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直接将秦彦带到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将他丢在审讯室,便不再理会,径直去跟曹云汇报。

    看到三人的模样,曹云愣了愣,无奈的瞪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也算是老警察了,竟然还会被一个疑犯打成这样,丢人吗?”

    郝杰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厅长,我们也没想到他身手那么厉害,根本没有防备。”

    “那他怎么会跟你们回来?”曹云问道。

    郝杰摇了摇头,诧异的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是他主动跟我们回来的,不然的话,恐怕我们三个根本拦不住他。”

    曹云愣了一下,心中诧异。不是这小子自认清白,那就是有恃无恐了。挥了挥手,曹云说道:“赶紧去医院看看吧,丢人。”

    三人讪讪的笑了一下,告辞离去。

    掐灭烟头,曹云起身来到审讯室,看到秦彦淡定自若的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抽烟,眉头微微一蹙。上前夺过他的香烟,厉声喝道:“当这里是你家呢?给我老实的坐好了。”

    秦彦耸耸肩,微微一笑,说道:“曹厅长,我们见过,在农庄,我和洪胜在一起,你当时跟独孤凌云中途进来的。还记得吗?”

    “少跟我套近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别说你跟我认识,就算你是我家人,犯了法我也一样不会姑息。”曹云义正言辞的说道。

    “曹厅长果然正直不阿啊,佩服佩服。”秦彦轻蔑的笑了笑,说道,“只是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重罪,要劳动曹厅长亲自出马,动用省厅刑警总队来抓我?”

    “别跟我装糊涂,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明白。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然的话,我再多告你一条袭警的罪。你应该清楚殴打警察不仅仅犯下故意伤害罪,还有妨碍公务罪,两罪并罚,至少三年以上。”曹云威吓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曹厅长,你可别吓我,我胆子小,经不起吓。是你的人没有按照规定执法,我当时怎么知道他们到底是警察还是匪徒啊?我身价这么高,想绑架我的人多得去了,我不也得小心嘛,万一他们是匪徒,那怎么办?”

    曹云眉头蹙了蹙,心知这家伙不是一般的人,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吓得住的。否则,也不可能会是天罚的特使。冷冷一笑,曹云说道:“你不要在我面前装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我们已经摸清楚你的底了。你本就是黑社会组织天罚的成员,犯案累累。我告诉你,就仅仅凭你组织黑社会这一条罪,就可以直接将你枪毙。”

    “组织黑社会?你有证据吗?曹厅长,大家都是明白人,如果你想这样就定我的罪,未免有些太可笑了吧?你拐弯抹角的说了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我涉嫌谋杀吗?总该告诉我,我杀了谁吧?”秦彦哑然失笑,清楚曹云拐弯抹角的说这么多无非是想在心理上先击溃自己。

    “好,那我就告诉你。”曹云说道,“昨晚酒店的服务员发现2212号房间躺了一具尸体,于是选择报案。根据我们调取的检控发现,当时除了死者之外,你也进过房间。而且,根据现场的环境判断,明显的发生过打斗。我们也调取了现场的指纹,只要跟你的指纹比对,就可以一清二楚。死者的身上也残留着你的衣服纤维和皮肤纤维,只要做DNA检测,一切就都明了了。就算你想抵赖,也赖不掉。”

    “2212?”秦彦眉头微蹙,那是段婉儿单独的开的房间,也是为了引独孤家族的杀手入局的房间。很显然,死者应该就是独孤家族派来的那个杀手。可是,当时不是被人救走了吗?又怎么会死在房间内?

    看来,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救走杀手的人,杀人灭口之后将尸体重新的放回房间,然后故意的引酒店的服务员发现。这分明就是一招借刀杀人之计。可是,如果监控拍到自己,也一定能够拍到那个救走杀手和将杀手尸体放回房间的人。现在证据却指向自己一个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监控也被做了手脚,所有的一切恐怕都是独孤家族的安排。而曹云,因为跟独孤家族的密切关系,借题发挥,想利用法律除掉自己。

    淡然一笑,秦彦说道:“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证明是我杀了他。监控根本没有拍到我杀人,而在这段时间里,完全有可能会有第三个人出现,杀了人然后嫁祸给我。如果你仅仅只是想用这些所谓的证据就定我的罪,恐怕很难吧?”

    “哼,就凭这些足以定你的罪。我劝你还是乖乖的配合,就算你什么也不说,我们也可以无口供定你的罪。”曹云厉声喝道。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曹厅长,你不觉得这样的手段未免太过肤浅吗?如果真想置我于死地的话,起码也应该设计高一点的阴谋,这样的手段连三岁小孩子的智商都设计的出来。你们不会只是想用这么简单的方法就可以把我搬倒吧?”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我只知道一切都必须遵照法律的程序。法律判你有罪,你就有罪,谁也救不了你。你如果想玩,我陪你玩,反正我时间有的是,迟早我会有办法让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曹云阴冷的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恍然间似乎有些明白他们这么做的用意。独孤家不缺天才,想来也很清楚这样错漏百出的计划根本不足以整倒自己,真正的目的不过只是想困住自己,把自己留在警局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唯一的可能性独孤家族在进行着某种计划,不希望自己去破坏,因而必须找人拖住自己。

    想通这一点,秦彦忽然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一切豁然开朗。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独孤家族倒是很会利用手上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