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为了讨好东北虎凌云霄,洪胜也算是费尽心机,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想要避过天罚对自己的惩罚唯一的办法只有投靠东北虎凌云霄。也只有东北虎凌云霄有能力震慑天罚,或有一拼之力,即使自己无法继续保留在金陵的事业,那也可以到东北继续发展。那里是东北虎凌云霄的地盘,纵然天罚的人想对付自己,也不敢到东北虎凌云霄的地方闹事。

    当然,洪胜也更加的清楚,自己如果现在去了恐怕也不会受东北虎凌云霄太多的重视。至少,还有这个旬超压制着自己,他可是东北虎凌云霄的得力助手。所以,如果想要成为东北虎凌云霄的头马,必须要先除掉旬超。

    呵呵的笑了笑,旬超说道:“既然敢做这行生意,自然有咱们的门路,别说是把这点货运到东北,就是成吨的运过去也不是问题。如果不是最近俄国那边的黑手党家族之间有矛盾,导致很多的货物被警察查获的话,也不会到这里找你们。”

    “也许这就是缘分呢?咱们都是华夏人,总比那些个洋毛子可靠。”袁勇笑了笑,说道。

    双方交易之后,寒暄几句就欲离开。

    “门主,怎么办?动不动手?”邢天问道。

    本想人赃并获,让洪胜无从狡辩,却不料洪胜根本没有现身。如果就这样放他们离开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找到洪胜的证据。可是,如果现在就动手抓了他们的话,恐怕洪胜就会更有防备。一时间,秦彦也有些难以抉择了。

    “门主,再不动手他们就走了。”邢天催促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一咬牙,“动手!”

    虽然没能让洪胜人赃并获,也只有先抓住袁勇,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再说,若是让这些毒品流到市面上,不知有多少人会受害。秦彦虽非正人君子,却也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人可以自私,可以不择手段,但是,却也不能做祸国殃民的事情。秦彦既然撞见,怎么也不能视而不见。

    伴随着秦彦话音落下,邢天预先安排好的人手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秦彦和邢天也凌空飞下,动作迅猛,非常有默契的一人冲向一边。手中寒光闪过,邢天的匕首直接刺进旬超的胸口,鲜血迸射而出。旬超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也来不及躲闪,瞪大着双眼看着他,身体缓缓倒了下去。

    秦彦反手制服袁勇,右手掐住他的咽喉,冷声说道:“别动!”等看到邢天杀了旬超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可是东北虎凌云霄的得力助手,杀了他,东北虎凌云霄岂肯善罢甘休?这件事情看样子是不会轻易应付过去了。

    看到秦彦,袁勇愣了一下,浑身一阵哆嗦,惊恐不已。被秦彦当场抓住,他当然清楚会有什么后果,自己焉能有命?他又哪里知道自己被洪胜当成了弃子?

    邢天的手下乃是天门执法堂的人,自然都是天门直系成员,个个身手了得。不消片刻时间,便稳住局势,将所有人全部制服。行动快捷,一切都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解决战斗,秦彦也不得不佩服。

    “应该还认得我吧?”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

    “认……,认得。特……,特使,我……,我……。”袁勇支支吾吾的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认识就好。”秦彦冷声说道,“天罚有严令,任何人不能贩毒运毒,你却明知故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知道,知道,按照规矩当处极刑。”袁勇颤巍巍的说道。

    “知道就好,知道你还敢这么做,难道真的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吗?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乖乖的跟我配合,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秦彦厉声喝道,“我问你,洪胜呢?他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袁勇支吾的说道。

    “不知道?我受到消息,这次的交易就是洪胜安排的,你会不知道?”秦彦眉头微蹙,冷声说道。

    “我真不知道。”袁勇说道。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或许我会念在你坦白的份上从轻处罚。我问你,是不是洪胜安排你来交易的?你们的货物是从哪里运过来的,又是怎么运出去的?一点一点的给我交代清楚。”秦彦厉声喝道。

    “洪堂主不知道这件事,这都是我个人的行为,我知道我对不起洪堂主,破坏了规矩。特使如果要降罪的话,那就降罪我一个人好了,我甘愿受死。”袁勇反倒冷静下来,一力承担。

    秦彦愣了愣,始料未及,想不到袁勇对洪胜竟然这么忠心,宁死也不愿意出卖他。冷哼一声,秦彦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你吗?这件事情根本就是洪胜一手安排的,也是他策划的,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我告诉你,上面对你们在金陵的事情注意已经很久了,你不要以为你一个人扛下来就可以帮洪胜摆脱嫌疑。就算你什么也不说,我们也可以定他的罪。”

    “我说的都是实话,洪堂主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袁勇说道。

    “看来不用点刑他是不会说实话了。”邢天冷声的说道。

    秦彦点点头,把袁勇交给邢天。身为天门执法堂的堂主,邢天对各种刑罚都了若指掌。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邢天冷声的说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吗?不是死,而是生不如死。我有几百种办法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你如果想试一试的话,我倒是乐于成全你。”

    “邢天,你竟然出卖洪堂主,枉洪堂主那么信任你。”袁勇愤愤的斥道。

    “我从来都不是他的人,又何来出卖之说?”邢天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们还是好好谈谈你的事情吧,你都自顾不暇了,还有空理会这些?”

    袁勇愣了一下,顿时恍然,难道邢天根本就是秦彦安排在洪胜身边的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