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能够认识李长生,并且和他结为异性兄弟,秦彦十分的开心。如今的社会,很难再找到像李长生这样的人,在金钱、权势的驱使之下,昔日的同窗、战友、兄弟都有可能拔刀相向,更何况是本就有短短两面之缘的人?也正因为如此,秦彦格外的珍惜和李长生之间的这份情义。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女人,往往不懂男人为什么可以为了兄弟放弃一切,甚至抛头颅洒热血,因为他们根本不懂得有一种友谊是用任何东西都无法买到的,珍贵的让人不惜一切也要去珍惜呵护。

    告别李长生之后,秦彦拒绝了李长生派人送他回酒店的建议,自己打车赶回酒店。

    推开门,只见段婉儿和杨嫣坐在客厅里聊着天。同是燕京人,祖父辈之间也有交往,虽然她们不曾见面,如今在这相逢,却是倍感亲切。别看段婉儿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大大咧咧的,但是却是个心思极为缜密的丫头,也极为富有同情心。杨嫣的身体情形她也基本知道,昔日燕京城第一美女如今却是这般情形,怎让人不惋惜?好在,以目前的情形来看,秦彦很有机会治好她。

    听到开门声,看见秦彦进屋,二人连忙的闭上嘴巴。

    愣了愣,秦彦说道:“你们不会是在说我坏话吧?”狠很的瞪了段婉儿一眼,秦彦接着说道:“你可别胡说八道,败坏我光辉的形象啊。”

    “切,还光辉形象呢?你那些个龌龊的事情以为我不知道呢。”段婉儿不屑的撇了撇嘴巴,说道。

    微微一笑,杨嫣说道:“没有,婉儿妹妹一直在说你的事情给我听,没说你坏话。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我都不敢相信,在婉儿妹妹心目中你竟然是那么完美。”

    秦彦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段婉儿,她会把自己说的那么好?这丫头不损自己就求神拜佛了。段婉儿愤愤的哼了一声,扭过头去,无疑,证实了杨嫣的话并不假。这有些出乎秦彦的意料,他还一直以为在段婉儿的心目中,自己也就一般般呢。

    其实,又怎么可能?如果不是段婉儿觉得他那么完美,又怎么会死乞白赖的倒追他呢?要知道追求段婉儿的富家公子名门阔少排对都可以从雍和宫排到长城了。

    “这两天我有事情需要处理,需要保持精力,所以没办法替你治疗。”秦彦有些歉意的看了杨嫣一眼,心中也是渴望着可以尽快的治好她。

    “没关系。都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在乎多等一些时日,你的身体重要,不必为我太过的费心。”杨嫣善解人意的说道。

    点点头,秦彦说道:“我给你抓的药要按时服用,对帮助你恢复肌肉的活性有帮助,也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缓解毒性,治疗起来也会方便很多。”

    “放心吧,我会每天给她按时服用的,我哪里敢伤害你嫣妹妹哦。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还不跟我玩命啊。”段婉儿酸溜溜,话语里满是醋意。

    秦彦暗暗的苦笑,这丫头说话总是那么损,一天不挖苦自己好像心里就不舒坦似得。反观杨嫣,却是一脸的羞涩,显然,这丫头倒是很喜欢听到这样的话语。

    “独孤家族的人有来过吗?”秦彦岔开话题,可不想继续这样的话题讨论下去,否则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堪。

    摇了摇头,段婉儿说道:“还没有。今天我故意下去转悠了一圈,如果独孤家族的人真的监视着我,应该会知道。现在时间还早,如果他们真的要来的话,那也应该会是晚上。”

    点点头,秦彦说道:“那晚上我就在那边等他们,你们留在房间里,千万不要走开。等解决之后,再说。”

    说话间,“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秦彦愣了一下,丢给段婉儿一个眼神,后者会意的点点头,将杨嫣推到卧室内。秦彦过去打开门,只见小美站在门口,不禁愣了一下。不是跟洪胜说了不要他安排吗?怎么又把这丫头送过来?看来有些不简单哦。

    “怎么?特使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小美微微一笑,百媚丛生。不得不说,这丫头有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媚态,让人欲罢不能。若非秦彦见过的美女太多,只怕还真难抵抗的住她的诱惑。

    “有什么事吗?”秦彦冷冷的说道。

    “特使好狠心呢。自从那夜之后就再也不来找人家,害的人家天天想念你,只好厚着脸皮过来找你了。”小美故意的往前踏出几步,身子往秦彦的怀中挤。两抹柔软磨蹭着秦彦的胸口,让人想入非非。

    “最近不是很方便。”秦彦往后退了两步。

    “是不是特使不喜欢人家了?”小美顺势进屋,双手挽住秦彦的脖子,恨不得整个人挤进秦彦的怀里。

    “是谁啊?”伴随着一阵话音落去,段婉儿从卧室走了出来。听到外面的声音,她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狠很的瞪了秦彦一眼之后,段婉儿冷冷的盯着小美,斥道:“你是谁?”

    “你又是谁?”小美明知故问。

    秦彦跟洪胜说他女朋友来了,应该就是她吧?小美暗暗心惊,没想到秦彦的女朋友这么漂亮,难怪对自己也不是那么上心了。不过,她今天过来就是故意挑拨的,当然不会输了气势。

    “我是他女朋友。你是什么东西?抱住我男人干什么?赶紧给我松手。”段婉儿厉声斥道。

    不屑的笑了一声,小美说道:“我也是他女人,我们前几天才刚刚做了呢。特使的功夫真好,让我****,回味无穷。”

    秦彦讪讪的笑着看了段婉儿一眼,也不知该怎么解释。难得的是段婉儿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挖苦她,冷笑一声,说道:“男人嘛,逢场作戏很正常,出来玩玩图个新鲜也没什么。可是,**就是**,永远也很难登堂入室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