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人就是要有个性,个性可以鲜明,只要不市侩就行。秦彦倒是对这个邢天十分的好奇,名字也一样好奇,跟华夏神话中的大神一样。

    “邢天,邢天!”钱国山大声的叫道。

    “叫魂呢?有事不会进来说?”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一名三十出头年纪的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身材孔武有力,面容冷峻,隐隐散发着肃杀之气。

    的确够有个性。秦彦暗暗的赞许,若是一般人见到钱国山只怕是巴结还来不及吧?不过,秦彦倒也十分赞许洪胜的容人之量,能够容忍这样的人在身边做事说明洪胜不是那种喜欢溜须拍马的人。

    钱国山苦笑着摇了摇头,也就这小子敢这么跟自己说话。“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总部派来的特使秦彦秦先生。特使,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邢天,码头的负责人。这小子就这臭脾气,你别见怪。”

    邢天的目光从秦彦的身上扫过,微微的愣了一下,表情有些诧异。上前两步,恭敬的说道:“邢天见过特使!”

    钱国山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可不像是邢天的作风啊,他还估摸着见面的时候邢天会翻白眼说“老子忙着呢,没功夫应酬。”结果竟然是这般,有些出乎钱国山的意料。同样,秦彦也愣了一下,对他忽然的态度转变有些诧异。

    “不用客气,都是自家人。”秦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

    “听钱先生说你是个响当当的人物,码头被你管理的井井有条,难得难得。”秦彦接着说道。

    “应该的,这是我分内的事。”邢天态度谦恭。

    “你也不用那么拘束,我可听钱先生说你很有个性,这可不像钱先生说的哦。”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不敢不敬。”邢天说道。

    秦彦愣了愣,眉头微蹙,这小子该不会是知道自己是总部来的想要巴结讨好自己吧?若是这样,秦彦反而有些瞧不起他了。脸色冷了下来,秦彦沉声说道:“最近风闻很多关于码头的事情,说是有人利用咱们的码头进行毒品的进出交易,是不是?”

    邢天转头看了钱国山一眼,接着说道:“以前我不敢说,可是自从我管理码头之后我敢保证没有这样的事情。不知道特使的消息是从哪里来?这分明就是有人栽赃嫁祸。码头每年的利润已经很高了,咱们用的着做毒品的买卖吗?这要是被警察查出来的话,不仅是码头的生意黄了,咱的小命也不保。”

    “没有那自然是最好。如果让我知道你撒谎骗我的话,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知道洪堂主很器重你,可是若是你犯错,洪堂主也保不了你。”秦彦厉声喝道。

    淡然一笑,邢天说道:“我做的都是分内之事,从不奢求任何人的保护。若是特使查出我跟这件事情有关的话,尽管处置就是,我也不会让洪堂主求情。规矩就是规矩,是绝对不能破坏的,若是有人破坏规矩,那就应该按法严惩。”

    秦彦微微一愣,心中隐隐的感觉他似乎是话中有话。如果他真如钱国山所说的那般,或许可以从他的身上打开突破口。“你放心,我会按照规矩办事的。”秦彦微微一笑。顿了顿,秦彦接着问道:“我想知道你跟了洪堂主多久?”

    “三个月零四天。”邢天回答道。

    “三个月?”秦彦不由的愣了一下,才跟了洪胜三个月,洪胜就对他如此重用?看来洪胜还真非一般人物,不仅有容人之量,而且还有求贤之心。转头看了钱国山一眼,后者会意的点点头,说道:“邢天虽然跟随洪堂主的时间不长,但是深得洪堂主的信任和器重。洪堂主对于有能力的人向来是不拘一格的提拔,这也是我最敬佩洪堂主的地方。”

    的确,秦彦也不得不佩服洪胜,在这一点上很少有人能做到这样,难怪那些人都对他死心塌地。若是洪胜想要谋反的话,秦彦绝对相信那些人会毫不犹豫的跟他站在一条阵线上。“你是怎么跟了洪堂主的?”秦彦接着问道。

    “说来也巧。那天洪堂主在街上被人追杀,身上满是血渍,受了伤,我恰好路过救了他一命。后来洪堂主见我身手不错就收了我,让我替他管理码头的生意。”邢天说道,“难能可贵的是,洪堂主可以忍受我这臭脾气。若非如此,我也不会留在这。”

    “这么说起来你是洪堂主的救命恩人了啊。”秦彦笑了笑,说道。接着转头看向钱国山,厉声问道:“查出来是什么人做的了吗?竟然敢大街上暗杀洪堂主,想必对方的来头不小吧?”

    “这件事情我们也很气愤,一直都在调查。可是,那帮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么久都查不出一点消息。”钱国山脸色有些愤怒而尴尬。这也算是奇耻大辱,这么严重的事情查了这么久却是一点消息也没,简直就是被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啊。

    眉头微微蹙了蹙,秦彦说道:“凭咱们的人手竟然查不出是谁所为?这倒是有些奇怪啊。有没有怀疑的对象?会不会是独孤家的人做的?”

    “应该不会是独孤家。他们若真想这么做的话也不会派那样的人动手,只要独孤白辰出手,洪堂主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而且,当时我们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剑拔弩张,他们应该不会傻到做出这样的事情。以我的估计,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李长生做的,只是苦于没有任何的证据,我们也奈何他们不得。”钱国山默默叹了口气,说道。

    “证据?咱们又不是警察,什么事情都要讲证据。有人都欺负到咱们头上了,不管是不是他做的,咱们也得拿出点实际行动出来,否则岂不是成为别人的笑柄?”秦彦冷声的说道,“还有,那个李长生又是谁?他是什么人?”

    虽然秦彦在调查洪胜,但是他始终也是天罚的人,有人暗杀他那就等于是在像天罚宣战,秦彦当然气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