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清晨!

    一场蒙蒙秋雨给金陵带来一丝清爽凉意。经过一夜的休息,秦彦的伤势已无大碍。无名真气的好处就在于一旦练成,便会无需意志驾驭,自动在体内运转。强大的恢复力堪称奇迹,只要没有死,再重的伤势都可以慢慢复原。

    如果说秦彦的修为和独孤白辰相差无几,那么,最大的区别就在这。独孤白辰需要几日的时间恢复,而秦彦却可以在短短一夜之间恢复如常。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秦彦从睡梦中惊醒。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秦彦起身打开房门,霎时,几名身着警服的男子涌了进来,一把擒住他。“别动,别动!”众人七嘴八舌的叫唤,拿出手铐就欲给秦彦铐上。

    “你们他妈的谁啊?”秦彦反手挣脱,怒视对方,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大清早莫名其妙的就来这么一出,秦彦心中有些恼火,完全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是省公安厅的人,你涉嫌一宗谋杀案,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为首的警察掏出证件,厉声说道。

    “谋杀?什么谋杀?”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你跟我们回去就知道了。”郝杰说道。

    眉头微蹙,秦彦心中暗暗疑惑,就算自己真的涉嫌谋杀案,那也用不着省厅的人出马吧?也应该是市局刑警大队的人过来才对。忽然,秦彦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曹云,省公安厅厅长。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跟独孤凌云在一起,而且显然关系匪浅。如今来这么一出,很显然是独孤凌云想要借刀杀人吧?

    想到这里,秦彦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既然你想玩,那就陪你好好玩玩,看你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你们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被吵闹声惊醒的段婉儿睡眼朦胧,等看到一群警察出现在眼前时,不禁愣了一下。

    “他们是省公安厅的人,说我涉嫌一宗谋杀案,请我回去协助调查。”秦彦微微一笑,表情淡定。

    “省公安厅?”段婉儿愣了一下,也瞬间反应过来事情有些不对。本就在体制内的段婉儿自然很熟悉体制内的运作,这种案件根本不需要省公安厅的人出马,这其中显然别有深意。询问的眼神看向秦彦,后者微微一笑,说道:“跟他们回去也无妨。”

    “要我帮忙吗?”段婉儿问道。言下之意,就是问秦彦需不需要国安局的人出面摆平这件事情。

    “不用,小事而已。”秦彦淡淡一笑,在没有弄清楚他们的用意究竟如何,秦彦不想劳动国安局的人出手。

    “跟我们走吧!”郝杰话音落去,拿出手铐就欲给秦彦铐上。

    秦彦眉头一蹙,冷哼一声,说道:“我想知道你们是请我回去协助调查,还是抓捕我归案?如果是请我回去协助调查,那就请你们客气一点。如果是抓捕我归案的话,也麻烦你们出具一下抓捕令。”

    郝杰愣了愣,斥道:“少跟我在这唧唧歪歪,对你已经算是客气了,不客气的话……”

    “不客气又能怎样?”秦彦挑衅的说道。

    段婉儿双手环抱,饶有兴致的看着,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这个聪明的女人,自然不需要秦彦多说,简单的一个眼神也会明白他到底什么用意。

    “不客气的话直接揍一顿再铐上,直接抓回去。”郝杰厉声喝道。他还从没遇见过有疑犯这么嚣张,不但没有一点畏惧,反而公然挑衅,这让他有些恼火。身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大队长,郝杰处理过不少的嫌犯,还没一个像秦彦这般猖狂。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那你就试试看!”

    郝杰愣了一下,冷哼一声,说道:“给我拿下,如果反抗的话,不用留情。”话音落去,两名警察朝秦彦抓了过来。

    冷冷一笑,秦彦一脚狠狠踹了出去,正中其中一人的腹部。“砰”的一声,对方一声惨叫,直接抱腹蹲在地上,面容扭曲。若非秦彦手下留情,这一脚足可以轻松断他几根肋骨。另一人明显愣了一下,没等他反应过来,秦彦迎面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鼻梁上。顿时,鼻血横流,对方双手捂住自己的鼻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蹲下身去。

    郝杰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竟然公然袭警,这还了得?连忙的拔出手枪,喝道:“住手。再动,我一枪毙了你!”

    秦彦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你敢开枪试试,我保证在你开枪之前要了你的命,你信吗?”声音冰冷,宛如来自地狱深处的一声惊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瞬间将郝杰震慑当场。郝杰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没有一丝怀疑秦彦的话,那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浑身发毛。

    “怎么?不敢开枪吗?”秦彦轻蔑一笑,说道,“你不开枪,那我可就动手了。”话音落去,秦彦身形一闪,右手快速的探出,轻而易举的夺过郝杰的手枪。紧接着,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

    对于他,秦彦可不像刚才对其他两人那么仁慈。清楚的骨骼断裂声传来,郝杰轰然倒地,连连的吐出好几口鲜血。

    “小惩大戒,让你知道你们手中的权利是老百姓给的,不是你们拿来耀武扬威的资本。”秦彦冷声的说道。

    三人哪里还有言语?看向秦彦的眼神充满了惊恐。他们都知道作为刑警的危险,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若是遇上穷凶极恶的匪徒,受伤都算是便宜的事。而面前的年轻人,此刻在他们的眼中无疑是穷凶极恶的匪徒,保不住就会杀了自己。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放心,虽然你们很混蛋,但是还罪不至死。就算真的该死,那也不用我动手,自有国家的法制严惩你们。这次只当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顿了顿,秦彦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说道:“好了,都赶紧起来吧,我跟你们回去。”

    三人目瞪口呆,愕然的看着秦彦。这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