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事态的发展出乎秦彦的意料,他也完全没有想到曹云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是铁了心要解决自己。然而,秦彦并未有太多的担心,他想离开的话也并非有多大的问题,谁又能拦得住他?

    曹云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你不用威胁我,我是从死里走过来的人,身上的枪伤现在还有,你想用这个威胁我,未免太可笑了。”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看来你比独孤家更想置我于死地啊。也对,你做的这些个勾当若是被查出来的话,估摸着不是坐牢那么简单。可是,如果你认为杀了我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那你未免太过的天真了。我告诉你,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乖乖的投降,然后配合我。”

    眉头紧蹙,曹云冷声说道:“果然,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天罚的特使,而是中央派下来的人,对吗?中纪委、反贪局没有派人下来,国安局反倒是横插一手,他们未免管的也太宽了。”

    有独孤白辰亲自见过秦彦,知道是秦彦设下的陷阱想抓捕独孤家派出的枪手,自然不难推测到秦彦跟段婉儿有关系。所谓的天罚特使身份,根本就是掩饰而已,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天罚会跟国安局有这么深的交情,愿意这样配合国安局的行动。

    曹云跟独孤家交情匪浅,独孤家在金陵的很多事情也都是曹云从中帮忙,这件事情自然也会告诉曹云,让他心里有个准备。大家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独孤家也不想抛下好不容易在金陵建立起的基业,一走了之。

    “看来你知道的挺多嘛。”秦彦淡淡一笑,说道,“既然你知道这些,你也应该清楚,国安局的人针对的不是你,他们的目标只是独孤家族而已。你的事情自有中纪委和反贪局的人负责,你也只有好好的配合,或许戴罪立功,国安局会特赦你也不一定。”

    曹云陷入一阵沉默之中,内心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挣扎。的确,对于曹云这个经历过无数次死亡的人来说,死,并不可怕。然而,他贪恋着手中的权利,贪恋着拥有这种权利所带来的快感。他很清楚自己做过的事情,一旦中纪委和反贪局的人知晓,毫无疑问,他只有死路一条。让他放弃权利,那比死还要难受。

    正想说话时,门外响起敲门声,紧接着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秦先生,我是省政法委书记胡正德,我没有带武器,可以让我进来谈谈吗?”

    秦彦愣了一下,政法委书记都出动了?看来事情真的是越闹越大了啊。淡淡一笑,秦彦说道:“进来吧!”

    话音落去,一名老者推门进屋,随即关上门。看到秦彦很淡定的坐在那里抽烟,胡正德愣了愣,这个时候竟然还能保持这样的镇定,果然非常人啊。赔着笑脸,胡正德说道:“秦先生,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完全是个误会,你可以走了。”

    曹云一愣,连忙的说道:“胡书记,你有没有查清楚?就算谋杀案他可以洗脱嫌疑,但是他公然袭警,如今还枪击绑架公安厅长,怎么能这样让他走?”

    胡正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明白吗?你的事情我以后再慢慢跟你算。”接着看向秦彦,讪讪的赔着笑脸,说道:“秦先生,这件事情是我们的错,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你可以走了。”

    秦彦眉头微蹙,心中有些疑惑,谁知道他跟曹云是不是一伙的?目的就是引自己出去。万一是这样,自己岂不是死的冤枉?

    胡正德愣了一下,也猜中秦彦心中所想,连忙的说道:“刚刚国安局段局长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详细的说了你的身份。”

    秦彦恍然,看样子是段婉儿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给段北打了电话。国安局是什么存在?他们可是拥有着生杀大权,别说秦彦根本没有杀那个葛成,就算是真的有,那也根本轮不到曹云插手。

    事情既然摆到了明面上,毫无疑问,即使他们真有心要杀自己,也不敢如此堂而皇之的行事。否则,他们根本没有办法交代,也没有办法可以掩饰过去。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不是吧?你们就想这么简单就让我走了?兴师动众的抓我回来,又设下这么大的一个圈套,一心要置我于死地。如今,这么简单的说几句话,就想我走吗?”

    胡正德愣了愣,说道:“那……,秦先生想要我们怎么做?”

    身为政法部门的一位老干部,又是曹云的半个师父,胡正德对于曹云所做的事情也知晓一二。只是,出于某种政治利益的考虑,又夹杂某些私人的情感,因而胡正德以往也只是警告过他,而并未采取强硬的措施。如今,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他也无法再坦然的处之,他很清楚曹云的政治生涯算是彻底结束了。

    “我呢,也不想为难你。我这人记仇,也很小心眼,谁要是打了我一个巴掌,我就会砍了他的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在我这行不通的。”秦彦边说,目光边瞥了一旁的曹云一眼。

    胡正德哪里会不明白?狠狠的瞪了曹云一眼,斥道:“还不赶紧跟秦先生道歉?”

    “我……。”曹云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接触到胡正德的眼神,硬生生的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是刑警出身,胡正德当年也是刑警总队的大队长,因此,他算是胡正德半个徒弟,对他心中一直存有几分敬畏。只是,想起这么轻易的就放过秦彦,心里就憋屈的慌,自己这枪岂不是白挨了?

    可是,事到如今,他还能怎么样呢?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深深的吸了口气,曹云压住心头的不满和愠怒,十分不甘愿的看了秦彦一眼,说道:“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