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并没有追上去。他很清楚为什么独孤啸林忽然间改变了态度,选择逃走,因为独孤啸林是想回去警告凌俊伟,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是,凌俊伟会相信他吗?

    以秦彦对凌家父子的了解,他们对独孤啸林所谓的尊敬不过只是一种驭人的手段而已,怎么会轻易的相信他?况且,凌俊伟向来自负,没有解决自己,岂肯逃走?

    回到屋内,沈沉鱼连忙的迎上前,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没事。”

    “到现在你还不肯跟我说吗?你知不知道你越是不说,我反而越担心?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沈沉鱼焦急的问道。

    沉默片刻,秦彦拉着沈沉鱼在床上坐下,点燃一根香烟。“刚才有人想来杀我!”

    “杀你?谁?”沈沉鱼愣了一下,问道。

    “独孤啸林!”秦彦回答道。

    “独孤啸林?”沈沉鱼眉头微蹙,说道,“他是凌家的人,难道是凌家的人要杀你?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说道:“也许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吧,谁让我有你这么漂亮的媳妇呢?”

    “人家跟你认真的呢,你别开玩笑好不好?”沈沉鱼嗔了他一眼,说道。

    “我也是认真的啊。”秦彦撇撇嘴,说道,“在青山镇的时候就曾经有雇佣军试图暗杀我,不过失败了。来到滨海市之后,更是好几次遭到这样的谋杀。无非就是凌俊伟想要害死所有接近你身边的人,让他可以顺理成章的跟你在一起。你说,这是不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呢?”

    “哼,就算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跟他在一起,简直是痴心妄想。他简直是胆大妄为,视法律为无物,哼,我这就让人把他给抓起来,控告他意图谋杀。”沈沉鱼愤愤的说道。

    苦笑一声,秦彦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意图谋杀?他请的那些杀手都是国外的雇佣军,现在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没有确切的证据你根本告不了他。况且,凌家在滨海市有头有脸,跟很多政商界的名人关系都非常的好,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很有可能还会被他倒打一耙。”

    “难道就这样让他为所欲为吗?”沈沉鱼有些不甘心,却又感觉无力可施。

    “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秦彦淡淡一笑,说道。

    无奈的点点头,沈沉鱼问道:“独孤啸林呢?你……你不会杀了他吧?”

    “没有。不过,他估计是死定了。”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容,说道,“他已经受了伤,就算不死的话,回去后凌俊伟也不会放过他。凌家父子做事向来心狠手辣,他们怎么会允许独孤啸林活着?”

    愣了愣,沈沉鱼说道:“你似乎对凌家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啊。”

    “做过一些深入的调查和研究。他们想要置我于死地,我怎么能对他们不了解一些呢?”秦彦说道,“凌震天还有个弟弟叫凌皓天,是岛国长乐帮的帮主,他们兄弟年轻时一起闯荡江湖,之后凌震天便回到华夏创业,短短的数年间造就了东胜集团百亿的身价。如果说这其中没有猫腻的话,我可不相信,依我看,东胜集团从事的根本就是一些违法的买卖,现在的那些生意不过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眉头微蹙,沈沉鱼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从这方面下手或许可以找到他们犯罪的证据,将他们绳之以法。”

    “你可不要乱来,他们父子做事心狠手辣,指不定会用什么手段对付你。这件事情你不要管,我可不希望你有任何的危险。”秦彦一愣,慌忙的说道。

    “如果他们真的派人杀我的话,那不是可以趁机抓住他们的把柄了?”沈沉鱼满满的正义感,丝毫没顾及自己的安全。

    “胡闹!”秦彦厉声喝道,“万一你有什么事情,就算抓住了他们又如何?这样的赌局太危险,我可不能让你乱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相信我,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你上次去岛国,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件事?”沈沉鱼问道。

    “算是吧。我也是去了岛国之后才知道凌震天和长乐帮的关系。不过,长乐帮已经被山口组和福清帮所灭,凌皓天也死了,凌震天失去了一个很大的依仗,这对我十分的有力。你放心吧,我已经有计划怎么对付他们了。”秦彦说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沈沉鱼说道:“看来我这个刑警队长是没有办法继续干下去了啊。”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做的很好吗?你们上司对你也十分的器重,升职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哦。”

    “升不升值我并不在意。我是想,万一有一天你犯了罪,我到底是应该抓你还是不抓你?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辞去刑警队长的职务。”沈沉鱼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看得出,她对这个职务有很大的眷恋。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就看你从什么角度去看。如果将来真的有那么一天,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埋怨你。”

    “嗯!”沈沉鱼点了点头,神情还是有些黯然。

    “好了,别想这些无谓的事情了,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肯定呢?最重要的是过好今天。来,刚才被那个老混蛋给打断了,咱们继续!”秦彦嘿嘿的笑着凑上去,恬不知耻啊。

    嗔了他一眼,沈沉鱼说道:“你刚刚跟独孤啸林打完,你不累啊?”

    “累。可是,再累我也得坚持啊,为了你,精尽人亡我也心甘情愿啊。”秦彦一本正经的说道。

    “流氓。”剜了他一眼,沈沉鱼说道,“你躺着别动,我试试你教我的招数。”

    “观音坐莲?”秦彦一愣,兴奋的大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