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知道。一直以来,我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因为我知道无论我如何的反抗,都抵抗不过命运的安排。可是,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忽然变得在乎,我变得不想死,我想可以跟你在一起。是你,给了我希望;是你,给了我生存的力量。”沈落雁哽咽的说道。

    “如果你真的在乎我,那你就更加应该努力去治好自己的病。我没有放弃,你又怎么能放弃呢?”秦彦柔声的说道。

    对沈落雁,秦彦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同情大于爱情。不管是出于朋友的立场,抑或是沈沉鱼的立场,他都不能让沈落雁放弃。纵使他很清楚自己的一番话也许会让沈落雁更加的胡思乱想,他也别无选择。

    只是,秦彦和沈落雁都没有想到沈沉鱼会去而复返。

    当沈沉鱼正准备下车时,却清楚的看见屋内的一幕,整个人瞬间怔住。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妹妹竟然也喜欢秦彦。难道真的因为是双胞胎,心有灵犀吗?深深的吸了口气,沈沉鱼发动车子离去,没有下车。

    “好了,赶紧进去躺下,我给你施针。昨天替你把脉时,你的进展良好,今天我准备加重治疗方案,看看有没有突破。或许,可以更快的治好你的病。”秦彦微微一笑,柔声的说道。

    沈落雁点点头,松开秦彦走进内屋。

    洗完手,秦彦换上白大褂走进内屋。想起刚才的事情,心情有些不能平静,他不知道刚才的那番话到底是对还是错,只是看到沈落雁伤心的模样,秦彦心里禁不住有些心疼。

    男人,是多情而痴情;女人,是长情而绝情!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自己的心情,缓缓的拔出银针,运转无名真气。

    昨晚跟沈沉鱼的一番大战似乎对自己无名真气的影响不大,不像跟薛冰同床后那种异样的感觉。难道真的是因为薛冰修炼的功法有助于自己无名真气的修炼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天门历代门主的无名真气在到达一定的程度之后就没有再增长?是因为自己破而后立,所以才有了更加显著的效果?

    秦彦不知道,也根本弄不明白,没有前车之鉴,一切都只能通过自己慢慢的摸索。不过,照目前的情形来看,自己较之天门历代门主的确有了更大的进步。无名真气的强大作用,使得秦彦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天门门主所修炼的无名真气乃是道家的功法,讲究无根无极,万法自然。也许正是因为秦彦的随心所欲,反而使得他的修炼有了更大的进步。

    施针后,沈落雁沉沉的睡去,秦彦也没忍心叫醒她。她的这种病,每天都很痛苦,虽然在秦彦的治疗下有了好转,但是她还是每晚都要忍受煎熬,很难睡的这么熟。

    洗完手,秦彦到客厅坐下,给薛冰发了条信息,让她派人保护沈沉鱼。谁知道凌俊伟会做出什么事情?这样做保险一点,秦彦可不希望沈沉鱼出任何的事情。

    “门主!”

    饕餮许海峰走到秦彦面前,呵呵的笑了笑,那肥嘟嘟的脸蛋越发的可爱,像是弥勒佛。可是,如果你真的认为他和善好欺负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能在商场混得这么好,他能是个简单的角色?

    “坐吧!”秦彦挥挥手,示意他喝茶。“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是有件事情想请教一下门主。”许海峰说道,“我知道门主跟沈惊天的关系不错,最近我正好跟沈惊天竞标一个项目。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退出?”一边说,许海峰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秦彦的脸色,奸商的嘴脸暴露无遗,很明显就是想通过秦彦的脸色去猜测他心中所想。

    “商业上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懂,如果你觉得是对公司有利你就去做,只要不是对他用什么卑鄙的手段就行,不一定非要退出。我相信即使他输了,也不会因为这个而生气。”秦彦淡淡的说道。

    “门主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许海峰大大的松了口气,生怕因为自己跟沈惊天竞争而惹的秦彦不悦。这个向来小心翼翼的家伙深知天门历代门主的厉害,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你过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秦彦愣了愣,问道。

    “嗯!”许海峰点点头,说道:“虽然我负责掌管天门的财务,按照规矩门主也不能够干涉,不过,我觉得门主始终是咱们天门的老大,我还是应该知会一声,询问一下门主的意思。否则,万一不小心得罪了门主的朋友,岂不是让门主难做嘛。”

    “你倒是很会做人啊。”秦彦笑了笑,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的嘲讽。

    如果拿许海峰跟段南相比,段南就是真正的大丈夫,许海峰则是十足的小人。不过,君子有君子的用处,小人有小人的用处,秦彦相信自己足可以驾驭。

    许海峰讪讪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来的正好,我也刚好有事想找你商量。”顿了顿,秦彦说道。

    “门主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许海峰干脆的应道。

    “东胜集团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董事长凌震天,原先是岛国长乐帮的一个小混混,靠着走私发家,短短几年内打造了东胜集团百亿身家,算是个人物。”许海峰说道,“之后又借着他弟弟凌皓天是长乐帮帮主,贩卖毒品,无恶不作。只可惜,为人太过狂妄,不足为虑。也许是因为他这些年太过顺风顺水,有些目中无人吧。”

    “看来你调查的挺详细啊。”秦彦愣了愣,有些错愕。以许海峰的精明,想必也清楚自己跟东胜集团的过节,否则绝对不会冒冒然给凌震天做出这样的评价。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这次竞标,东胜集团也是其中一个,我自然要对他们有详细的了解才不至于输给他们。”许海峰呵呵一笑,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