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屋内,洪胜端坐在中央,手中夹着一根雪茄,悠然自得。一旁,钱国山满脸笑意的看着秦彦,带着些许嘲讽的味道。杨嫣和段婉儿双手双脚被绑,坐在一边,几个人负责看守。当看到秦彦和邢天进来,几人顿时充满戒备之色。

    秦彦瞥了段婉儿和杨嫣一眼,微微一笑,示意她们安心。接着,目光转向洪胜,说道:“我来了。你要的是我,放了她们吧。”

    不屑的笑了笑,洪胜说道:“特使,还是那么心急啊。不急,咱慢慢聊聊!”目光缓缓的转向邢天,接着说道:“我果然没有猜错,你真是上面派来的卧底啊。我对你那么好,你却出卖我,你对得起我吗?”

    “我本来就不是你的人,又何来出卖你之说?”邢天淡淡的说道,“只是,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卧底的?”

    “你当真以为你做的事情滴水不漏吗?那晚袭击我的人根本就是你安排的,然后你又故意的假装救我,无非就是想要接近我。你未免太小瞧我洪胜了,如果连这点小花样都看不出来的话,我岂不是白在道上混了这么长时间?”洪胜得意的说道。

    顿了顿,洪胜又接着说道:“在金陵,想置我于死地的不过只有独孤家族和李长生。然而,当时我跟独孤家族正在合作,即使他们想除掉我,也不会选择那个时候。至于李长生,他可是只老狐狸,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绝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那么,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根本没有所谓的杀手,不过只是你为了接近我使出的小伎俩罢了。”

    “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什么还留我在身边?”邢天愣了愣,问道。

    “与其放你离开,让上面的人继续怀疑我,再派另外的人过来,不如将你留在身边。至少,可以随时的监视你,你在明我在暗,很多事情也好办的多了。原本,按照我的计划,你是根本不会发现我贩毒的事情,过一段时间就会解除对我的怀疑。唯一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就是你的出现。”洪胜的目光落到秦彦身上,“你从到金陵的那一天开始,就故意的装出一副很信任我,很贪财好色的模样,我也差点上了你的当。”

    “那你又是什么开始怀疑我呢?”秦彦愣了愣,问道。原来,从始至终,自己在跟洪胜演戏,他也同样在跟自己演戏。

    “第一次是在开会的时候,我刻意安排阿狗那么做,就是想试试你。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你当时的表现雷厉风行,霸气十足。这样的人,岂会是那种贪财好色的浮夸之徒?不过,真正让我开始对你怀疑还是你跟我说,让我将钱国山推出来顶罪。你明知道钱国山是我的心腹,却让我这么做,目的显然并不单纯,就是想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好让你有机可趁,对吗?”洪胜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洪胜,我不得不说你真的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如果不是行差踏错的话,肯定会有一番成就。”

    “我也很欣赏你,若是你能为我所用的话,那我更加是如虎添翼。只可惜,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洪胜惋惜的说道。不难看出,他是真心的欣赏秦彦,只可惜他们注定了是敌人,根本不可能为他所用。

    顿了顿,洪胜接着说道:“既然知道了你的目的,那就不难针对你的计划制定策略。如我所料一般,你果然安排邢天假装行刺钱国山,这就更加证实我的推测,邢天是你们安排的卧底。”

    虽然洪胜的推测并不完全正确,秦彦也是后来才知道邢天竟然是白虎,但是,他的推测却也大致不差。

    秦彦暗暗佩服不已,这城府、这心机、这智谋,果然都是人上之人。

    “你以为你这么做就可以离间我们的关系,只可惜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情义究竟有多深。我不会出卖他,让他去替我顶罪,他也同样不会出卖我。他跟你说的一切都是我授意的,就是为了让你以为自己稳操胜券而露出破绽。当然,更主要的是为了让你帮我解决旬超。”洪胜得意的说道。

    “旬超的身手不过尔尔,你想杀他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又何必借我们之手?”秦彦说道。

    淡淡一笑,洪胜说道:“东北虎凌云霄可不是泛泛之辈,我又怎么能不小心?万一让他知道是我杀了旬超的话,他不但不肯收留我,只怕还会不顾一切的杀了我。现在这样多完美,你杀了旬超,东北虎凌云霄势必不会跟天罚善罢甘休。而且,失去了旬超这个助手,东北虎凌云霄就会更加的仰仗我。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秦彦猜测的果然没有错,洪胜真的是想利用自己除掉旬超,只可惜知道的太晚,遂了他的心愿。如此,跟东北虎凌云霄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只怕后续还会有很多麻烦的事情。怪只怪自己太过大意,也是他完全没料到洪胜的城府竟然如此之深。

    “不好意思,特使,害得你浪费感情了。”钱国山得意的说道。

    “没关系,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秦彦阴冷的笑了一声。接着说道:“这么说起来,你是准备投靠东北虎凌云霄了,是吗?”

    “当然。”洪胜耸了耸肩,说道,“金陵的所有天罚成员对我都是忠心耿耿,他们也会跟我一起去东北,到时候东北虎凌云霄对我自然会更加重视。不过,在临行之前,必须先解决你。虽然我很不舍得杀你,你这样的人才太难得,可是留着你终究是个祸患。”

    “你以为你能做的到吗?你应该知道我的身手,就凭你这里的几个人,以为可以杀得了我吗?”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

    他也清楚洪胜肯定不会打这么没有把握的仗,他必然已经安排好一切才敢让自己过来。也是该亮出底牌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