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原来你这么牛逼啊,那是不是说我现在是门主夫人,以后就不用上班,安心在家相夫教子就行了?”沈沉鱼心中震惊不已,却故意轻松的调侃道。

    “你愿意?”秦彦笑了笑,说道。他清楚沈沉鱼的为人,对她而言,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而是应该更加的独立。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按照天门的规矩,天门历代门主可以生子,却不能结婚。”

    沈沉鱼愣了愣,眉头微蹙,沉默不言。

    “不过,现在我是老大,天门的规矩也是应该改变的时候了。”秦彦呵呵的笑着说道,“我想说的是,你如果做我的女人那一定要有心理准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客死他乡,也不知道将来还会面临多少的挑战。我更担心的是,对手会用伤害你来打击我。”

    “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真的不敢相信现在竟然还保留有这些古老的家族门派,不敢相信所谓的江湖竟然依旧存在于现实中。”沈沉鱼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但是,既然我是你女朋友,那就应该分担你所有的困难,和你一起共赴荆棘之路。如果你是担心他们会伤害我的话,你不是答应过我教我功夫吗?我相信我会很快的学会,起码会有自保的能力。”

    沈沉鱼的表白并不深情,但是,却很真诚实在。而且,她对江湖的理解始终有些太过的肤浅,她也不知道江湖到底有多么的可怕,也不知道这些江湖人对付一个人时会无所不用其极。不过,就算清楚的知道这些,沈沉鱼也依旧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困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态。

    顿了顿,沈沉鱼又接着问道:“白雪也是天门的人?”

    点点头,秦彦说道:“她是我们天门的守藏使。天门有着很严格的近乎苛刻的规矩,旗下任何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在位时都不能结婚生子,除非他们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并且培养他接替自己,那么,他才可以退出天门。其实,墨子诊所只是个掩饰而已,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是在地下室,那里储存着千百年来华夏历代门派家族寄存在天门的珍贵典藏。而白雪,就是专门负责看护这些东西。”

    沈沉鱼暗暗的吃惊不已,着实没有想到小小的墨子诊所竟然藏有那么珍贵的东西,虽然她从未接触过江湖,但是却也知晓那些东西对那些门派的意义,那绝非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东西。

    “白雪也会功夫?”沈沉鱼接着问道。

    “不仅会,而且还是个高手。天门除了门主传承一门特殊的武学之外,旗下负责人的功夫都不相同,一代传一代。”秦彦说道,“这么说吧,滨海市武术协会最顶尖的高手都不是白雪的对手,你在电视上或者比赛现场看到的那些搏击、功夫高手,也不是她的对手。”

    沈沉鱼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白雪的功夫竟然那么好,她可还是个孩子呢。自己引以为傲的功夫在人家眼里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啊。“那她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可以自保吧?她能学会,我也一样可以。”沈沉鱼坚定的说道。

    “好,那明天我去地下室找找看,有没有适合你练的功夫。”秦彦说道。既然沈沉鱼心意已决,秦彦自是不必多言。就算不是为了以后防止有人为了对付自己而伤害沈沉鱼,就单单从她自身的职业上看,学点功夫也绝非坏事。

    “你有功夫底子,再加上我的指导,相信你应该可以很快掌握其中的关键。”秦彦说道。

    “婉儿知道你的身份吗?”沈沉鱼问道。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她不知道,不过,她应该猜出了一些。你也知道他老爸是什么身份,虽然未必可以全知我的事情,但是多少也会知道一些。”

    沈沉鱼微微点头,的确,身为华夏国安局的局长,段北自然也有着庞大的情报系统为他工作,想要搜集秦彦的部分资料,然后再加以推理,猜测秦彦的身份并不困难。如果不是对秦彦有起码的了解,段北也不会贸贸然的找秦彦办事。国安局处理的可都是大事,甚至是事关国家安危的大事,岂可儿戏?

    “婉儿就没有好奇的问你?”沈沉鱼接着问道。

    “她很聪明,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她也清楚的知道就算问也问不出结果。你是我女人,我觉得不应该瞒着你,是让你有心理准备,也是让你有选择的机会。她不同,我们最多只是朋友而已。”秦彦说道。

    “嘴很甜嘛,你真的把她当朋友那么简单?那丫头可是时时刻刻念叨着你呢,你敢说你没有半点非分之想?”沈沉鱼撇了撇嘴,说道。

    “没有,绝对没有。”秦彦义正言辞的说道,这个时候可绝对不能有片刻的犹豫和含糊其辞。咱是正人君子,怎么能做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那种事呢?

    “信你才怪。”沈沉鱼嗔了他一眼,说道。

    顿了顿,沈沉鱼又转而问道:“既然白雪也是天门的人,为什么她对你这个门主好像不怎么尊敬啊?而且,对出现在你身边的女人那么有敌意?现在倒是好些了,似乎不再像一开始那么对我了。”

    秦彦一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小孩子嘛,心理再成熟也终究是个小孩子,哪里会那么恪守尊卑。”

    “真的?”沈沉鱼显然不相信秦彦的解释。

    “其实这都是天门的破规矩闹的。”秦彦尴尬的说道。

    “什么规矩?”沈沉鱼好奇的问道。

    咽了咽唾沫,秦彦小心翼翼的说道:“按照天门的规矩,天门的门主是不可以结婚的,但是可以留有后代,天门中所有的女性都是门主的人,都要时刻的做好奉献自己的准备。也就是说,按照规矩,白雪其实是我的人。”

    愣了愣,沈沉鱼愤怒的吼道:“什么破规矩?把我们女人当成什么了?生育工具吗?”

    “我也知道这规矩不好,所以改了这条破规矩嘛。”秦彦赔着笑脸。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