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江湖人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义字,我也很佩服你的知恩图报,但是,报恩也要选择对什么人。如果对方用的手段不过只是驭人之术,是有心得利用,你还会觉得那份所谓的恩情是恩情吗?”秦彦淡淡的说道。

    “哼!”不屑的笑了一声,独孤啸林说道:“你不用离间我们,就算凌先生是真的利用我,我也心甘情愿。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我放弃,我可以告诉你,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杀你。”

    “你可以不顾及自己,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行为会连累到独孤家族呢?如果因为你,而连累整个独孤家族,你还会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值得的吗?”秦彦冷冷一笑,说道。

    独孤啸林不禁一震,眉头微蹙,“看来你对我的事情知道的挺多啊。”

    “在岛国时,欧阳连城临死之际告诉我,让我一定要小心防范你。你说,我能疏忽大意吗?”秦彦说道。

    冷冷的哼了一声,独孤啸林说道:“想不到欧阳连城竟然是这样的人,出卖自己人,想必是想换取你饶他一命吧?”

    “你错了,你是坦然受死,只是在临死之前忽然醒悟而已。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到那一刻永远不知道错,独孤先生不也一样吗?”秦彦淡淡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独孤啸林说道:“既然你调查过我,就应该清楚我跟独孤家已经划清了界线,我的事情跟独孤家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就是我,我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关独孤家的事。”

    鄙夷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独孤先生一把年纪怎么还这么幼稚?你说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了吗?既然你是独孤家的人,你做的任何事情都代表了独孤家族。你一身的修为得来不易,我也不想与独孤家为敌,你还是走吧,今晚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离开滨海,不要再插手我和凌家的事。”

    “你觉得可能吗?”独孤啸林冷声说道,“多说无益,动手吧,让我领教领教你是凭什么杀死欧阳连城。”

    秦彦眉头紧蹙,严整以待。既然劝说无用,秦彦也不会手下留情,对待敌人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手软。有时,全力以赴反而是给对方最好的尊重。

    独孤啸林大喝一声,一拳狠狠的朝秦彦打了过去。

    秦彦不禁一愣,洪家铁线拳?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放而不放,留而不留,疾而不乱,徐而不弛。深得铁线拳要义,可见独孤啸林下了很深的功夫。不过,铁线拳乃是洪拳的一种,独孤啸林怎么使铁线拳呢?

    “据我所知,独孤家用的不应该是形意拳吗?”秦彦诧异的问道。

    “这个不用你管!”独孤啸林冷哼一声,攻势越发的凶猛,似乎秦彦的话激怒了他。这让秦彦越发的好奇,为什么独孤啸林不会形意拳,用的却是形意拳呢?看来独孤家族也有很多的秘事啊。这也并不奇怪,像独孤家族这样的大家族又怎么会没有一点秘密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独孤啸林却是一点也奈何秦彦不得,心情不免有些急躁。心里更是暗暗的吃惊不已,想不到秦彦年纪轻轻竟然有这么好的功夫。不过,更让独孤啸林无奈的是秦彦的拳法很杂,他根本就看不出秦彦到底是什么来路。

    “你到底是什么人?”独孤啸林厉声问道。

    “很好奇我的武功路数吗?”秦彦淡淡一笑,说道,“你不用想可以看出我的武功路数,猜出我的来历,我不妨告诉你,我精通百家拳法,包括你的铁线拳。”话音落去,秦彦的拳法忽然变了,赫然正是铁线拳。

    独孤啸林震惊不已,年纪轻轻,竟然懂百家拳?看来自己真是碰到个硬茬,难怪欧阳连城会输给秦彦的手里了。

    “现在你应该清楚,你根本就杀不了我,你还不放弃吗?”秦彦说道。

    “既然来了,我就没有打算回头。”独孤啸林说道。

    “好,我敬重你的忠义,接下来我可不会再留情了。”秦彦冷声说道。话音落去,拳势猛然间更加凶猛,无名真气融入拳法之中,威力大增。

    “砰!”独孤啸林胸口重重遭到一击,“蹭蹭蹭”的后退几步。口中一甜,“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告诉我,凌俊伟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安排?以前的那些雇佣军是不是他请的?”秦彦冷声的问道。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休想可以从我口中问出任何的事情。”独孤啸林厉声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一样可以查出来。你放心,你走后,很快凌家父子就会下去陪你。哼,天门的门主也敢招惹,简直不知死活,看来的确是天门隐世太久,江湖人都忘记天门的威严了。”

    独孤啸林浑身一颤,惊愕的看着秦彦,说道:“你……你是天门门主?”

    “不错。”秦彦说道。

    “哈哈……”独孤啸林放肆的笑了起来,说道:“难怪,难怪你年纪轻轻竟然精通百家拳法,你是天门的门主,那就不奇怪了。今天能死在天门门主的手里,是我的荣幸。”

    话落,独孤啸林猛然间朝秦彦扑了过去,完全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然而,很可惜,他的意图在秦彦的面前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

    秦彦脚步滑动,轻易地避开独孤啸林的攻击。孰料,独孤啸林的攻势完全就是假的,趁机拔腿狂奔而去。

    秦彦不禁一愣,心中愕然,独孤啸林不是报了必死之心要置自己与死地吗?怎么忽然间要逃走?

    冷哼一声,秦彦说道:“你打扰了我的好事,就想这么轻易的离开吗?”说话间,秦彦已快步追了上去,一指狠狠的点在了独孤啸林的背部,无名真气顺着指尖透体而入。独孤啸林一个踉跄,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硬撑着狂奔而去,眨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