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严格的等级制度和优良的晋升体制是洪胜这么多年的制胜法宝,也正因为如此公司才有如今这样的规模。

    原本,他们是应该在包厢里开小灶,不过在秦彦一再的要求之下三人在大厅内找了个位置坐下,吃的也跟其他的员工一样。这还是洪胜第一次在大厅里吃饭,自然引起很多员工的好奇,纷纷的投来注视的眼光。当看到洪胜身旁的秦彦时,很多女孩更是露出花痴般的表情,暗暗的猜测着他的身份。

    “特使,其实昨天的安排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着你好不容易到金陵来一趟,也不好让你空手而回。所以……”洪胜讪讪的笑着,一副尴尬的表情。上午接到小美的电话,知道秦彦对自己的安排心知肚明时吃了一惊,他完全没有料到秦彦竟然知道自己的用意。

    “洪堂主,不用在意,我明白的,大家心照不宣。”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洪胜说道。

    放下筷子,秦彦点燃一根香烟,缓缓的吸了一口,说道:“这次我到金陵虽然只是走过过场,不过,始终也得做点事情,不然的话也不好交代。这次的事情呢,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既然是有这样的流言蜚语,我也不得不查一查。我本人是十分的相信洪堂主的为人,所以呢,以后你也不要再特地的安排那些,你的心意我领了就是。”

    “这也没什么。特使远道而来辛苦一趟,我尽一尽地主之谊,送点小礼物也是应该的。”洪胜说道,“这件事情对我而言非同小可,还望特使在令主的面前替我多说说好话,这份恩情洪某必当铭记在心,不敢有忘。”

    “客气的话就不用再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如果我就这样空手而回,只怕也很难跟令主交代,他也很难相信。所以,最好是能交一些实质性的东西给他看,那才最好,也最能让他释去对洪堂主的怀疑。”秦彦说道。

    洪胜愣了愣,诧异的问道:“那交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还请特使明示。”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既然有谣言说你们跟独孤家族勾结,一起贩卖毒品,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独孤家族。这样一来,谣言自然不攻而破,令主也就不会再怀疑。而且,独孤家族在金陵有很多的生意,也可以顺便接手,会更加壮大我们的实力。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洪堂主,你觉得怎么样?”

    洪胜浑身一震,目瞪口呆,没料到秦彦竟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不是等于把他往死路上逼吗?目光悄悄的瞥了钱国山一眼,示意他说话。钱国山会意,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模样,说道:“特使的话不无道理。的确,只要解决独孤家族,那么也不会再有人怀疑我们跟独孤家族勾结,也可以顺便的接手他们的生意。但是,特使可曾想过独孤家族在金陵的势力?黑白两道的人物,谁敢不卖他们几分薄面?而且,据我所知,独孤家族跟国外的黑手党交往也是十分的密切,一旦我们跟他们翻脸,后果不堪设想。我担心的是,到时候不但不能解决独孤家族,反而让我们这么多年在金陵辛苦建立的一切毁于一旦,那就得不偿失了啊。”

    “你说的我当然明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咱们跟独孤家族好比是金陵的两只老虎。一山不能容二虎,就算我们不对付他们,恐怕独孤家族找到合适的机会也会对付我们吧?”秦彦说道,“与其被动的挨打,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占据主动权呢?”

    秦彦心知洪胜并不愿意跟独孤家族翻脸,至少现在不会。他的这番话也只是逼一逼洪胜,让他心慌意乱。只有这样,一向冷静的洪胜才有可能犯错,才有可能露出马脚。

    “特使,恕我冒昧。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目前为止我们跟独孤家族都相安无事,大家也没有任何直接的冲突。独孤家族也不是傻瓜,他们也很清楚咱们天罚的实力,因而不敢冒冒然的对我们出手。况且,咱们也没有做好对付独孤家族的准备,就算是真的要解决他们,那也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一举将他们消灭,绝对不能给他们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否则,到时候吃亏的很有可能就是我们。”钱国山说道,“这是我的愚见,不知道特使认不认同?”

    点点头,秦彦说道:“你说的在理,我们的确没有做好对付他们的准备。如果一旦没有解决他们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他们反咬一口。嗯……”沉吟片刻,秦彦又接着说道:“既然这条路行不通的话,那咱们只有再另想他法了。这样,现在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洪堂主跟独孤家族勾结贩卖毒品,不如找一个人顶罪。只要有人肯认这件事情,令主顶多也只是责备洪堂主律下不严而已,我再替洪堂主说几句好话,相信令主念在洪堂主这么多年劳苦功高的份上也不会加以追究。洪堂主,你觉得这样如何?”

    “不行。”洪胜一口回绝,表情严峻的说道:“我洪胜一向光明磊落,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那些都是跟随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又怎么能把他们推向死路?况且,我根本就没有贩毒,一切都只是诬陷而已。特使,如果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才能免除令主对我的责罚,我宁肯亲去滨海,负荆请罪。”

    洪胜的态度决绝,就连秦彦也忍不住心中嘀咕,难道真的是自己错看了他?如果洪胜真如段北所言那般,应该很乐于接受这样的提议才对。可他的态度竟然这么坚决,这不禁让秦彦惊讶万分。

    眉头微蹙,钱国山看了洪胜一眼,说道:“堂主,其实我觉得特使的提议可以考虑。弃车保帅,这也是无奈之举嘛。流言猛于虎,如果不给令主一个交代,只怕很难让他相信,难道你真的要放弃这么多年辛苦建立的一切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