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声音冰冷的宛如来自地狱,秦彦冷眼不屑的看着他,周遭的空气宛如凝固一般,让人呼吸都感觉异常的沉重。如果说秦彦可以原谅杨卓护短的行为,但是,却绝对不能原谅他此刻的做法。

    杨卓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浑身冰冷,仿佛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慢慢向上,直灌入自己的心脏。秦彦的话仿佛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他的胸口,让他感觉到异常的沉闷,宛如暴风雨来临前的那丝压抑。

    深深的吸了口气,杨卓尽量的平复自己的心情,不屑的笑道:“怎么?威胁我?我杨卓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威胁我。”

    “那是因为你没碰到狠的,可是在我面前,别跟我装犊子,老子不吃这一套。”话音落去,秦彦猛然间探出手去,一招空手夺白刃将杨卓手里的枪抢了过来,顺手一个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澈响亮。杨卓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怔在当场。要说杨卓的身手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只是他根本没料到秦彦敢还手,加上他心里上的那股压力,以至于他从心底丧失了斗志。

    “你……你他妈敢打我?”杨卓愣了愣,愤愤的喝道。

    “打你又怎样?如果不是看在你杨家的面子上,我今天就废了你!”秦彦不屑的说道。对于这种仗着祖辈福荫作威作福的人,秦彦打心眼里瞧不上。

    “好,骂的好!”忽然,旁边传来一阵掌声,一名老者缓缓走了过来。身材矮小,双鬓斑白,但是走路却虎虎生风,步履稳健。双目炯炯有神,声音宛如雷霆般有力。秦彦转头看去,不禁一愣,眉头微蹙,心中暗暗的叫道:“高手,真正的高手!”

    段婉儿看见来人愣了愣,倒吸一口冷气,慌忙的走到秦彦身旁,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他怎么来了啊?事情真是越闹越大了。

    杨卓的表情难堪,根本不敢直视老者的眼神,垂着头,低声的说道:“爷爷!”

    杨家的老爷子杨天,一手创立杨家基业的强悍人物,在燕京城呼风唤雨。这些年,家族的事情他多数都交给儿子孙子打理,自己养尊处优很少过问世事,每天只是养花弄草,自娱自乐。

    “没用的东西,哼!”杨天狠狠的瞪了杨卓一眼,冷声斥道。接着转头看向秦彦,微微一笑,说道:“你就是秦彦?好,很好,难得年轻人有这么好的身手,实在是难得。”

    “杨老先生……”

    段婉儿刚开口说话,准备给秦彦求情,却被杨天挥手阻止。浑身霸气外露,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段婉儿也顿时闭上了嘴巴不敢言语。“年轻人火气旺盛,过过手倒也正常,是杨卓不争气,冒犯了你,多多见谅。”杨天淡淡的说道。虽然是道歉的话语,但是语气却不卑不亢。

    秦彦不禁一愣,不是都说这老家伙护短吗?现在看起来倒也并非如此啊,似乎蛮讲道理嘛。难道是江湖传闻,以讹传讹?“他们也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用道歉。”秦彦淡淡的说道。

    “对,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杨天点点头,说道,“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我杨家的人,你打了他们,如果就这么算了的话,我的颜面何存?况且,你也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你说呢?”

    秦彦冷笑一声,暗暗的想,看来他还是护短啊,拐弯抹角的目的还不是那样?“那你想怎样?如果想动手的话,我奉陪,我也很想领教领教杨老先生的高招。”秦彦冷声的说道,态度强硬。

    他可不能认怂,堂堂天门的门主,如果就这样认怂,让老家伙知道还不砍死自己啊?那个老混蛋可没那么好说话。

    呵呵的笑了笑,杨天说道:“我老了,哪能跟你们年轻人动手,赢了也不光彩。”

    “那你想怎样?”秦彦愣了愣,问道。

    “有筷子吗?”杨天问道。

    秦彦诧异的点了点头,丢给段婉儿一个眼神,示意她去厨房取筷子。段婉儿点点头,转身进了诊所,片刻后,拿了几双筷子出来。

    杨天淡淡一笑,指着不远处的汽车,说道:“咱们就以汽车的轮胎为目标,咱们同时出手,谁能将筷子扎劲轮胎就算谁赢,如何?”

    “没问题。”秦彦点点头,说道。

    “既然是比试,那就应该有个彩头。你说对吗?”杨天说道。

    “行。你说吧,什么彩头?”秦彦说道。

    “谁输了,谁就鞠躬道歉,怎么样?”杨天说道。

    “可以。”秦彦说道。

    杨天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缓缓的走到段婉儿身边。段婉儿紧张的看着他们,摊开手掌,感觉站在他们中间的压力很大,呼吸都有些困难。不过,杨天也算是号人物,说话肯定算话,这件事情应该不至于闹大,心里也算松了口气。

    “一、二、三!”

    杨天的话音落去,两人同时拿起段婉儿手中的筷子飞射而出。如果是匕首,相信很多人都可以办到,可是换成筷子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秦彦虽然并不擅长飞镖,但是凭借着体内的无名真气,相信办到这件事情也并非很难。再说,他也不可能会在杨天的面前认怂。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杨天竟然使诈。秦彦的筷子在中途时被杨天的一根筷子击落在地,而杨天的另一根筷子准确无误的扎进了轮胎。秦彦一愣,眉头微蹙。

    “杨老先生,你耍诈,你怎么飞两根筷子?”段婉儿愤愤然,替秦彦打抱不平。

    淡然一笑,杨天说道:“我可没说不准用两根筷子,兵不厌诈,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你说呢?”最后一句,自然问的是秦彦。

    点点头,秦彦说道:“对,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姜果然是老的辣,我输的心服口服。”虽然杨天赢得有些卑鄙,不过,秦彦却也输的起,如果矫情的话反而显得自己落了下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