好。这乔勋,就是杨家的人,你打了他,那就等于是打了杨家的脸啊。”

    “那杨家跟你家比,如何?”秦彦问道。

    段婉儿愣了愣,微微一笑,说道:“没有什么可比性。各有各的立场,互不干涉,谁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招惹谁。大家都是在燕京城行走的人,真要是有什么矛盾,报上名号,基本上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谁也不会因为一点点的事情而闹大。”

    段婉儿说的虽然平淡,但是,秦彦却清楚段婉儿的家族只怕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恐怖,那杨家自然也非泛泛之辈。不过,秦彦倒也没什么担心,以天门的实力,还会惧怕杨家吗?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杨家的老爷子十分的护短,乔勋在你这里遭到羞辱,只怕杨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段婉儿的眉头紧蹙,说道,“我想想办法,跟我爷爷说一声,让他帮忙出面说和说和,也许他们会看在我爷爷的份上就此罢休。”

    “不用了。如果他们真的敢来的话,我秦彦也不会怵他。我是破瓦片,他们是瓷器,闹起来只有他们吃亏。”秦彦耸耸肩,淡淡的说道。

    “我不是跟你说笑,你认真点好不好?”段婉儿紧张的说道。

    “我也不是跟你说笑。”秦彦说道,“再说,你爷爷为什么要帮我说话?他有什么理由为了我去得罪杨家?”

    段婉儿愣了愣,的确,自己的爷爷有什么理由出面呢?如果秦彦真是自己的男朋友,那倒顺理成章。

    “婉儿说的对,你还是小心一些的好。法律对那些人根本就没有约束力,他们也不会惧怕这些,什么手段可能都会用。”沈沉鱼担心的说道。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我倒是觉得他们不会。”

    段婉儿和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

    “你忘了?今天乔勋过来是找我去给他们家小姐治病,他们又怎么会杀了我?”秦彦淡淡的笑着。

    沈沉鱼愣了一下,恍然。

    “对了,我差点忘了,听说杨家的孙小姐几年前被人偷袭,受了重伤,瘫痪在床,只能靠坐轮椅行走。杨家的人找了无数的医生,都一筹莫展。想必他们是知道你治好了易天行的病,所以这才派人来请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不过,杨家的人做事手段邪气的很,也不能不防。”段婉儿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