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婉儿,看来是你一厢情愿哦?”段北呵呵的笑了笑,丝毫不介意秦彦近乎无礼的举动。

    以段北的身份,滨海政商名流谁敢不卖他的面子?谁敢在他面前如此肆无忌惮?然而,面对秦彦的态度,段北却异常的亲和,依旧是面带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这倒是让秦彦暗暗的佩服,如果不是他的修养很好,那就是他有事求自己帮忙了。

    “小兄弟,就当给我个面子,坐下聊几句,好吗?我想,你应该也很好奇我找你是什么事情吧?”段北微微笑了笑,说道。

    “好,那我就听听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秦彦回身坐下。

    “婉儿跟我简单的说过你的事,我也找人摸过你的底,不过很可惜,知之甚少。你知道我的身份,也应该清楚我的职责,滨海是华夏金融中心,我不希望这里有任何的社会动荡影响到经济发展。你的身份这么神秘,不得不让我好奇。”段北目光紧紧的盯着秦彦的双眼,那双炯炯有神的瞳孔仿佛可以看透别人的心底。

    眉头微蹙,秦彦冷声说道:“你调查我?”

    “这也只是为了安全著想,希望你不要见怪。”段北说道,“如果我的资料不错的话,杨昊和薛冰你应该都认识吧?”

    “认识!”秦彦点点头,应道。

    “以我估计,应该不仅仅只是认识那么简单吧?你去岛国的那些日子,我派人查过,长乐帮的凌皓天被人杀了,杨昊也在那个时间段回到华夏,我想,这些事情应该跟你也有关系吧?我大胆的做个推测,你应该是杨昊和薛冰背后真正的老板,对吗?”段北微微的笑着,似乎并没恶意。

    秦彦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沉默不言。

    “还有昨天夜里,独孤啸林被人所杀。他是凌家的走狗,看来你跟凌家的关系也是剑拔弩张啊。”段北接着说道。

    漫无边际的话语让秦彦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不明白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跟这样的老狐狸打交道,秦彦可不敢不小心,虽然他是段婉儿的父亲,虽然他看上去好像很平易近人,但是,谁能保证他不会成为自己的敌人?

    “既然你知道这么多事情,那你也应该知道凌家父子做的是什么买卖。身为国安局局长,难道你不应该做点事情吗?”秦彦语带嘲讽的说道。

    淡淡一笑,段北说道:“凌家父子所做的勾当只不过是小事而已,自然会有人调查他们,将他们绳之以法,他们还不配让国安局出面。你也不用担心,你做的事情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看见,不会为难你。”

    愣了愣,秦彦眉头紧蹙,说道:“我很怀疑你的身份啊。既然你知道我杀了人,而且知道我那么多的事,你却丝毫不追究,你的用心何在?”

    微微耸了耸肩,段北说道:“国安局管辖的是大事,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需要的是社会的安定,政局的稳定,至少,目前来看你并未做出任何损害到国家利益的事情。而且,我也相信你并非是那种大奸大恶之人。”

    “哦?你这么肯定?如果我就是那种人呢?”秦彦冷笑道。

    “通过杨昊的行为就可以推测你的为人了,如果不是你的管束,只怕那些人会无恶不作吧?我是不会看错人的。不过,有时候手下人太多,难免良莠不齐。”段北说道。

    秦彦愣了愣,段北的话似乎意有所指。“你还是直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秦彦冷冰冰的说道。

    “这次冒昧的请你过来的确是有些事情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段南这个人?”段北问道。

    “段南?”秦彦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是国际多家雇佣军集团和杀手集团的首领,也是我大哥。很小的时候,因为他和我父亲之间闹矛盾离家出走,从此就没有再回过家。根据我的消息,刚好你在岛国的时候段南也去了那边,而且,他的人还参与了屠杀长乐帮的事情。所以,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认识他,他是不是你请的?”段北紧紧的盯着秦彦,试图从他的表情中判断他的话是真是假。

    “我不认识他,也没有请过他。我的确跟凌皓天有过节,但是我可没那个能力对付整个长乐帮,人家可是地头蛇,在岛国势力很大。如果我有那个能耐,杨昊也不至于被他给绑架了不是?”秦彦表情淡然,宛如古井之水,丝毫不露痕迹。

    默默的叹了口气,段北说道:“虽然他现在走上这条不归路,但是终究还是我大哥。当年的事情也过去这么多年,他也应该原谅我爸的不是。我爸年纪也大了,也没多少日子,虽然他嘴上不说,可我知道他心里一直记挂着我大哥。所以,我希望可以找到他,劝他回来,那样的江湖生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你是想我帮你找到他?”秦彦问道。

    点点头,段北说道:“不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秦彦笑了笑,说道:“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你可是国安局的局长,眼线众多,消息灵通,想找一个人还不简单?我有什么能力帮你找到他?”

    “所谓蛇有蛇路,鼠有鼠路。薛冰在国内外有不少的生意,她是你的手下,如果你开口的话,她一定有办法找到段南。”段北的话说的虽然婉转,但是秦彦却知道他对薛冰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少,恐怕也知道薛冰干的是情报买卖的生意吧?果然不愧是国安局长,不过秦彦相信他应该并不清楚天门的事,也不知道他们都是天门的人。

    “秦彦,你就帮帮忙嘛。”段婉儿摇晃着秦彦的手臂,撒娇的说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行,我可以帮你。但是,他愿不愿意回来我可不敢保证。”

    “没问题,只要你找到他,剩下的事情我会跟他谈。毕竟我们是兄弟,我想他应该还是会听我的。”段北激动的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