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下第一!

    是一家海鲜馆的名字。据说老板以前也是小流氓,结婚后改邪归正,学的一手好厨艺,拿过不少大奖。这天下第一的店名,有点江湖味,又暗示着他的厨艺是天下第一,倒是颇有一番意境。

    这里的海鲜很新鲜,很多都是空运过来的,价格自然也很昂贵。这家店在金陵颇有名声,生意也是红红火火,老板也鲜少下厨。不过,难得李长生光顾,老板自然不敢怠慢。虽然这家店生意不错,可要是得罪了李长生,老板可承受不起,人家一句话,分分钟可以让自己的店关门。

    吃海鲜,喝啤酒,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李先生,味道怎么样?多多指点指点。”老板赔着笑脸,说道。

    “这你是师父,我哪里能指点你。不过,味道的确不错,其他厨师的手艺可比不了你啊。”李长生态度亲和,丝毫没有大佬的架子。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今晚我请客,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就不打扰二位了。”老板目光偷偷的瞥了一眼秦彦,能跟李长生同桌吃饭,肯定不是一般的角色。不过,他也很知趣,不该问的不问,这也是江湖规矩。

    “那怎么行?今晚我请客哪能让你破费。你去忙吧,有什么事我再叫你。”李长生说道。

    老板连连点头,告辞离去。

    看着老板离开,李长生笑了笑,问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我这人向来没啥口福,吃啥东西都一个味,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呵呵一笑,李长生说道:“真性情,小兄弟真乃性情中人啊。”顿了顿,李长生又接着说道:“听闻最近天罚派了一位特使到金陵考察,年轻有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特使应该就是小兄弟吧?”

    秦彦愣了愣,有些惊讶李长生的情报竟然这么快,毋庸置疑,李长生一定时刻的关注着洪胜的动静,否则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笑了笑,秦彦说道:“李先生的消息可真快啊,佩服。”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金陵年轻一辈有什么人才我又岂会不知?刚听闻天罚特使驾到,小兄弟就出现在绯闻,这还不足以说明小兄弟就是特使吗?”李长生呵呵的笑着说道,“果然不愧是天罚的特使,一表人才啊。”

    “这是在寒碜我吗?”秦彦哈哈的笑了笑,说道。

    “哪有,这是真心话。”李长生说道,“只是,李某跟天罚素我恩怨,小兄弟刚到金陵就以这样的方式来问候我,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吧?不知道是不是李某有什么冒犯的地方,得罪了小兄弟吗?”

    “既然李先生开门见山,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秦彦说道,“前几个月,洪胜在街头被人暗杀,幸而没事。那帮人到现在也没找到,我想,这件事情跟李先生脱不了关系吧?”

    李长生愣了愣,说道:“你是怀疑我派人暗杀洪胜?”不屑的笑了笑,李长生说道:“你觉得如果真是我派人做的,会只派一些小角色去做?只要罗立和黄沾两个人,找到合适的时机就完全可以应付,你说呢?”

    秦彦眉头微蹙,的确,以罗立和黄沾的身手只要找到恰当的时机,洪胜还真没有生还的可能。而且,以李长生的为人似乎也不像是在说假话。不是他,那又是谁?独孤家族吗?那更不可能,他们跟洪胜是合作的关系,就算想对付洪胜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

    “人人都说金陵三足鼎立,我、洪胜和独孤家族各有各的地盘,但是实际上我却不屑与他们来往。独孤家族行事作风太过激,贩卖毒品,勾结官员谋取国有财产,违法乱纪;洪胜更是与独孤家族勾结,做尽坏事,却总以君子自居,道貌岸然。我虽然对天罚所知不多,可是对洪胜,哼,却不齿他的为人。我知道他们都想除掉我,想连我的那份也给吞掉,可偏偏他们自己又互相的猜忌,谁也不愿意先动手,我自然乐得自在,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何必去掺和。派人暗杀洪胜,你觉得我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李长生面露不屑,显然对洪胜和独孤家族都没有好感。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没见你之前,我的确有过这样的怀疑。不过,自从见了你之后,我相信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

    “哦?这么相信我?”李长生呵呵一笑,对秦彦好感倍增。

    “信任这东西很奇怪,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相信你,也许就是一种感觉吧,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人。”秦彦直言不讳的说道。

    “小兄弟,你很对我胃口,如果你不是天罚的人,我再年轻个十年,一定跟你烧黄纸拜把子。你这样的人留在天罚实在太可惜了,观洪胜为人就知道天罚也绝非什么好地方,如果小兄弟有兴趣的话,不如到我这边来,咱们共享天下,我所有的一切都有你一半,如何?”李长生倒是抛出一个很大的诱惑,也看得出他的确很欣赏秦彦。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很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不过,天罚也并非你想象的那样。实不相瞒,这次我到金陵来的目的也就是因为收到关于洪胜的一些不好的消息,才过来调查一下。天罚有严令,任何人绝对不能贩卖毒品,如果洪胜真的勾结独孤家族做下这样的勾当,一经查实,决不轻饶。”

    “可惜,真是可惜啊。”李长生叹了口气,说道,“这么说起来想让你来帮我是不可能的了啊,像小兄弟这样的人才却不能为我所用,真是可惜。”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虽然咱们不能共事,不过,就像你说的可以烧黄纸拜把子嘛。我不嫌弃你老,你可别嫌弃我小。”

    李长生愣了愣,哈哈大笑,说道:“好,难得这么投缘,我也就疯狂一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