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的话语有些强势,并非他故意挑衅,而是面对梅雪琴的步步紧逼,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着实难受。他可以理解梅雪琴因为担心沈沉鱼的幸福而担忧紧张,但是,话语却也不能如此的带有嘲讽。

    沈沉鱼一愣,连忙的握住秦彦的手,给他使了个眼色。她可是很清楚自己老妈的脾气,什么时候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过话?若不是因为她的强势和霸道也不会导致她和沈惊天的婚姻破裂。

    也许,在梅雪琴看来她和沈惊天的婚姻之所以破裂只是因为他们的性格不合,但是,无论是沈沉鱼还是沈落雁都很清楚,更大的责任应该在梅雪琴一方。

    梅雪琴的眉头紧蹙,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你这是在向我挑衅吗?你以为只要我女儿喜欢你,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吗?我告诉你,只要我没有同意,她绝对不能跟你交往。你不相信可以试试!”

    “妈,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是,秦彦是不是事业编制,但是那又怎么样?事业编制就合适我?他也的确没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可是他的学识不比任何一个大学生差。况且,爸很欣赏他,很喜欢他。”沈沉鱼搬出沈惊天试图说服梅雪琴。

    “你爸?这倒奇怪了啊,他那么市侩那么满身铜臭味的人竟然会喜欢他?”梅雪琴愣了愣,诧异的说道。按照她的想法,沈惊天挑选的女婿肯定也会是那种商业巨子、青年才俊吧?

    顿了顿,梅雪琴接着说道:“他喜欢又如何?他的脑子里生活里都是那个女人,他还能顾得了你们姐妹两个?他巴不得你们赶紧嫁人,他好少烦点心思呢。”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自己的心情,说道:“阿姨,我尊重你是长辈,我也希望你能尊重自己的身份,尊重我。我刚才的言语的确有些过激,但是,我相信两个人的幸福并不会因为他的家世、工作、教育,不是吗?”

    “我承认你说的话不错,但是这却会影响到将来生活的质量。我不要求你的工作多么多么好,但是,绝对不能是个违法的工作吧?工作、家世、教育等等,虽然不是必然的因素,但是却能从这些看出一个人的品格,你说呢?”梅雪琴反问道。

    “虽然这些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格,但是,却非绝对。难道事业单位的人就没有渣滓?家世好的人就没有坏人?品格,是要从长久的接触中慢慢看出来的。阿姨,您说对吗?”秦彦微微一笑,态度缓和许多。

    “我承认,可是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慢慢去观察你,我又不想等到我观察到你的品格后发现不满意,而沉鱼已经被你骗了。”梅雪琴说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我想问阿姨,您相信您的女儿吗?您知道您女儿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吗?”

    梅雪琴愣了愣,支吾的说道:“我当然知道。”然而,话语却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我想,你知道的都是你认为的吧?而不是沉鱼内心真正想要的。如果您相信自己的女儿,那就应该相信她的眼光。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我有这么深的成见,可能是因为你想象中的未来女婿跟我差别太大,有些无法适应吧?不过,不管怎样,我相信以后你会慢慢欣赏我的。”秦彦自信的笑着,那抹笑容仿佛充满了魔力,就连梅雪琴看见也不禁一怔。

    “好,那我拭目以待。”梅雪琴说道。

    沈沉鱼不禁一愣,惊喜的说道:“妈,你答应了?”

    无奈的笑了笑,梅雪琴说道:“我不答应又能怎么样?你想做的事情有谁能阻止吗?你既然觉得他好,那你们就交往吧,以后如果被欺负了可别找我哭鼻子。”接着,转头看向秦彦,说道:“我答应你跟沉鱼交往,并不代表着我就认同你,起码不认同你的某些做法。我不要求你的工作有多好,但是,起码不能违法,你说呢?”

    “行,没问题,我会去考个行医执照。”秦彦会心一笑,说道,“谢谢阿姨!”

    点点头,梅雪琴问道:“我想问你,那副字真的是假的?”

    “当然,假的。”秦彦呵呵的笑了笑。

    “如果是真的我可不能收,假的嘛,收下倒是无所谓。不过,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男孩子见女方父母的时候送假货,你也算是很有创意啊。”梅雪琴笑着摇了摇头。挥了挥手,梅雪琴接着说道:“好了,吃饭吧,我下午还有个会,一会要赶回去。”

    得到梅雪琴的认可,沈沉鱼显得有些兴奋。回想起一开始直到现在,沈沉鱼才发觉梅雪琴虽然并不太中意秦彦,但是却也没有那么反感。当然,她之所以同意估计更多的还是看在自己的份上吧?

    悄悄的拉了拉秦彦的手臂,沈沉鱼轻声的问道:“你送的那副字真是假的啊?”

    “当然是假的。”秦彦撇撇嘴,说道。

    苦笑一声,沈沉鱼说道:“你说你送什么不好?干嘛送副假的字画啊?”

    “我不是觉得送其他的太俗嘛,这玩意虽然是假的,但是装装逼也很不错。再说,你妈不是说真的她反而不敢收嘛。”秦彦说道。

    沈沉鱼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在事情算是圆满的解决了。

    吃过午饭,梅雪琴直接回了警局,沈沉鱼驱车将秦彦送回诊所。

    “今天市里发现几具尸体,其中一人是被狙击枪杀害。这件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系?”路上,沈沉鱼问道。

    “嗯!”秦彦点点头,说道:“他们是凌俊伟手下的人,是准备杀我的。”

    “哼,这个凌俊伟简直越来越过分了,还有王法吗?”沈沉鱼愤愤的说道。顿了顿,沈沉鱼又很诧异的说道:“不过很奇怪,上级对这件事情似乎格外的重视,不让外传,也不让任何人调查,这态度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他们估计是有他们的打算吧。你也不用担心,那些人的死跟我没有关系。”秦彦淡淡一笑,心里清楚肯定是段北将事情压了下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