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切都如同邢天所算计的一样,顺利的将钱国山骗到,让他相信是洪胜想杀他。如今看他这副心惊胆战的模样,秦彦相信他不敢再说谎。

    “好,那你把事情详细的跟我说说。”秦彦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钱国山哪里还敢隐瞒?当下一五一十的将洪胜所有的犯罪事实说了出来,包括他如何跟独孤家族勾结,如何贩卖毒品,如何做假账谋夺组织财产。他如今没有其他奢求,只求秦彦能保住他的小命。

    听完这些,秦彦脸色阴沉,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气。冷哼一声,秦彦说道:“简直胆大妄为,枉我这么信任他,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不是说他一直都是利用码头在运毒吗?究竟是不是真的?”

    笑了笑,钱国山说道:“当然不是,码头只是个幌子而已,毒品是从其他的渠道运过来的。洪胜为人十分的小心,你别看他好像很信任邢天似得,其实不然。如果真的是利用码头运毒,他又怎么可能会把码头交给邢天负责呢?”

    “我还当真以为洪堂主心胸广阔,不拘一格提拔人才呢。”秦彦苦笑一声,枉费自己还那么称赞他。

    “心胸广阔?”钱国山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他所做的那些都只不过是给下面的人看的,否则,那些人又怎么会对他死心塌地?要论心机之深,我是拍马也追不上他。第一次会议的时候,也是洪胜故意的安排阿狗那么做,目的就是想给你一个下马威,也顺便算是警告你,让你知道他在金陵的天罚成员心目中的位置。只是,没想到特使给他来了那么一手,反而给了他一个杀威棒。”

    “那他为什么忽然要杀你呢?”秦彦问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钱国山说道:“还不是特使忽然出现,让他感觉到危险。那天特使也跟他说,让他让我去当替死鬼,他口中虽然拒绝其实已经默认。为了保护自己,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讪讪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也不知道洪胜是那种人,否则我又怎么会跟他说出那番话,害得你被追杀,抱歉。”

    “特使言重了。这样也好,可以让我更早看清他的为人。我以为我跟其他人不一样,跟随他那么久,他不会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我。结果还是我想错了,在他的心目中,我跟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我也不过只是他的一个工具而已。”钱国山心有不甘,愤愤的说道。

    “你手里应该有他做这些事情的证据吧?你要清楚,如果没有确实的证据,我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他是金陵的负责人,又功绩彪炳。”秦彦说道。

    连连点头,钱国山说道:“当然,为了防止这一天,我一直都保留着证据。这些证据我都放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只要拿出这些证据,洪胜便无话可说。”

    “在什么地方?你赶紧交给我啊。”秦彦说道。

    钱国山讪讪的笑了笑,说道:“特使,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怎么保证你拿到证据后依然会保护我?况且,洪胜的那些手下对他忠心耿耿,就算你想对付他也没有那么容易。”

    轻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就算洪胜能力再大,他能大得过整个天罚?你放心,我会秘密通知附近所有天罚的成员赶到这里,只要一旦坐实洪胜的犯罪证据,我就会下令将他的人全部拿下。至于你说你把证据交出来我会不会依旧保护你,那就要看你对我信任有多深了。你如果不相信我,又何必来找我?就算没有你的那些证据,我依然可以对付洪胜,但是,只要你离开这里,我相信你逃不过洪胜的追杀。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了。”

    钱国山陷入一阵沉默之中,有些犹豫不决。连洪胜都想要杀自己,他还能相信其他人吗?可是,如果不相信秦彦,他还有其他路可以走吗?犹豫许久,钱国山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特使,我把自己性命就交给你了。那些证据我放在我另一处房子里一幅墙画后面的保险箱里,这处房子我是以其他人的名义买的,就连洪胜也不知道。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特使能先派人把我老婆送出金陵,我担心洪胜找不到我会对我老婆不利。”

    “行,没问题,我来安排。”秦彦点点头,连忙的掏出手机给邢天打了个电话过去。当然,并没有在钱国山面前叫出他的名字,吩咐他去将洪胜的老婆送出金陵,然后又让他按照钱国山说的地址去拿证据。

    挂断电话,秦彦说道:“好了,我已经安排人去接你老婆,送你老婆上机。也安排人去拿证据送过来,只要确认那些证据无误,我会保护你。”

    “谢谢,谢谢特使,大恩大德没齿难忘。”钱国山感动的说道。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如果你不来的话,那你只有死路一条。”秦彦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稍后我会安排人送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什么时候解决洪胜之后,你再出门。这段时间你最好哪里也不要去,否则有什么意外的话,你就别怪我了。”

    “我会的。经过今晚的事情,我哪里还敢乱跑。”钱国山说道,“前几天洪胜跟我说他重新找了一个买家,我估摸着这段时间他可能就会出货,特使你一定要盯紧一些。这件事情他肯定不敢安排其他人去做,必然会亲自去,只要特使能够将他人赃并获的话,他就更没话说了。”

    “出货的地点是哪里你知道吗?”秦彦问道。

    摇了摇头,钱国山说道:“不知道,洪胜也没有跟我说,就连对方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以我的估计,交易的地点应该还是原来的地方。其实,只要派人盯紧洪胜一定会有所收获。”

    点点头,秦彦说道:“行,我知道该怎么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