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说,刀割在人的身上,会是什么感觉?”邢天的声音冰冷的不带有一丝感情。身为天门执法堂的负责人,邢天必须要学会忘记情感,必须要学会冷酷,感情用事,那就不适合执法,执法讲究的就是公正不阿。

    没有等袁勇的回答,邢天的匕首已经抵在他的胸口,刀锋慢慢的划下。几乎可以清楚的听见匕首划破皮肤的声音,鲜血,顺着胸口慢慢流下。袁勇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我曾经杀过一个人,在他的身上划了五千四百个口子,然后再用蜂蜜涂抹上去,让蚂蚁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咬噬。整整折磨了他三天三夜,他也跟你一样什么话都没说,我很佩服这样的人。”

    “你也不用开口,因为我根本不想知道,你说与不说对我而言都是一样,我喜欢的是刑讯的过程。那种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因为痛苦而面容扭曲的表情,会让我莫名的兴奋,如果你试过这种滋味的话,你也会慢慢喜欢上这样的感觉。”

    邢天一字一顿,铿锵有力,手上没有停顿,一刀接一刀的划在他的胸口,深可见骨。

    “你知道我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是耐心,我比任何人都有耐心,因为如果那么快就让你死的话,就少了很多的乐趣了。在我的眼里,你只是我的一个万物,一个可以任由我蹂躏的玩物。”

    “畜生,你不是人,有种你就杀了我。”袁勇愤怒的吼道,身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他整个人不住的颤抖,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你说的对,我不是人。人的世界跟动物的世界都是一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你可以选择为洪胜而死,可惜,却不能选择死法。因为,我才是你命运的主宰。你可一定要撑住,别那么容易就死了,否则就没什么意思了。哦,对了,你好像还有一个妹妹吧?好像还是个大学生。你说,如果我在她的脸上身上也划下这样的伤痕,就连整容也治不好的话,她会不会生不如死?”邢天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阴冷而暴戾。

    袁勇一愣,愤怒的吼道:“你敢,你要是敢伤害她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只可惜你做不了主。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死了,事情就过去了吧?这条路本就是一条不归路,不单单是你,你的妹妹也一样。你可千万别说,如果说了,那就不好玩了,好不容易能痛痛快快的玩一次,你可一定要好好配合哦。”邢天阴冷的说道。

    “我说,我说!”袁勇颓然的坐倒在地,面如死灰。

    身体上的折磨倒是其次,精神上的折磨让他无法承受。毫无疑问,在刑讯逼供方面邢天是高手。

    “说吧!”秦彦瞪了他一眼,冷声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袁勇说道:“所有的毒品交易都是洪堂主安排的,我们都只是听命行事而已。”

    “为什么他今晚没有过来?”秦彦问道。

    “我真不知道。他临时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交易,其他的我一概不知。洪堂主做事向来很小心,我们对他的事情知道的很少,也从来不敢过问,他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袁勇说道。

    秦彦暗暗点头,这的确是洪胜的作风。只是,他为何忽然改变主意让袁勇来交易,而没有亲自过来呢?按照钱国山的说法,以及各种资料汇总推测,他应该会亲自来才对,毕竟这次的交易很重要。

    “先把他带下去,以后再处置。”秦彦冷声的说道。

    对袁勇,他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袁勇不过只是一个小棋子而已,死活并不重要。关键是洪胜,错过了这个可以人赃并获的机会,再想找到这样的机会就难了。不过,好在如今有钱国山和袁勇两个人证,洪胜就算是想要狡辩也不行了。

    “打个电话问问钱国山那边的情况,让他过来跟我们汇合。”秦彦说道。

    “是准备对洪胜下手了吗?”邢天问道。

    “嗯!”秦彦点点头,说道:“不能再等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基本可以定他的罪了。你吩咐下去,所有人准备好,一旦下面的人有任何动作,不用问我,可以先斩后奏。”

    “是!”邢天应了一声,连忙的掏出电话。

    片刻之后,邢天走了回来,眉头紧锁,说道:“事情都已经安排下去了。不过,给负责保护钱国山的人打电话一直没有接听。”

    “是不是信号不好?”秦彦心问道。

    “不会,我们的手机都是卫星电话,不可能会没有信号。”邢天说道。

    眉头微蹙,秦彦心中隐隐有种很不详的感觉,却又说不上为什么。“走,赶紧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找人盯紧洪胜的公司和家,一有他的行踪马上报告。”

    秦彦不敢怠慢,一边说一边急冲冲的上了车,二人径直驶往保护钱国山的安全屋。为了防止洪胜找到他,秦彦特意吩咐邢天安排了这样一个地方,非常的隐蔽,并且派了人保护他。就算洪胜真的神通广大,想在这么短时间找到那里也不可能,况且,就算真的找到,有邢天安排的人保护,也不应该会出任何的问题。

    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秦彦也不知道,只是心头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难道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吗?如果钱国山真的被杀,可就少了指控洪胜最重要的人证。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秦彦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拿下洪胜再说。虽然硬来可能会有很多麻烦,但是实在不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邢天察觉到秦彦的脸色有异,也猜出他心中所想,劝慰道:“门主,放心吧,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可能真的是手机出现什么问题。”

    “希望如此吧。”秦彦说道,“可我心中总有种很不详的感觉,具体又不上来。希望是我感觉错了吧!”

    邢天没有再说话,专心驾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