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中午,沈沉鱼驱车到诊所接了秦彦之后直奔饭店。

    本来是昨天就约好的事情,因为沈沉鱼的一点小事情只好推迟到今天。推开包厢的门,只见一名中年妇女端坐在位置上,身上难以掩饰的散发出一种军人的气息。梅雪琴,沈沉鱼的母亲,当兵退伍后进入警察系统,后自学考入国防大学,一步一个脚印,青云直上直到坐上如今滨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

    因为滨海市是直辖市的特殊性,她这个公安局副局长可不比一般二线城市的公安局副局长,权力可是大了许多。用梅雪琴的话来说,责任也大了许多。

    “妈,我给你介绍,这就是我男朋友,秦彦!”沈沉鱼语气平和,感觉不出她和梅雪琴之间的那种亲密。从小到大,沈沉鱼都很崇拜梅雪琴,但是她们母女却从不像一般的母女那般亲密无间,可以撒娇,可以任性。

    “阿姨好!”秦彦紧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沈沉鱼忍不住笑着瞥了他一眼,这小子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今天却是怂了。

    “阿姨,初次见面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随便准备了点礼物,请笑纳!”秦彦恭敬的将自己准备的礼物递了过去。

    “谢谢了!”梅雪琴接过礼物,打开看了一眼,不禁一愣,“王羲之的字?”梅雪琴可是惊讶不已,这玩意要是真的那可是价值连城。

    “假的,不值钱。”秦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

    梅雪琴愣了愣,暗暗地苦笑,这小子倒是实诚。不过,虽然是假的,也是人家一番心意,总不好拒之门外。况且,如果是真的她反而不敢收了。“坐吧!”梅雪琴淡淡的挥了挥手,说道。

    沈沉鱼狠狠的剜了秦彦一眼,这混蛋,准备点营养品也好啊,怎么准备个假的东西?这不是成心的打脸嘛。偷偷的瞥了梅雪琴一眼,幸好她没有生气,沈沉鱼的心里也是暗暗的松了口气。

    “本来不是约好了昨天一起吃饭的吗?为什么又忽然改到今天?我的工作很忙,如果不是因为关乎沉鱼的终生大事,我是绝对不会来的。”梅雪琴板着脸,冰冷的说道。

    “对不起,阿姨,昨天我忽然临时有事,所以……”秦彦歉意的说道。虽然是因为沈沉鱼的缘故,但是,秦彦也不好把责任推给她,只好自己担了下来。

    “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遵守约定是给对方最起码的尊重,也是自己最起码的修养。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我实在不敢相信他还有什么值得欣赏的地方。”梅雪琴气愤的说道。

    “妈,其实……”

    “闭嘴,你不用替他说话。”沈沉鱼的话刚一出口就被梅雪琴打断,可见她是有多么的霸道。当初沈惊天跟她离婚的很大一个原因也正是因为梅雪琴的霸道,以及对工作过度的追求。沈惊天需要的是一个贤妻良母,一个可以帮他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女人,而非是一个追逐事业的女人。

    “听沉鱼说你是医生对吧?还有一家自己的诊所?”梅雪琴问道。

    “没有医生执照,诊所是祖传的家业,生意也就一般般。”秦彦实诚的说道,惹得沈沉鱼一阵苦笑不得,这小子就不能撒撒谎吹吹牛?哪有人这么说话的?

    梅雪琴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沈沉鱼。沈沉鱼尴尬的笑了笑,垂下头去,目光根本不敢看向她。“你知不知道没有行医执照就给别人治病时违法的行为?万一病人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想过会是什么后果吗?”梅雪琴眉头微蹙,斥道。

    “妈,他的医术很高。”沈沉鱼帮忙辩解,却显得有些苍白。

    “医术再高也不行,你我都是警察,是维护社会的治安,维护法治,怎么能允许违法乱纪的事情在自己的身边发生?”梅雪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我只会救人,不会治不好自己的病人。”秦彦坚定的说道。

    “你倒是蛮自信啊。”梅雪琴冷哼一声,语带嘲讽的说道,“就算你的医术真的很高,你这么做也是违法。如果你想跟我女儿交往,就绝对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否则我绝对不会答应。”

    秦彦耸耸肩,沉默不言。

    顿了顿,梅雪琴又问道:“你的父母呢?他们都是做什么的?”

    “我是孤儿,我的印象里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秦彦回答道。

    “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梅雪琴愣了愣,问道。

    “没了,就我一个。”秦彦说道。

    “那你刚才说诊所是你的祖业?”梅雪琴诧异的看着他,这小子的话怎么那么不靠谱啊。

    “是我师父从小收养了我,然后将诊所传给我。”秦彦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哦!”点点头,梅雪琴问道:“那你师父呢?他是做什么的?”

    “那老家伙就是神棍一个,我的医术就是他教的。”秦彦说道。

    梅雪琴一怔,眉头紧蹙。刚进门时看到他,也还算是一表人才,如今看来,这小子貌似忠良的背后着实就是一个流氓无赖。她真搞不懂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喜欢上这种人。深深的吸了口气,梅雪琴尽量的平复自己的心情,说道:“依我个人的观点,我是非常不同意沉鱼跟你交往的,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教育程度你们都相差甚远,将来相处也肯定会有很多的问题。我是想给沉鱼介绍一个事业编制的男孩子,家世要清白,这样彼此之间才有更多的共同话语。”

    “阿姨,你这么说我就不认同了。你的意思是我的家世不清白了?”秦彦眉头微蹙,声音也硬了起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梅雪琴说道。

    “我觉得你说的那些硬性条件都不是最重要的,家世背景也好,教育程度也好,或者是否事业编制,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重要条件。最重要的,是沉鱼喜欢我,我也喜欢她。”秦彦挑衅的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