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独孤凌云?她不是洪胜的人吗?秦彦心中诧异,怎么又扯到独孤凌云的头上?难道小美根本就是独孤凌云安排在洪胜身边的卧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独孤凌云该有多深得心机?竟然多年前就安排下这样一颗棋子。

    那……独孤凌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究竟是洪胜的意思,还是独孤凌云想要嫁祸给洪胜?

    一道寒光闪过,小美一刀狠很的朝秦彦的咽喉划去,动作很快。虽然秦彦闭着眼睛却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股森冷的寒意,以及刀锋上传来的丝丝杀气。

    忽地,秦彦睁开双眼,一把擒住小美的手腕,用力一拧。小美一声惨叫,手中的匕首跌落在地。惊骇的眼神看着秦彦,说道:“你……,你是装晕?”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以为凭你可以杀了我?哼,从你来找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别有所图,这么破漏百出的戏我会看不穿吗?而且,虽然你刚才掩饰的很好,硬生生的扛了我女朋友一个耳光;但是,你休想可以瞒过我的眼睛,你根本就会功夫,而且还是高手。这就更加足以证明你这次来的目的绝不单纯。”

    “既然你都看穿了,我也无话可说,杀了我吧。”小美昂起脖子,引颈就戮。显然,她清楚自己不是秦彦的对手,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既然左右都是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将秦彦的目标转移到独孤家族的身上。

    “你就那么急着去死吗?生命是很可贵的,一辈子就那么一次,失去了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秦彦淡淡的笑着,温柔的言语中仿佛充满了魔力,“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话,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哼,我又不是三岁孩童,岂会那么容易相信你的话?我想杀你,你又怎么可能会放过我?”小美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

    “的确,按理说我是应该杀了你。但是,杀不杀你对我影响并不大,就算放了你,你也翻不起什么浪。”秦彦微微的笑了笑,说道。

    愣了愣,小美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告诉我,是谁派你来杀我的?”秦彦眉头微蹙,冷声问道。

    “没有谁指使我,是我想杀你。”小美说道,“我把女人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你,你却始乱终弃,你这样的男人就该死。”

    呵呵笑了笑,秦彦说道:“如果你当我是傻子,你大可以这样继续胡说下去。你我心里都很明白,根本不是这回事,不是吗?是洪胜派你来的,对不对?他清楚我知道了他的犯罪事实,所以想杀我灭口,对吗?”

    “既然你都知道,又何必问我?”小美不屑的笑了一声,表情伪装的很像。就连秦彦此时也觉得她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故意的让秦彦以为是洪胜所为。

    “那你刚刚说的凌云少爷又是谁?独孤凌云吗?”秦彦眉头微蹙,问道。

    小美愣了一下,表情紧张,支吾的说道:“什……,什么凌云少爷?我什么时候说过?”

    不得不说,小美的演技堪称一流,这样的表现分明就表示她跟独孤凌云有不寻常的关系。秦彦眉头微蹙,此时也不知是不是该相信她的话,到底是洪胜的指使,还是独孤凌云的意思了。

    眼神冷了下来,秦彦浑身迸射出阵阵杀意,强大的气势宛如惊涛骇浪一般朝小美压了过去。小美浑身一震,顿时感觉到呼吸困难,胸口宛如压了一块巨石般难以呼吸,一丝凉意从脚底升起,直冲脑海。心中暗暗吃惊不已,这,就才是真正的高手啊,不用动手,单单只凭自己的气势就足以让对方失去反抗之力。小美心中苦笑,自己竟然还想杀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嘛。

    “你以为你可以瞒得了我吗?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到底是谁指使你的?”秦彦冷声的说道,“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我最擅长的是医术,我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你生不如死。虽然我也想怜香惜玉,可是既然你不配合,那也怨不得我。”

    “我说,我说!”小美一副惊恐的模样,说道。

    “是洪堂主,是洪堂主派我来的。他担心你知道他的事情会地位不保,所以派我来杀了你。到时候只要随便的找个借口,嫁祸到其他人的身上,就没有人会怀疑他了。”小美慌张的表情十足,让人觉得她的话的确是真的。

    然而,她越是这么做,反而越是想要让秦彦误以为她说的是假话。因为她知道像秦彦这么聪明的人,绝对会多疑,会以为自己是在骗他,是想要隐瞒事实。

    秦彦忽然觉得自己一个脑袋两个大,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她了。深深地吸了口气,秦彦冷声的说道:“不管是洪胜也好,还是独孤凌云也罢,我告诉你,他们没有一个可以逃得掉。如果你想用这种方法让我将矛头对准独孤家族,那你未免太小看我了。一个人不管如何的说谎,她的眼睛都不会骗人。你那慌乱的眼神分明表示你很担心我相信你的话,你担心我会真的认为是洪胜所为,这恰恰足以说明一切都是洪胜的安排,对吗?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跟洪胜之间根本就有很暧昧的关系,对吗?”

    小美极力的想要保持镇定,然而,她慌乱的眼神却无法掩盖,根本不敢直视秦彦的双眼,有些做贼心虚。秦彦暗暗一笑,说明自己猜对了,这丫头根本就是有意的误导自己,想要将矛头对准独孤家族。

    “既然我行刺失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不会再说一句,随便你怎么想都可以。”小美只有选择沉默去应对。

    冷冷一笑,秦彦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

    话音落去,秦彦双眼迸射出阵阵杀意,右手探出,一把掐住她的咽喉,用力一拧。“咔嚓”一声,小美颈骨折断,脑袋耷拉到一边。

    不是秦彦不怜香惜玉,而是对于敌人,他不会有丝毫的手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