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对于一直困扰在心头的事情,秦彦并没有打算这么早告诉他们,虽然他们每一个人在秦彦的心目中都很能干,但是秦彦却也担心说出来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究其原因,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老家伙墨离,可是他却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堆的烂摊子交给自己,还美其名曰我相信你。

    送走白虎邢天,秦彦躺在床上整夜无法入眠,仔细的翻看着邢天发来的资料。不得不说,邢天的工作做得十分细致,秦彦并不需要太过的费心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是,这一切的一切看似不经意的发生,可秦彦心中隐隐感觉到似乎有着某种牵连。

    直到天空泛起一丝曙光,秦彦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秦彦在睡梦中被惊醒。眉头微蹙,脸色不悦的起身开门,正准备斥责对方时,却忽然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顿时,脸上的不悦消逝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泛起一抹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你来了?怎么也不跟我一声我好去接场接你啊。”秦彦声音温柔而透着磁性。

    “怕打扰你睡觉所以就自己打车过来了,反正也不是多远。”杨嫣嘴角牵动着一抹笑容,温柔而又性感。

    “快进来吧!”秦彦顺手接过杨嫣的行李箱,从怀中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送她上楼的司机。司机道了声谢,接过秦彦递来的钱,心中暗暗的想道:“真是千里送B啊。哎,可惜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半身不遂。”

    “怎么就你一个人?没有人送你过来?”秦彦愣了愣,脸色不悦。杨嫣的情况他很清楚,怎么能一个人坐飞机?太危险,万一路上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办?而且,还有人一心想要置她与死地。

    “是我坚持的。而且,爷爷他们都很忙,就不必麻烦他们了,让他们送我上了飞机后我一个人就行。”杨嫣微微翘起的嘴角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善解人意的话语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怜意。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也没再多说什么,这始终是人家的家事,也不便过多的询问。况且,既然杨嫣都已经不在乎,他又能说什么呢?把杨嫣的行李箱放好,秦彦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说道:“你就住这个房间吧,反正是总统套房,这样照顾起来也方便一些。”

    “嗯!”杨嫣点点头,对于秦彦的安排没有任何的意见。

    “看你眼睛红红的,一定没休息好吧?我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杨嫣柔声的问道。

    “昨晚看一些资料看得有些晚。没什么事,放心吧。”秦彦说道。

    “要不你再休息一下吧,不用理我,我一个人能照顾自己。”杨嫣说道。

    考虑到自己的确很困,而且一会准备替杨嫣治疗,秦彦没有拒绝杨嫣的提议。在杨嫣的背后垫上靠枕,让她可以坐着舒服点,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也许是这几日连续的奔波的确有些精神透支,身体疲惫,一觉起来时已经是中午。秦彦慌忙的穿好衣服,走到客厅,只见杨嫣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电视。双眼微微有些泛红,想必是因为感动于剧情而经不住的流泪。

    因为她双腿双手都无法动弹,她也根本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这样坐在那里很累。秦彦慌忙的走了过去,拿起纸巾替她擦拭一下眼角的泪渍,柔声的说道:“傻丫头,哭什么啊?”

    “剧情太感人了,忍不住。”杨嫣笑了笑,说道,“你醒了?”

    “太困,一下睡过了,对不起。”秦彦歉意的笑了一下,说道。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平常的时候我都是这样一个人在房间。”杨嫣温柔的笑着。

    “我先替你把把脉!”秦彦伸手搭脉。接着问道:“我离开这几天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或者身体有什么其他感觉?”

    摇了摇头,杨嫣说道:“没有,跟平时一样。”

    秦彦暗暗叹了口气,看来上次的治疗虽然有些效果,但是行效并非很大。杨嫣中毒太深,而且,这种毒又十分的奇特。秦彦最担心的是,即使把所有的毒都排出体外,却因为中毒时间太久,破坏了她的神经系统,她的身体依旧无法完全的复原。

    “家里没出什么事情吧?”秦彦问道。一天没有找到那个谋害杨嫣的人,秦彦也一天无法安心,谁也无法保证那个人会否忽然的出现在金陵,再次对杨嫣下手。秦彦也无法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陪在她的身边,心里忍不住暗暗的想,看来有必要找人保护她,防止自己不在的时候会有人加害于她。

    “都很好。只是,因为你跟我爷爷说的事情,他最近比较忙碌,一直在排查到底是什么人对我下手。其实,我根本不在乎是谁害我,我也不想知道是谁,如果查出真是杨家的人那只能让大家更不愉快。血浓于水,我相信在亲情的面前其他一切都不重要。”杨嫣善良的说道。

    “你是这么想,可别人不一定这么想。自古无情帝王家,有些人为了权力金钱,就算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兄弟也可以加害,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亲情在这些人的眼中根本微不足道。你可以不追究,但是为了杨家的未来,却不可以不知道是谁。只有找到他,然后他能自己翻然悔悟,或许还可以保住那份亲情。你说呢?”秦彦说道。

    点点头,杨嫣说道:“其实我对继承杨家的家业并没有兴趣,我最大的梦想是可以和我自己爱的人一起环游世界,可以将我们的爱我们的笑洒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可惜,自从我得了这个病就再也没出过家门,这次还是我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呢。”

    说话间,杨嫣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目光静静的看着秦彦,意有所指。

    秦彦岂会不懂她的意思?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像你这么善良的女孩不应该受这么多的苦,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

    “嗯,我相信你。”杨嫣重重的点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