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直等到中午,都没等到沈沉鱼的电话,秦彦不禁有些诧异,不是约好了中午一起去见她妈妈的吗?赶紧掏出手机拨打沈沉鱼的电话,可是,始终都无人接听。连续拨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一样的结果。

    秦彦心中不禁一凉,暗暗的想,难道是出事了?会不会是凌俊伟干的好事?秦彦的眼神里闪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如果沈沉鱼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可怎么办?

    顾不得多想,秦彦赶紧起身,关好诊所大门就欲赶去警局。

    “大白天的不做生意去哪里?我找你有事呢。”段婉儿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休闲的服饰也丝毫掩饰不住她的魅惑。

    “有什么事改天再说,我现在要去警局一趟。”秦彦无心跟她纠缠。

    “去找沉鱼?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去。”段婉儿撇了撇嘴,说道。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说道:“什么意思?”

    “放心吧,她没事,只是在生你的气。我知道你是担心凌俊伟是不是伤害她,对不对?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了,她什么事也没有。”段婉儿有些幸灾乐祸,

    “生气?生什么气?”秦彦越发的莫名其妙。早上走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无缘无故的生气?秦彦眼神紧紧的盯着段婉儿,心中暗想,肯定是这丫头乱说。不过,仔细想想,她为什么要骗自己?如果沈沉鱼真的出事的话,她肯定知道自己会责怪她的。而且,段婉儿似乎对自己的事情知道不少,跟凌俊伟之间的事情她似乎也知道的很清楚。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段婉儿剜了他一眼,嗔道。

    “我做什么了?”秦彦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的感觉。

    无奈的摇了摇头,段婉儿说道:“刚才你跟落雁搂搂抱抱的,你还说你们没做什么?以前我还以为你有色心没色胆呢,看不出你小子色胆也不小啊,姐妹想要一锅端啊。你们男人啊,就没一个好东西。”

    秦彦不禁一怔,难道沈沉鱼看到了?心中暗暗叫苦不迭,怎么那么巧就被她看见了呢?该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所以生自己的气吧?

    “刚才我在家里看的清清楚楚,沉鱼去而复返,结果你和落雁正在搂搂抱抱亲亲热热。你说,她能不生气?不接你电话算便宜你了,要是我,非狠狠扇你两个耳光。勾引了姐姐还不够,还想勾引妹妹,禽兽!”段婉儿啐道,只是话语中更多地似乎是埋怨和醋意。

    “不是那么回事,我和落雁什么事也没有。”秦彦苦笑一声,说道。

    “谁信?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破嘴。你们没事,没事大白天的跑洗手间干什么?难道一起洗手啊?”段婉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得得得,我懒得跟你解释,我还是去警局一趟,跟沉鱼解释清楚吧。”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劝你还是别去了,现在沉鱼正在气头上,你说什么也没用,还是等两天,她气消了之后再慢慢跟她解释吧。”段婉儿说道,“沉鱼的脾气我很清楚,她的性子倔的很,你这个时候去,只能是自讨没趣。”

    想想也是,现在最好就是让沈沉鱼自己冷静冷静,再找个合适的机会跟她解释。只要知道她现在安然无恙,秦彦也就放心了。

    “你真的给她打电话了?”秦彦问道。

    “我骗你做什么?”段婉儿白了他一眼,说道。

    “你好像对我和凌俊伟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嘛,你怎么知道我担心凌俊伟伤害她?”秦彦紧紧的盯着她,问道。

    “你以为你做的很隐秘吗?昨晚凌家的独孤啸林偷偷跑到诊所,被你重伤,难不成他是来做小偷的?如果我没猜错,肯定是凌俊伟派独孤啸林来杀你。那小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以前接近沉鱼的男人哪个没被他给修理过?现在你跟沉鱼走的那么近,他能放过你才怪。”段婉儿说道,“再说,以你的脾气,凌俊伟都杀上门了,你会无动于衷?”

    顿了顿,段婉儿又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看错,刚才那小子应该是狼牙雇佣军的狼王叶谦吧?他可是好几个国家的通缉犯。你找他,难不成是吃饭喝酒啊?是想借他的手对付凌家吧?”

    秦彦愣了愣,苦笑一声,说道:“你知道的事情还蛮多嘛。以我估计,你也不会只是个律师那么简单吧?以你的家世背景,怎么着也不会只是做个律师。你留在滨海,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你猜的不错,我的确是有其他目的。滨海市华夏的金融中心,也是龙蛇混杂之地,我必须要对这里的情况掌握的清清楚楚,以免有什么人动摇华夏的社会安定。”段婉儿说道,“我不问你的事,你也别问我的事,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你的,行不行?”

    “万一你的目标就是我呢?”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嗔了秦彦一眼,段婉儿说道:“我的目标的确是你,那就是想把你给上了,可是你不给机会。真搞不懂,沉鱼到底哪里比我好?不就胸大点嘛,那玩意太大容易下垂!”段婉儿的话语里满是弄弄的酸味,女人比胸围大小,就好比男人比丁丁大小,比谁坚持的时间长是一样的。

    “行,我不问行了吧?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段婉儿的话他还是相信的,这丫头虽然有时候疯疯癫癫的不着边际,但是,却绝对不会出卖自己。

    “你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个人。”段婉儿收敛自己不羁的神色,表情严肃的说道。

    “见谁?”秦彦诧异的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大男人,别磨磨唧唧的成不?沉鱼那边没事,如果她真的不要你,不还有我吗?我的舌功可是很厉害的。”话音落去,段婉儿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秦彦一阵哆嗦,这要命的妖精,时时刻刻不忘勾引自己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