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燕京城!

    杨氏集团!

    顶楼办公室内,忙完一天工作的杨风伸了个懒腰,点燃一根雪茄。杨云的死,似乎对杨家的影响并不大,他负责的工作杨风也都交给别人在打理。只是,想起他,杨风还是忍不住默默叹了口气。无论如何,他终究是自己的弟弟,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他们兄弟之间可以和睦相处,不必为了这些利益而反目成仇。只可惜,一切都只是自己天真的想法。

    人死不能复生,杨风清楚自己想再多也没用,只希望这件事情尽快过去,杨嫣的病可以治好,那自己也可以放心了。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乔勋推门进来。“大爷,你找我?”

    “嗯!”点点头,杨风挥挥手示意他坐下,说道:“二弟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他手头负责的工作我想让你暂时的跟进一下,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现在也只有你能帮我了。哎,可惜老四又不争气,整天就知道胡混。”

    “四爷天性洒脱,倒也不失活的精彩。”乔勋说道,“二爷负责的事情很多,我只怕我能力不足,没办法胜任。”

    “我知道你对做生意没什么兴趣,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嘛。杨卓能力和经验都还不足,还需要多多的锻炼,现在也只有你能帮我分担了。你就辛苦一下,等过段时间我找到合适的人,你再退出来也不迟。”杨风说道。

    深吸一口气,乔勋说道:“既然大爷吩咐,我也只好尽力而为了。”顿了顿,乔勋转而小心翼翼的问道:“事情真是二爷做的?三爷和嫣小姐的事情真的是二爷干的?”

    乔勋跟随杨家很久,一直忠心耿耿,基本上也算是半个杨家人。杨家的事情他也都清楚,也没有必要对他隐瞒。

    点点头,杨风说道:“我也不想相信,但是事实确实如此。老二从小就性格孤僻,也一直都争强好胜,不肯服输。以前老爷准备把家业交给老三,后来又交给我,想必老二心中必然十分气恼,一时糊涂才做下这样的错事。哎,难道像我们这样的家族真的不能跟平常的家族一样,兄弟和睦,同心协力吗?为什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难道金钱地位真的比亲情还重要?”

    愣了愣,乔勋说道:“其实,一般家庭也一样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就是如今这浮躁社会滋生出的人性的孽根性。秦先生有句话说的很对,自古无情帝王家,有时候为了金钱利益,人们真的可以放弃很多。大爷也不必伤心,二爷已经去世,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我想杨家一定会更好的。”

    “希望如此吧。”杨风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顿了顿,杨风又接着说道:“也不知道嫣儿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秦先生是不是真的能治好她的病。”

    “秦医生的医术我们都已经见识过,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治好嫣小姐。况且,嫣小姐福星高照,一定可以康复的。”乔勋说道,“大爷还是不要太忧心了,如今杨家的重担全部寄托在你的身上,你可不能垮。”

    无奈的叹了口气,杨风说道:“说实话,有时候真的很想好好的放松一下。学学老四,每天不必有这么多的工作、应酬。可是,为了杨家的未来,我又不得不撑下去。老二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嫣儿,我不想她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些事情烦恼,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配合秦先生的治疗,尽快的康复。”

    “放心吧,老爷已经吩咐下去不准任何人跟嫣小姐说。”乔勋说道。

    点点头,杨风接着说道:“对了,晚上我和建委的一些领导约好一起吃饭,你陪我一起去吧。你接手老二的事情,以后难免会有很多的工作需要找他们,先认识认识,以后做起事情也方便一些。”

    “一切听凭大爷安排。”乔勋说道。

    “好,那你去安排车,一会咱们就走。”杨风吩咐道。

    乔勋应了一声,转身欲走。

    忽然,“砰”的一声,窗户的玻璃应声而碎。一颗子弹飞一般的射向杨风,直奔他的脑袋。杨风根本毫无防备,淬不及防,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子弹直接射进他的脑袋,当场毙命。

    乔勋大吃一惊,连忙的蹲下身子,朝窗户外看去。远远的,只见对面的大厦有狙击枪瞄准镜的反光,刹那间消失而去。冲到杨风的面前,叹了一下他的心跳和呼吸,大惊失色。子弹直接从左边射进去,穿透脑袋,从右边飞出,杨风焉有命在?

    掏出手机,拨通杨卓的电话,“卓少爷,马上上来一下。”

    片刻之后,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杨卓四处的扫了一眼,发现蹲在地上的乔勋和躺在地上的杨风,不由的愣了一下。看到破碎的玻璃,心中暗绝不妙,连忙的冲上去前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杨卓问道。

    看到满地的血渍,杨卓心中莫名一紧,“爸,爸,你醒醒,醒醒啊。”

    “刚才我正跟大爷谈事情,忽然有颗子弹从窗外射进来,打中大爷。”乔勋说道。

    “救护车,救护车呢?快叫救护车。”杨卓也顾不得其他,疯狂的叫道。

    “没用了,卓少爷,没用了,大爷已经死了。”乔勋眼眶含泪。

    “没有,没有,我爸还没死。叫救护车,叫救护车!”杨卓神情激动,有些歇斯底里。

    “啪”的一声,乔勋狠狠地甩了杨卓一个耳光,斥道:“你冷静冷静,大爷已经死了。”

    杨卓颓然,一下瘫坐在地上。片刻之后,杨卓歇斯底里的吼道:“是谁做的?到底是谁做的?”

    “我也不知道,枪手是从对面的大厦开的枪,现在恐怕已经走了。”乔勋说道,“对方显然是早有计划,是安排好的。”

    “不管是谁,不管是谁做的,我一定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杨卓愤怒的双眼通红,面容狰狞恐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