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离开紫峰大厦之后,秦彦准备直接回酒店。按照杨嫣的计划,今天撤走了段婉儿身边所欲的卧底。如果独孤家的人要行动的话,今天就是最好的时机。这也是为什么让段婉儿特意的酒店另外订了一个房间的原因,就是为了迷惑独孤家族,吸引他们过来。

    当然,还有另外的一个原因。杨嫣的病情没有恢复,身体无法动弹,倘若独孤家族的人过来,一不小心伤害到她,那就不妙了。

    中途,秦彦接到李长生的电话,约他在茶楼见面,说是有要紧的事情跟他商量。秦彦不敢怠慢,连忙的吩咐司机调转方向径直驶去。

    茶楼的档次并不高挡,不过,好在足够的隐蔽,应该不会被独孤家族和洪胜的人发现。跟李长生之间的关系,秦彦暂时还不想让他们知晓。兵者,诡道也,出其不意往往有意想不到的结局。对秦彦而言,李长生是一支奇兵,很有可能在关键的时刻发挥出巨大的能量。

    赶到茶楼,秦彦从后门走了进去,径直来到李长生的包厢。罗立和黄沾就站在门外,看到秦彦时,罗立的表情并未有任何的尴尬和愤怒,而是礼貌的点点头示意。显然,李长生是已经跟他们说过和秦彦结拜的事情,身为李长生的忠心护卫,他们对秦彦自然也要尊重。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罗立输在秦彦的手上输得心服口服。

    罗立打开门,请秦彦进去之后,顺手关上包厢门,和黄沾静静的站在门口,小心戒备。以李长生的身家和地位,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多不胜数,他们不敢有片刻的懈怠。

    看到秦彦,李长生脸上堆起笑容,招了招手,说道:“来来来,快坐!”笑容亲切,由内而外的散发出的那股热情让秦彦倍加感动,没有一丝的做作。

    “没打扰你吧?”李长生微微笑了笑,说道,“这家茶楼档次虽然不高,但是味道很不错。来,尝尝我亲手沏的茶!”

    点点头,秦彦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唇齿留香,果然是上好的茶叶。“大哥约我过来不只是为了让我陪你喝茶吧?”秦彦淡淡的笑着,说道。

    “怎么?让你陪我喝喝茶不行吗?”李长生呵呵一笑,说道。

    “当然不是,大哥想要喝茶,我随时可以奉陪。”秦彦说道,“电话里大哥不是跟我说有要紧的事情跟我说吗?什么事啊?”

    李长生收敛起自己的笑容,正色道:“上次兄弟跟我说过的事情我一直都放在心上,这几天也一直都在派人暗中调查。根据可靠的消息,洪胜最近搭上一位东北的大佬,准备进行一次毒品交易,数量庞大。这位大佬在东北非常有势力,东三省百分之八十的娱乐场所几乎都是他的,每天需要的数量惊人。这件事情独孤家族好像还不知道,我想,洪胜是有意想要撇开独孤家族。”

    秦彦眉头微蹙,问道:“消息准确吗?”

    “应该不会有假。”李长生说道,“我派人去查过那个跟洪胜见面的东北人,是那位大佬最得力的助手,叫旬超。此人深得那位大佬的信任,这几日一直都住在金陵饭店。”

    “一南一北,想不到洪胜竟然勾搭上东北那边的人,当真了得。”秦彦暗暗心惊,若非是段北的提醒,任由洪胜这般发展下去的话,将来恐怕会是一个很大的祸患。“那位大佬到底是谁?在东北竟然有那样的能量?”

    “东北虎凌云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李长生说道。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不是很清楚。怎么?此人很厉害吗?大哥,你跟我详细说说呗。”

    李长生点点头,说道:“听说这个东北虎凌云霄祖辈曾经是张作霖身边的大将,九一八事变之后,他没有接受易帜,而是率领部下进山做了匪。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收编了他们,立下不少的汗马功劳。再之后,那段灰暗的历史时期,又被打为右派。不过,此人也算是个枭雄人物,平反后,回到东北,凭借着自己的强大背景和实力,很快的建立起自己的事业。而这个东北虎凌云霄,凭借着祖辈的福荫,加上本人才智过人,更是将事业发展的更大。据说,他跟俄国那边的黑手党关系十分密切,甚至有人说,在东北可以不知道东三省的省委书记是谁,但却不能不知道东北虎凌云霄,可见其在当地的影响力有多深。在东北,可以说他东北虎凌云霄是一家独大,没有人能与其抗衡。近些年,东北虎凌云霄的很多生意也慢慢的朝南方发展,显然是有南下称雄之意。这次跟洪胜的合作,想来也是他的一个计划。如果洪胜真的跟东北虎凌云霄结成同盟的话,那金陵可就有一场腥风血雨了啊。”

    “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他东北虎凌云霄在东北如何的厉害,到了金陵,这只老虎也该失去往日的威风了吧?难道大哥还会怕他不成?”秦彦说道。

    苦涩的笑了笑,李长生说道:“就怕人家是不是猛龙不过江。说实话,如果东北虎凌云霄真的想在金陵大干一番的话,我还的确有些忌惮。姑且不说我如今基本已经算是退出江湖,不过问江湖上的事,就算我倾尽全力,恐怕也非他们的对手。咱们可不得不小心啊,不得不防。”

    微微的点点头,秦彦说道:“有机会我倒是想会会这个东北虎。我想,洪胜也只是刚刚跟他们搭上关系而已,想来交情也并非那么深厚,就算洪胜有什么事情,东北虎凌云霄应该也不会出手帮忙。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尽快的解决洪胜。这家伙城府很深,今天我特意带着他跟独孤家族谈判以及他进行毒品交易的视频给他看,他却依旧能够保持镇定。这样的人,是个人才,却也是个祸害。我对他倒是佩服的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