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燕京城!

    杨家!

    众人齐聚一堂,杨天端坐在沙发上,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面前,跪着一个满身伤痕的男子,身上血渍斑斑。

    发动杨家所有的关系,终于不负所望,短短几日内便擒住了枪杀杨风的枪手。想要弄清楚到底是谁在暗中指使,枪手是唯一的关键。先是自己最疼爱的三儿子,然后是被下毒命悬一线的杨嫣,接着是被自己误会而杀死的二儿子,紧接着又是被枪杀的大儿子。短短几年之内,杨家死了这么多人,可想而知杨天的心中有多么的难受。而他,也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究竟是谁在暗中策划这一切。

    “混蛋,我杀了你!”杨卓愤怒的双眼通红,冲上去就欲狠狠的揍他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住手!”杨天厉声喝道。

    “爷爷,是他杀了我爸,难道还不允许我杀了他吗?”杨卓愤怒的说道。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是吗?该怎么做我自有主张,还轮不到你拿主意。”杨天冷哼一声,斥道。接着,目光转向枪手,杨天极力的压制着自己心头的愤怒,尽量使得自己语气显得平和一些。“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只要你老实的说出来,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放你安全的离开。”

    枪手面如死灰,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丝毫不为所动。显然,他是抱着必死之心,根本没有想过要活着离开。

    “怎么?什么也不想说是吗?”杨天冷哼一声,说道,“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和忠心,如果不是阴错阳差让我们成为了敌人,我倒是很愿意让你过来帮我的忙。但是,勇气和忠心也要看值不值的,你应该很清楚我杨家在燕京城的势力和地位,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过去,即使你死了。”

    “我知道。”枪手终于开口,语气冷漠的说道,“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我答应去做这件事情,就已经想过有这样的结果。你不用想要威胁我,也别想利诱我,今天被你们抓住,我就没有想过可以活着离开。”

    不屑的笑了一声,杨天说道:“你以为你死了事情就结束了吗?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了吗?”

    一旁的杨琳冷笑一声,上前几步走到枪手的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在枪手的面前。“这应该是你母亲吧?她今年应该已经六十多了吧?而且身体不好,浑身都是病。你死了没关系,你有想过你的母亲吗?你死了,谁照顾她?或者说,我们是不是应该送她下去陪你?”杨琳冷声的说道。

    “你们敢?你们要是敢伤害她,我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枪手紧张的说道。

    “看来你还是有在乎的人嘛。”杨天得意的笑了一声,说道,“既然你在乎她,那你就乖乖的配合我们。我说过,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我可以放你走,而且以后再也不追究这件事。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枪手陷入沉默之中,似乎内心正在进行着挣扎。

    “你记住,如果你不说,你,你老母亲都会死。”杨琳冷声的说道。

    “妈的,不用跟他废话了。不说是吧?好,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过去宰你那个老太婆。哼,我就不信你不说我就没有办法查出来。”杨卓愤怒的斥道。话音落去,杨卓就欲掏出手机打电话。

    “我说,我说。”枪手慌乱的说道。

    挥了挥手,杨天示意杨卓站到一旁,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说道:“说吧,我等你答案。不过,如果你敢骗我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只对你一个人说。”枪手说道。

    “你耍什么花样?有什么我们不能知道的,要说现在就说,别磨磨唧唧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杨卓愤怒的吼道。

    “给我滚出去!”杨天厉声喝道。

    杨卓撇了撇嘴,憋着一肚子的不忿,转身走了出去。杨天又对众人使了一个眼色,众人也都纷纷离去。眨眼间,屋内只剩下杨天和枪手两个人。“好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你可以说了吧?”杨天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枪手说道:“一切都是四爷的命令,是他吩咐我做的。包括制造车祸撞死三爷,然后嫁祸二爷,最近又枪杀大爷,都是四爷指使的。”

    “老四?”杨天眉头微蹙,冷声说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也从不问为什么,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我的职业。”枪手说道。

    杨天眉头紧蹙,心中仍旧不敢相信。的确,如同那日杨显所说,就算他们都死了,杨天也很难会把杨家的大权交给他。既然这样,杨显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不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吗?

    “哼!”杨天冷哼一声,说道:“到底是谁让你这么说的?你是想挑拨离间,想让我杀了老四对吗?老四成天只会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就算杨家的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把杨家的大业交给他,他自己也很清楚,他根本没有理由要这么做。”

    “你让我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信不信由你。其他的事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枪手说道。

    杨天也有些迷糊了,虽然他不相信是杨显所为,可是,除了他还会有谁?又有谁会有这么深的心机?如果枪手是诬陷的话,他又怎么知道会被抓住?难道他不顾自己老母亲的安危?在脑海中把杨家所有的人全部过滤了一遍,杨天还是想不出到底会有谁会这么做。

    深深的吸了口气,杨天平复自己纷乱的思绪,问道:“你说是老四指使你的,我也不能只听凭你空口白牙的随便说一句吧?既然是老四指使的,你有什么证据吗?”

    “当然有。”枪手说道,“如果没有证据,我也不会这么说。被你们抓住,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可以活着离开。我现在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也已经破坏了行规,也是死路,我只求你可以放我老母亲一条活路。我为什么还要骗你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