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说话的是名年轻男子,也就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身着西装,眉宇间隐隐藏着一股霸气。举手投足间,尽显上位者气息,足见受过很良好的教育。而他身旁站立的那名男子也就不过不到四十的年纪,棱角分明的脸旁上表情冷峻,目光瞥向洪胜和钱国山时,也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是啊,真巧。”洪胜微微笑了笑,附和道。脸上却没多少惊讶的表情,似乎对他的到来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惊讶,这让秦彦不得不觉得这是洪胜刻意的安排。不用洪胜介绍,秦彦也大概的猜出对方的身份了,想必是独孤家族的人无疑。

    “洪老板这是在请哪位贵客呢?也不介绍介绍?”年轻男子自来熟的走上前,目光紧紧的注视着秦彦,从他身上扫过。

    “我来介绍。这是总部派来的特使,秦彦秦先生。”

    “特使,这位是独孤家族的大公子独孤凌云,这位是咱江南省公安厅的厅长曹云曹厅长。”

    洪胜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特使?当真是贵客哦。秦先生,幸会幸会!”独孤凌云伸出手,脸上带着笑容,客气的说道。

    秦彦暗暗的愣了一下,看样子独孤凌云并不知道是自己杀死了独孤啸林和独孤风林,否则,估摸着不会这么客气。想必当时凌俊伟并没有告诉独孤家关于自己的事情,而是等独孤风林到了滨海之后才告知,可惜独孤风林却又没有时间告知独孤家族其他的人。

    “独孤公子大名如雷贯耳啊,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宇轩昂。”秦彦敷衍着笑着握了握手。接着跟曹云也简单的客气两句,众人重新坐下。

    “秦先生这次到金陵是公干还是游玩?若是有任何需要的话尽管直言,在下定当尽心竭力。说实话,我对贵令主是仰慕已久,只可惜一直无缘得见,有机会的话秦先生可一定要帮我介绍介绍啊。”独孤凌云呵呵的笑道。

    “好。我们令主也最喜欢结交天下志同道合的朋友,相信他也很想见见独孤少爷。”秦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这次到金陵也算不上公干,只是奉命下来看看而已,若是有需要麻烦的地方,还望独孤少爷多多的照料。”

    呵呵一笑,独孤凌云说道:“没问题,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需要尽管知会一声就是。不过,说起照料的话那可就要咱们曹厅长帮忙喽,你们应该多亲近亲近。”

    “既然是独孤少爷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理所应当。况且,我跟洪先生也是朋友,这也算是分内之事。”曹云点点头,说道。

    “那我就先谢过了。”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心中暗暗的想道,看来独孤家族在金陵的势力的确是根深蒂固,竟然连江南省公安厅的厅长也被他给收买,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卷入其中呢。难怪段北说这件事情麻烦,几次派人到这边调查都是不了了之,金陵这湖水可深着啊。

    “秦先生是从滨海过来的吗?”独孤凌云问道。

    “一直待在滨海。”秦彦淡淡的回答道。

    “那……不知道秦先生认不认识凌俊伟?滨海市东胜集团的太子爷。”独孤凌云问道。

    “人没有见过,不过东胜集团在滨海市名声响亮,自然是听过他的名字。”秦彦说道。

    “前几日听闻东胜集团被收购,凌俊伟在家中被人杀害,他父亲凌震天也在哥伦比亚死于雇佣兵之手。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件事情?”独孤凌云接着问道。

    “这件事情在滨海传得沸沸扬扬,都说凌家做的是非法的勾当,不小心得罪了国外某个帮会,因而才遭致灭门之祸。只可惜,警察至今也没查出究竟是什么人所为,也只好当成是悬案。”秦彦说道,“至于收购东胜集团的公司嘛,好像听说叫天衡集团,也只是普通商业上的竞争,而非其他。所以,警察在调查过天衡集团后,也就没再继续。”

    顿了顿,秦彦反问道:“独孤少爷认识凌俊伟?怎么会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

    独孤凌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杀意,冷声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二叔独孤啸林一直在凌家做事。可是,几日前我们收到消息我二叔被人杀害,之后我二弟独孤风林就立刻赶往滨海调查这件事情,结果也是一去不回。我们也一直在调查这件事情,只是至今也没任何有用的线索。秦先生既然在滨海,天罚在滨海市又有那么深的关系,想必应该会知道一些吧?”

    “这件事情还真的不是太清楚,毕竟我们跟凌家也没什么来往,因此也没详加的调查过。”秦彦说道。

    “以我的估计,我二叔和二弟的死跟凌家的事情必然有所牵连,想麻烦秦先生能不能帮忙调查一下。我独孤家一定永感大恩,没齿难忘。”独孤凌云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独孤少爷言重了,这只是小事一桩而已,算不得什么。稍后我打电话交代一下,让人帮忙调查调查。”

    “那我先谢过了!”独孤凌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应该的,以后洪堂主在金陵还要独孤少爷多多的照顾呢。”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众人说话间,忽然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一名年轻男子手持开山刀冲了进来。目光一扫,落在独孤凌云的身上,冷哼一声,喝道:“独孤凌云,我要你的命!”话音落去,持刀朝独孤凌云砍了过去,下手狠辣,没有丝毫的留情,显然是想要他的命。

    众人无不大吃一惊,而秦彦倒是乐见其成,坐山观虎斗。

    独孤凌云风轻云淡,丝毫未将对方放在眼底,冷冷一笑,说道:“就凭你?”说话间,脚步滑动,轻松的避开对方的刀锋,手掌砍在对方的手腕。年轻男子吃痛之下,手中的开山刀跌落在地。紧跟着,独孤凌云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身上,只听得他一声闷哼,跌倒在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