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哥哥!”

    拐过两个街头,忽然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窜了出来,冲到秦彦的面前,一脸兴奋的看着他。

    秦彦一阵哆嗦,讪讪的笑了笑。

    段婉儿诧异的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女孩,眉头微蹙,狠狠的剜了秦彦一眼。这混蛋,什么时候又勾搭上这么个洋妞?

    小女孩扫了一眼段婉儿和杨嫣,眉宇间满是警惕的神色。“秦哥哥,她们是谁?你跟她们是什么关系?”

    “她们……”

    “我是他女朋友段婉儿,你好!”

    秦彦的话还未说完,段婉儿就打断了他。嘴角微微的笑着,伸出手去,看似礼貌客气的表情里分明满是挑衅的味道。

    秦彦暗暗的苦笑不已,真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知道这丫头到了金陵后,秦彦就暗自祈祷千万别碰上她。不曾想,还是给自己撞见了。这丫头的身份背景惊人,秦彦也不敢轻易得罪,弄不好惹得一身麻烦。

    “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小丫头嘟着嘴,询问的眼神看向秦彦。与此同时,段婉儿也是满脸笑意的搂住秦彦的胳膊,用力在他的腰间狠狠掐了一下,显然是在警告他不要乱说。秦彦一阵龇牙咧嘴,苦笑连连。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呢,我也没听秦彦提过你啊,想来你也不是很重要。”段婉儿挑衅的说道。

    “秦哥哥,是不是?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小丫头噘着嘴巴,不停的摇晃着秦彦的手臂,一口流利的汉语倒是让人十分的惊讶。

    “琳达小姐,琳达小姐!”伴随着一阵话音响起,独孤凌云快步追了上来。等看到秦彦时,不禁愣了愣,眉头微蹙。虽然洪胜并没有将他的计划告诉独孤凌云,但是,独孤凌云却也知晓洪胜安排了今夜对付秦彦。如今看到秦彦安然无恙,那只能说明洪胜的计划失败了,这让独孤凌云心中自然十分不爽。

    再看小丫头跟秦彦之间的关系有些暧昧,似乎很熟悉的模样,独孤凌云更是惊讶。他们怎么会认识?她可是第一次到华夏,不可能会这么熟悉啊?这让独孤凌云隐隐感觉不妙,若是他们之间有不清不楚的关系,那独孤家想要举家迁到美国投靠史密斯家族岂非不可能了?

    “琳达小姐,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酒店吧。”独孤凌云柔声说道。

    “你自己先走,我要跟我秦哥哥一起。”琳达说道。

    独孤凌云愣了一下,眉头微蹙,说道:“琳达小姐,你在华夏的安全我要负责,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没办法跟你爷爷交代。”

    “我跟秦哥哥在一起会有什么危险?你不用那么紧张。你先走吧,别妨碍我跟秦哥哥之间说话。”琳达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

    独孤凌云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眼神中散发出浓浓的恨意。这也难怪,他还曾想过把琳达追到手,拉近跟史密斯家族之间的关系;可是,如今看琳达跟秦彦之间的关系那么暧昧,只怕自己的计划又要泡汤了。偏偏,他还不能得罪琳达。

    讪讪的笑了笑,独孤凌云说道:“那……,琳达小姐,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就打我电话吧。”

    “走吧,走吧!”琳达挥了挥手,从始至终正眼也没瞧过独孤凌云。

    独孤凌云心中憋屈的慌,却又无可奈何,愤愤的瞪了秦彦一眼之后,转身离去。洪胜的计划失败,那么很有可能天罚会很快掀起内乱,他必须尽快回去做好安排,随时可以将天罚一举拿下。与其在这浪费时间,不如尽快离开,想来秦彦也不会伤害琳达。

    “秦哥哥,她是谁?你干嘛背着她?华夏不是一夫一妻制吗?难道可以同时有两个女朋友?”琳达皱着眉头,噘着嘴问道。

    虽然不到二十的年纪,但是身材却十分高挑诱人,长腿翘臀,金发碧眼,就连段婉儿看了都有些忍不住吃醋。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段婉儿更是一点自信都没了。比不过沈沉鱼也就算了,现在连这小丫头也比不了,真是气死人啊。

    “我是秦彦的病人,手脚不能动,所以只好让他背着。”杨嫣微微的笑着,很亲和。

    “哦!”琳达淡淡应了一声,显然对其他人并不是很关心。在她的眼里,似乎只有秦彦。“秦哥哥,我好想你!”话音落去,琳达一下扑进秦彦的怀中,低声的抽泣,颇有些让人于心不忍,怜惜万分。

    画面似乎有些尴尬,背上背着一个,手里拉着一个,怀中又搂着一个,倒是有点享尽齐人之福的味道。只是……,这齐人之福有些让秦彦倍感压力。

    段婉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虽然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却也猜出来肯定有着一段让她唾弃的故事。

    “你怎么跑华夏来了?”秦彦心中不忍,语气柔和的问道。

    “人家来找你嘛。当年你一声招呼也没打,电话、地址什么也没有留下,我只能来华夏找你了。”琳达委屈的说道。

    秦彦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只怪当初年少气盛,忍不住捉弄了这丫头一番,不曾想,她竟然对自己念念不忘。当时真的什么也没做过啊,因为修炼无名真气的缘故,他必须保持童子身,只是亲了她。哪里会想到这么多年她还对自己念念不忘,甚至追到华夏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金陵?”秦彦诧异的问道。

    “我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你在华夏,金陵不也是华夏的嘛,只好来碰碰运气了。没想到真的遇到你了,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嘛。”琳达开心的说道。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傻丫头,傻的倒是蛮可爱的。

    “走吧,先跟我回去吧,我也正好有些事情想问你。”秦彦说道。

    “嗯!”琳达重重的点点头,掩饰不住自己脸上激动的心情,紧紧的拽住秦彦的胳膊,生怕他跑掉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