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其实,秦彦也只是猜测,毕竟琳达的身份特殊,独孤家族也不一定敢冒这么大的风险。他们也应该很清楚,一旦琳达有事,史密斯家族势必会不顾一切的追杀他们。而放任不管,顶多也只是史密斯家族会放弃跟他们的合作,而不会威胁到他们。

    “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也只是猜测而已,相信他们这么做的可能性也很小。”秦彦说道。顿了顿,秦彦又接着问道:“你爷爷的身体还行吧?自从离开之后,我也一直都没再见过他。”

    “人老了,身体都有些毛病,没什么大碍。现在家族的事情基本都是我在打理,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跟独孤家族的谈判,恐怕我也很难抽出时间来华夏。”琳达说道,“师父呢?他老人家身体怎么样?”

    虽然老家伙并未正式的收琳达为徒,但是,在琳达的心里,老家伙只是都是他的师父,也一直都以师徒相称。也正是得益于老家伙传授的功夫,让琳达在之后的很多次危险之中化险为夷,因而,琳达的心里也一直十分的尊敬老家伙。

    “他?”秦彦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好得不得了呢。跑去环游世界,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潇洒呢。”

    微微笑了笑,琳达说道:“师父他还是那么风流不羁啊。”

    “我说他是为老不尊。”秦彦翻了个白眼,说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记住,见到独孤家的人别跟他们说的太清楚,也不要一口回绝他们的条件,直接拒绝他们的合作。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独孤家的人很快就会动手,在金陵做最后一票,正好,我也趁这个机会除掉他们。”

    “我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琳达说道。“你可别像上次一样又偷偷溜走了,不然的话,我一定饶不了你。”

    讪讪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不会,不会,放心吧。你把我手机记下,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这段时间我都会在金陵。”

    琳达倒也没有矫情的赖着不走,依依不舍的告辞离去。走到门口,琳达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段婉儿一眼,微微一笑,说道:“你不是秦哥哥的女朋友,你骗不了我的。”

    话音落去,琳达转身离去。

    段婉儿怔怔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这丫头怎么知道自己不是?果然,还是女人最了解女人,恋爱中女人的神情根本不一样,自己根本骗不了她。

    看到琳达离去,段婉儿眼神瞥向秦彦,作势威胁道:“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解释解释啊?你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人家要大老远从美国来找你?”

    “解释什么?我和她什么关系也没啊,最多只能算是师兄妹。我师父教过她一个月的功夫,仅此而已。”秦彦轻描淡写的说道。

    “真的只有这么简单?”段婉儿怀疑的说道。

    “真的只有这么简单。”秦彦说道。

    “算了,我也不问你了,反正我早就想过,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肯定会有很多女人喜欢。如果吃醋的话,我估计买个大醋坛子都装不下呢。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好的机会,把我也给收了啊?我腰力很好的,姿势随便摆。”边说,段婉儿边坐到秦彦的腿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

    要说魅惑,沈沉鱼是拍马也追不上段婉儿,这丫头总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若非秦彦定力足够强大,早就乖乖的束手待毙了。

    “别瞎闹,还有人在呢。”秦彦小声又尴尬的说道。

    “怕什么?男欢女爱是很正常的事情,又不是见不得人。你要是喜欢,把嫣儿也一起办了吧。”段婉儿嘻嘻的笑道。

    “胡说什么呢?赶紧下去,别闹了,累了一天,我困的不行。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没功夫跟你瞎闹。”秦彦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面孔,可是,怎么看却也不像是能唬住段婉儿的模样。

    屋内,杨嫣清清楚楚的听见他们的对话,面红耳赤。没想到段婉儿竟然那么大胆,那样的话也能说的出口。虽然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是却可以清晰的脑补出现场的氛围。也不知为什么,心底竟然也隐隐的升起一股渴望的感觉。如果秦彦真的进来,自己应该怎么办?想到这里,杨嫣的心跳越发快了起来。

    “人家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嘛。反正迟早都是你的人,不如你现在就把我收了,人家也好放心嘛。”段婉儿媚态丛生。

    苦笑一声,秦彦说道:“你这是什么理论?你就不怕我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翻脸无情?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嘛。”

    “我说你们男人都是犯贱吧。送上门的你不要,反而要人家矜持一些。怎么滴?矜持的女人就干净些?矜持的女人就不是个浪货?老娘就不矜持了,老娘现在就要把你就地正法。”段婉儿愤愤的说道。话音落去,也不顾秦彦的挣扎,低头吻了上去。抓住秦彦的手,直接摁在自己的胸口,大胆的作风让秦彦有种被霸王硬上弓的感觉。

    还别说,这样的滋味倒也别有一番味道。

    心理上对段婉儿本就没有那么拒绝,再加上段婉儿也的确是难得的美人,刹那间,秦彦就有了男性的反应。段婉儿感觉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伸手抓住,凑到秦彦耳边,轻声说道:“好大啊。”

    秦彦顿时一阵哆嗦,有些啼笑皆非。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画面,段婉儿靠在床头,嘴里叼着香烟,瞥了一眼身旁裹着被子低声抽泣的自己,得意洋洋的笑着说道:“你放心,老娘我会对你负责的。”

    心理的防线一旦被攻破,欲望顿时犹如决堤之水,滚滚而来,一发不可收拾。

    “小妮子,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我啊。”秦彦翻身将段婉儿压到身下。

    屋内,杨嫣心跳加速,一阵阵的娇喘声传入耳中,让她根本无法阻止。体内一股无形的火,腾然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