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一名年轻男子缓步走入酒吧!

    一身白衣如雪,微笑的脸庞上那一双眼睛隐匿着浓浓的肃杀之气,眉宇间隐隐夹杂着一丝暴戾之气。

    秦彦微微一愣,惊愕的说道:“皇擎天?”

    邢天诧异的看了秦彦一眼,不知他为何眼神中会散发出这般惊恐之情。皇擎天?是谁?可以令身为天门门主的秦彦也感到害怕?

    淡然一笑,皇擎天说道:“你我虽未见过,对你的事情我却是知道不少,看样子老家伙没少花心思在你的身上啊。他还好吗?”

    “好,好!”秦彦怔怔的回答道。皇擎天的出现出乎他的意料,给他的震惊不小,一时间竟然有些失去方寸。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强大霸气,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屈服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吧?

    “看来他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不负责任。”皇擎天淡淡说道。目光缓缓的转向洪胜,后者只觉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不由自主的“噗通”一声跪下,“洪胜见过皇先生!”

    微微点头,皇擎天冷声说道:“你做的很好,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能够把堂堂的天门门主逼到这样的地步,也算很了不起了。不过,结果跟我想象的一样,你终究不是他的对手。”

    秦彦愣了一下,愕然的看向皇擎天,难道一切都是他指使的?那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做?

    “洪胜有负皇先生的厚望,请皇先生责罚。”洪胜恭敬的说道。一旁的钱国山也是一头雾水,根本没有想到洪胜的背后竟然还有这样一个人,心中暗暗苦笑,看来自己也并非洪胜的心腹,他也并非事事都告诉自己。

    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皇擎天冷声说道:“你失败,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因为你的对手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可是,你竟然想着投靠凌云霄,这是不可原谅的。什么东北虎?不过只是有点运气的小猫儿仗着手底下有人,在一群鼠辈面前张牙舞爪罢了。你说,我应该怎么惩罚你?”

    洪胜浑身颤抖着,低垂着头根本不敢看皇擎天,可见皇擎天在他的心目中是有多么的恐怖。“洪胜有负皇先生厚望!”话音落去,洪胜拔出匕首狠狠的插在自己的腿上,接连三下。三刀六洞,愣是没有吭一声。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样事情就可以过去了吧?”皇擎天冷声说道。接着,转头看向秦彦,淡然一笑,说道:“能不能给我个面子,留他一个全尸?”

    秦彦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对于皇擎天的做法心中十分迷惑。是敌是友,尚未可知,如果可以,秦彦可不想跟他做敌人。

    “谢谢!”皇擎天微微一笑,目光转向洪胜,冷声说道:“你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洪胜浑身一颤,面如死灰。他很清楚,今天自己绝无任何逃走的机会,别说秦彦在这,就凭皇擎天这句话一出,他的命运已然注定。深深的吸了口气,洪胜说道:“求皇先生可以放过我一家老小,洪胜甘愿领死。”

    “放心去吧,我保证谁也不敢动他们。”皇擎天说道。

    “谢谢!”洪胜惨然一笑,拔出匕首,猛地刺进自己的胸口。

    “堂主!”钱国山大叫一声,就欲上前阻止。忽然间,一道身影闪过,他根本来不及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只觉胸口传来一股巨力,一声惨叫,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倒地毙命。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皇擎天。

    邢天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暗暗吃惊不已,只怕自己在他手里也过不了十招吧?他到底是什么人?眼神戒备的盯着他,不敢有一丝的懈怠,防备他会朝秦彦出手。

    “你是白虎邢天?”皇擎天冷眼扫了他一下,问道。

    邢天没有言语,心底却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

    “是的,他负责掌管天门执法堂。”秦彦如实回答道。

    点点头,皇擎天冷声说道:“收起你的戒备,我如果想杀你,你根本逃不掉。”

    邢天暗暗苦笑,完全被他的气势所压,根本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这种巨大的压力,宛如泰山压顶一般,甚至比秦彦给他的压力更大。

    “看来你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身份。怎么样?这门主的滋味是不是很爽?”皇擎天微微笑着问道。

    苦笑一声,秦彦说道:“如果可以,我倒是更希望回到青山镇,过一些平淡点的生活。”

    愣了愣,皇擎天说道:“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更加有趣味吗?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千万人的生死,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利难道你不觉得让自己很充实吗?”

    “权利越大,责任越重,我生性并不适合做这样的领导。”秦彦淡淡的说道。

    “我很奇怪老家伙为什么会选择你继承天门的门主,想来你还是有过人之处的。我会拭目以待!”皇擎天愣了一下,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沉声问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答不答在我。”皇擎天淡然说道。

    “洪胜既然是你的人,那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引起天罚的内乱?还是为了借洪胜之手杀我?”秦彦问道。

    淡淡一笑,皇擎天说道:“你的出现只是意外而已,天罚在我眼中也不过只是不入流的帮会组织,江湖气太重。至于你嘛,呵呵,老家伙的亲传弟子如果连洪胜都摆不平岂不是枉费老家伙那么多年的教导?如果真要杀你,那一天我也会亲自动手。”

    “既然这样,那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秦彦眉头紧蹙,诧异的问道。

    皇擎天耸了耸肩,没有言语,转身就欲离去。

    “等等!”秦彦叫道。

    “怎么?你想留住我?”皇擎天停下脚步,头也不回,淡然说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秦彦说道。

    “我说了,答不答在我。也许哪天我兴致好,会回答你的问题,不过不是现在。因为你还没有资格让我回答你的问题。”话音落去,皇擎天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