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回到酒店,小美自来熟的褪去衣衫,双手环绕着秦彦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娇媚的说道:“秦先生,人家身材好不好?”

    秦彦吃了一惊,虽然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却仍旧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了一跳。慌忙的移开自己的目光,支吾着说道:“好,好!”

    他的尴尬在小美看来却更像是急色的表现,不由的娇笑一声,说道:“你等我一会,我去洗澡!”说完,小美起身扭动着腰身走进洗手间。秦彦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点燃一根香烟狠狠的吸了两口,心中暗暗的琢磨着应该怎么度过今晚这关。

    如果他什么事情也不做的话,小美一定会如实的告诉洪胜,到时自己今晚所做的一切都付诸流水,以洪胜的精明不会猜不到自己是假装的。可是,真要是做点事情,秦彦似乎又过不了心里那关。如果他想要女人,天门中那么多女孩子可以任由他挑选,又何必找这样的女孩?

    秦彦暗暗的苦笑,早知如此就把段婉儿给叫过来了,有她在,就算是洪胜想施展美人计也无计可施啊。事到如今,后悔也没用了。

    没多久,小美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肌肤白里通红,一双大长腿笔直。不得不说,她的确是个难得的尤物。若非是因为洪胜的缘故,在街上偶然间遇见,秦彦也会忍不住搭讪。

    “我洗好了,你也赶紧洗洗上床吧。”小美侧着身,曲线完美。

    既来之,则安之吧。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走进洗手间沐浴。心中忍不住暗暗的想,如果让沈沉鱼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会不会拿刀劈了自己?

    从洗手间出来,小美一把将秦彦拉了过来,翻身压在他的身上。小美的手掌缓缓的抚摸着,慢慢向下,“好大!”小美娇笑着,弄得秦彦尴尬不已。

    “人家还是处女,你可要温柔点。”小美一副娇羞的模样。

    秦彦不禁一愣,说道:“不会吧?你还是处女?”

    “你以为呢,人家又不是小姐。”小美嗔了秦彦一眼,说道,“洪老板一直都很照顾我,若非是他的照顾,只怕人家也不可能到现在仍旧是完璧之身。”

    秦彦禁不住暗暗的想道,这洪胜的确有些心机,如此绝色佳人在身边却依旧能够按耐的住,绝对是个枭雄。而且,估摸着他如此的照顾小美,也就是为了防备有朝一日不时之需吧?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看来洪堂主对你很好啊。”

    “是的,是洪老板资助我上的大学,又请专门的老师教我琴棋书画。如果不是洪老板,我也不会有今天。所以,无论洪老板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愿意。更何况,能陪秦先生这样的帅哥,人家开心还来不及呢。”小美说道。

    “我可是有媳妇的人,可不会对你负责哦。”秦彦说道,有心想让小美主动打退堂鼓。

    “人家不在乎,我只要秦先生能够记得曾经有我这么一个人就行了。”小美说道,“秦先生,你怎么忽然这么老实了啊,可不像刚才那么风流哦。我就喜欢秦先生的风流不羁,疼人家,好吗?”

    也不知是真的动了情,还是刻意的伪装,小美的呼吸渐渐变的沉重起来,紧紧的贴在秦彦的身上,恨不得将整个人全部融入秦彦的身体中。秦彦避无可避,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肯定会引起这丫头的怀疑,双手环抱,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手指不着痕迹的在小美的脖颈之处摁了一下,无名真气透体而入,小美顿时昏厥过去。

    为了不想引起她的怀疑,秦彦手掌轻轻的覆盖在她的腹部,无名真气缓缓的透入她的身体。顿时,一股瘙痒的感觉在心中升起,昏厥中的小美不自觉的扭动着身躯。秦彦暗暗一笑,估摸着明早起来这丫头应该不会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错误的感觉会让她感觉昨晚的确跟自己有过一夕之欢。

    只是,如果她真如自己所说的是处女,那可就没那么容易骗过去了。只是,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如果他们怀疑,也只好再找另外的借口,只当是自己酒喝多了吧。

    秦彦松开手,起身到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根香烟看着窗外的夜色。从今天的事情来看,洪胜的确有很大的可疑,很有可能真的如同段北所言勾结独孤家族贩卖毒品。但是,也不好就此断定,毕竟现在洪胜至今所做的事情也最多只能算是讨好巴结自己。

    想起段北交代的事,秦彦掏出手机拨通段南的电话。

    “门主!”对面传来段南的声音。

    “你认识段北吗?华夏国安局的局长。”秦彦问道。

    段南愣了愣,说道:“他都已经是国安局的局长了?看来老头子花了不少心思在他身上啊。”顿了顿,段南接着说道:“他是我大哥,不过,我很小就离开了家,也已经跟段家脱离了关系。”

    “段北找到我,想让我帮他打听你的消息,劝你回家,说你父亲很想你。”秦彦说道。

    “想我?哼,他怎么会想我?从小到大,他疼的只有段北,什么时候在乎过我?”段南冷哼一声,说道,“再说,天门有严令,凡是天门中人一日没有退出天门一日不能有家人,我不会破坏规矩的。”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而且,天门的很多规矩也的的确确太不够人性。如果你决定见他们,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只要你不泄露跟天门的关系就行。”秦彦说道,“其实,父子间哪有什么隔夜仇?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是无论发生过什么事情也好,事隔这么多年也都应该过去了。”

    段南愣了愣,陷入沉默之中。若说他心中仍有恨意却也不假,但是却也难掩他思家之情,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不是轻易可以斩断的。

    “你好好想想吧。”说完,秦彦挂断了电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