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气氛顿时陷入一阵沉默,谁也没有说话。段北和段婉儿父女双双紧张的看着秦彦,等待着他的决定,就像是在等待着宣判死刑的罪犯。虽然段北信心十足,但是,能不能说动秦彦他真的有些忐忑,毕竟,对秦彦的了解太少太少。

    沉吟片刻,秦彦点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段北顿时咧嘴一笑,激动的说道:“谢谢,谢谢!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我说,我一定尽力的协助你。”

    “我只有一个要求,我不参与任何政治上的事情。”秦彦坚定地说道。

    政治这玩意太危险,稍微不慎很有可能就会置自己、置天门于万劫不复之地。而且,天门历来的规矩,绝对不掺和任何政治上的斗争,这也是天门能够这么多年屹立不倒的原因。唯一的一次,那还是抗日战争时期天门尽出,号令群雄对抗岛国侵略,然而,那不是政治而是护国。

    “没问题。你只需要查出有哪些官员涉案其中就行,这个我们会解决。”段北点点头,说道。

    顿了顿,秦彦眼神如刀般的盯着段北,冷声的说道:“还有,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调查我的事情。我不知道也就算了,如果让我知道你们暗地里调查我的话,别怪我不讲情面。话有些重,但却是肺腑之言,相信你能够理解。”

    冰冷的声音宛如三九天的寒风,冰凉刺骨,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一般,让人感觉呼吸困难。段北只觉胸口仿佛压着千斤巨石,呼吸困难,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惊恐的看向秦彦。能坐上国安局长的位置,段北自然非等闲之辈,然而在秦彦的面前,他却忽然感觉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他甚至相信如果秦彦想要自己的性命,只怕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淡淡一笑,秦彦收回释放的气势,段北顿觉浑身舒畅,宛如置身温泉之中。长长的舒了口气,段北笑了笑,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不认老也不行啊。如果你肯走仕途的话,我相信你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

    “那样的生活不适合我,我的性格也不适合走那样的路。”秦彦耸了耸肩。

    段北点点头,对于秦彦这句不奉承不虚伪的话表示认同。转头看向段婉儿,问道:“你哥呢?最近在做什么?”

    “不是很清楚,听说是去了横店。他是您儿子,他是什么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借着投资电影的名头流连那些个小明星之间,乐此不疲。”段婉儿撇撇嘴,鄙夷的说道。不过,有时她倒是挺羡慕段弘毅的活法,至少,他活得很潇洒很自在,没有那么多的约束。

    眉头微微蹙了蹙,段北冷哼一声,说道:“不争气的东西,整天就知道瞎混。你给我盯紧他一些,别让他捅出什么篓子。”语气严厉,却透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和疼爱。

    “嗯!”点点头,段婉儿说道:“爸,还有件事想让你帮个忙。”

    “什么事?”段北愣了愣,诧异的问道。对于自己这个女儿,他向来十分的满意,在滨海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什么要求,也很难得开口求自己帮忙。

    “前几天秦彦跟乔勋发生了一点过节,我担心杨家的人不会就此罢休。你也知道,杨家的人极为护短,怎么能允许自己的人受辱而不过问?我跟爷爷说过,可是他说他不好出面,我想,还是你出面帮忙说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段婉儿说道。

    虽然她清楚秦彦并不会惧怕杨家的报复,但是,既然没有必要与杨家为敌,又何必闹得不可开交呢?如果能和平解决,岂非更好?

    愣了愣,段北说道:“这件事情不太好办,杨家的人向来霸道固执不听人劝,想说服他们恐怕没那么容易。不过,我想也并非是什么大事,杨家的人应该也不会太过分。这样吧,我尽力去说说,能够避免不必要的矛盾自然最好不过。”

    “做人做事都得讲个理字,如果杨家的人真的要报复的话,那就让他们来吧。我帮你这么大的忙你可是欠了我一个人情,人情债是最难还的,我可不要你这么简简单单的就还了。这件事情你不用插手,我会自己解决。”秦彦有些不近人情的说道。

    剜了他一眼,段婉儿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知道你不怕他们,可是有必要跟他们结仇吗?”

    呵呵的笑了笑,段北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帮忙说说而已,他们也不一定会听我的,这不算还你人情。再说,你要去金陵帮我办事,我也不希望杨家的人找你麻烦,这也是我份内的事。放心好了,你的人情我记着,将来你向我拿的时候我再还你。”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不再说话。既然段北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他还继续坚持的话,未免有些太过装犊子了。

    “你什么时候安排好动身的话,跟我说一声,我……”

    段北的话音未落,忽然间,“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击碎窗户的玻璃射了进来。秦彦反应敏捷,一把将段婉儿扑倒在地,堪堪的避过子弹。

    段北也是大惊失色,慌忙的移动到窗户边,拉起窗帘。心中禁不住暗暗的想,难道是独孤家的人知道自己到了滨海,知道自己的行动,想杀了自己吗?简直是胆大妄为,段北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秦彦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按照刚才那颗子弹的射击方向很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是想要自己的命。若非自己躲得及时,只怕已经一命呜呼了。不用猜,秦彦也知道会是什么人,估计跟凌俊伟脱不了干系吧?独孤啸林暗杀自己未遂,凌俊伟又怎么可能就此罢休,等着自己上门报复?这可不像是凌俊伟的为人。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不用紧张,对方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