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话中的意思已然十分明显,分明就是在暗示洪胜,是不是你的人想要撺掇你脱离天罚自立门户。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即使洪胜早有这样的意思,但是目前却也还没有到揭穿底牌的时候。如果直言脱离天罚,那必然招致天罚的疯狂报复。

    的确,以洪胜如今在金陵市的权势,再加上独孤家族的协助,更是如虎添翼。然而,天罚若是倾全国之力对付他,他只怕也难幸免吧?更合况,真的到那一天的时候,独孤家族也不见得就真的会帮助自己。

    “特使千万不要误会,洪某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天罚待我有恩,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又岂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洪胜慌忙的说道。

    “那就是他的主意了,对吗?”秦彦冷声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以帮规处置他,你没有意见吧?”

    洪胜愣了愣,哑口无言。本是想给秦彦一个下马威,谁知如今反倒被秦彦占据上风,这一来二去,自己根本无话可说。目光不由的瞥了一眼身旁的钱国山,后者会意一笑,连忙的说道:“阿狗的确罪有应得,但却罪不至死。希望特使看在我们这么多人替他求情,念在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饶过他这一次。我保证,以后他一定不敢再犯。”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洪堂主,你不要认为我这是故意的刁难你,我这可是在帮你。这样的人留在你的身边迟早会给你闯下大祸,若是令主知道这件事情,你有想过是什么后果吗?”

    洪胜尴尬的笑了笑,无言以对。此时此刻,他的确不宜多说话,否则就有袒护阿狗之嫌,也表示自己的确有谋反之意。

    众人都不敢言语,心中暗暗的替阿狗后悔,知道他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洪堂主,就由你执行家法吧。”话音落去,秦彦缓缓的松开阿狗。这招可谓是高明之极,将事情推给洪胜,若是他不答应那就表示他包藏祸心。可若是他真的杀了阿狗,必然会令其他人心凉。

    洪胜愣了愣,愕然的看了秦彦一眼,紧紧的咬住嘴唇,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秦彦的用意他又岂会不明白?只是事到如今,他也别无他法。

    “洪老大……”阿狗盯着洪胜,欲言又止。

    “阿狗,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犯了错我不得不执行家法。你放心,你的家人我会替你照顾的。”洪胜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表现得冷静。他是枭雄,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可让天下人负我的枭雄,为了大业,牺牲阿狗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

    “拿刀来!”洪胜厉声喝道。

    钱国山默默的叹了口气,把刀递到洪胜手中。

    “洪老大,以后我不能再保护你,你一切小心。我的命是你给你的,今天我死而无怨,不劳你动手,我自己来。”阿狗夺过匕首,惨然一笑,狠狠的插进自己的胸口。与其让洪胜为难,不如自己了断,还能让洪胜念及那一点情分,将来好好对待自己家人。

    “特使满意了吗?”洪胜转头看向秦彦,声音明显提高八度,眼神中夹杂着浓浓的愤怒之情。

    “洪堂主似乎很不情愿啊。怎么?不会是在怪我吧?”秦彦微微的笑着。

    “哪里,特使言重了。阿狗自作自受,是罪有应得。是洪某律下不严,请特使降罪。”洪胜惊了一下,语气顿时又软了下去,态度再次变得如昨日般卑微而低下。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洪堂主也不必自责,手底下那么多的人难免会参差不齐,这也怪不得你。行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洪堂主也请放心,今天的事情令主不会知道。”

    “谢谢,谢谢特使的体谅。”洪堂主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接着转头看了钱国山一眼,说道:“让人过来把阿狗的尸体抬走,改日给他风光大葬。不管如何,他对天罚终究有功。”

    “是!”钱国山应了一声,连忙起身。

    这是洪胜收买人心之计,秦彦又岂会不知?不过,却也没有阻拦,凡事点到即止就好,不可咄咄相逼。

    收拾干净后,众人重新坐下。洪胜环视众人一眼,说道:“我正式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特使秦彦。对于我们金陵分部的业绩,令主称赞有加,这离不开大家的付出和辛苦,所以特地派特使下来看看。大家欢迎!”

    掌声稀稀拉拉,看得出他们都不太用心,对于秦彦的到来也并非很欢迎。只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心中有些顾忌,因而不敢继续呛下去。毕竟,谁也不想落得跟阿狗一样的下场。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仿佛根本就没看到他们的表情似得,热情的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其实,我这次来就是随便走走看看,如果有什么麻烦各位的地方,还希望大家多多配合。”

    “老钱,把公司的账本拿过来让特使过目。”洪胜说道。

    “是!”钱国山应了一声,起身取来账本递到秦彦的面前,说道:“这是公司最近半年的业绩报表和详细的财务收入支出明细,请特使过目。”

    点点头,秦彦淡淡的瞥了一眼账本,说道:“财务上的事情我也不懂,也看不明白,就不用麻烦了。况且,金陵的业绩是有目共睹,也不用看。我呢,就是想认识认识大家,也给大家带来令主的问候。其实呢,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我们听到一些关于金陵分部不好的流言,说是有人破坏规矩,参与贩毒。这件事情令主十分的重视,所以派我过来调查调查。”

    秦彦一边说,目光一边从众人的脸上缓缓扫过,仔细的留意他们的表情。账本的事情,秦彦根本就懒得去看,这玩意作假太容易,既然洪胜敢拿出来给自己看,那肯定是没有问题。而且,他也一定还有另外的一套账本,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既然如此,又何必麻烦?倒不如直接了当的投石问路,试探一下众人的反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