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毕竟,段北是华夏国安局局长,身份地位崇高,手中权力也大。秦彦的话语也只能点到即止,不好太过分。若无必要,秦彦并不想与他为敌,更何况,他还是段婉儿的父亲。不看僧面看佛面,秦彦也不能为难他。

    “你刚才说独孤白辰去了美国,消息正确吗?”秦彦问道。

    “当然。机场有他的出境记录,监控也拍下他上了飞机,应该不会有假。”段北说道。

    秦彦的眉头微微一蹙,诧异的说道:“独孤白辰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金陵呢?他应该知道独孤家如今的处境,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其实对独孤白辰我们倒是做过很细致的调查。独孤白辰为人不错,也一直都没有参与独孤家的违法勾当,只可惜他生错了地方,纵然他想洁身自好,也终究无法做到。我们收到消息,史密斯家族最近的一笔交易被人破坏,损失惨重,应该是另一个黑手党家族约翰家族所为。我想,独孤白辰在这个时候飞去美国,很有可能是受史密斯家族之托,对付约翰家族。这很有可能也是史密斯家族作为收留独孤家族的条件。”段北说道。

    秦彦暗暗点头,的确有这种可能性,稍后问一下琳达就什么都清楚了。“独孤白辰离开金陵虽然说给我们制造了很多机会,却也同样会有后患。一旦他知晓独孤家被毁,势必会不顾一切的报复,以独孤白辰的身手,很有可能制造很大的麻烦。”秦彦眉头紧蹙,担忧的说道。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会安排人守住机场,一旦独孤白辰回来,在机场就将他缉捕归案。即使他身手再好,我想他也难逃法网。你放开手脚去做,一切后果由我承担。我的目标只有一个,留独孤啸天的活口。”段北说道。

    顿了顿,段北又接着说道:“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会尽力满足你。”

    “没什么要求。只有一点,以后希望我们可以和睦相处,我可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秦彦淡淡的说道。

    “行行,没问题。”段北暗暗的松了口气。他真怕秦彦会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没想到秦彦竟然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其实他又哪里清楚?不是秦彦不提,而是秦彦故意让段北欠自己一个人情。人情债,才是最难还的。

    “还有事吗?没什么事我就挂电话了。”秦彦冷漠的说道。

    “谁啊?你在跟谁说话呢?你可别走,再陪我睡会。”段婉儿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支吾一声,紧紧的搂住秦彦。

    段北明显一震,什么情况?这……,这丫头不会已经……。段北不敢想象,只能暗暗苦笑一声,连忙的挂断电话。

    秦彦也没料到段婉儿会忽然说话,苦笑一声,说道:“是你爸呢。”

    “我爸?他打电话干什么?”愣了愣,段婉儿反应过来,浑身一震,“你刚才是跟我爸打电话?你怎么不早说?混蛋!”

    “我也想说啊,哪也得有机会说才行。”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睡吧,我出去办点事情。”边说,秦彦边起身穿衣。

    敲响杨嫣的门,推门走了进去。

    “醒了?”秦彦问道。

    目光刚一接触,嗖的移开,双方的表情都有些尴尬。昨晚那么折腾,杨嫣又怎么可能会听不见?秦彦觉得自己良好的形象瞬间就在杨嫣的心目中坍塌了。

    “你要出去吗?”杨嫣问道。

    “呃,一会出去谈点事情。想先过来替你治疗一下,反正这两天应该没什么事情。”秦彦尽量的掩饰自己的尴尬,眼神也尽量的躲避杨嫣的目光。

    “那麻烦你了!”杨嫣也同样尴尬,脑海中依旧不断的回响着昨晚不停钻入耳中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似得,让她欲罢不能。

    “没事。一会让婉儿照顾你,我就直接先走了。”秦彦说道。

    “嗯!”杨嫣点点头,心中泛起微微的酸楚。如果自己也能像正常人一样,是不是也可以跟秦彦享受正常的男欢女爱?这种只有精神层面的交流,总是感觉缺少了一点东西。

    秦彦深呼吸一口,稳定心神,手掌轻轻覆上杨嫣的腹部。杨嫣的身体不禁一颤,也不知何故,反应会如此的强烈。昨晚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脑补的画面更是让她想入非非,身体抑制不住的扭动,体内一股燥热的火腾然生起。

    察觉到杨嫣的异样,秦彦一愣,慌忙的说道:“别胡思乱想,保持灵台清明。”

    杨嫣顿时更觉羞涩,重重的点点头,努力的将心中那股燥热的感觉压制下去。只是,这一来,秦彦和杨嫣二人更加觉得尴尬,四目根本不敢对接。

    片刻之后,杨嫣渐渐地平静下去,秦彦也暗暗松了口气。这种以真气灌输体内的治疗方式也伴随着相当大的风险,如果刚才杨嫣不能控制而胡思乱想的话,很有可能会重伤。届时,只怕就算是秦彦医术再好,恐也无力回天。

    许久,秦彦缓缓的收回手,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以目前的情形来看,进展还算是非常顺利的,以我的估计,应该不出十日就可以将你体内的毒素全部排出体外,接下来就是恢复的问题。一会我开个药方,让婉儿去替你抓药。”

    “你……,你跟婉儿已经……?”杨嫣的心思显然并不在自己的病情上。

    “呃……!”秦彦尴尬的点点头。

    杨嫣紧紧的抿住嘴唇,渴望的眼神看着秦彦,许久,问道:“如果我不是现在这样,你会不会也喜欢我?”

    “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养病才是最重要的。”秦彦说道,“我现在最大的期望就是看到你尽快的复原,看到你可以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面前。我能做的只有这么一点,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人的意志力才是最强大的力量。”

    杨嫣失望的点点头,如何会听不出秦彦故意推搪的话语?或许他是真心希望治好自己的病,但是却有意的偏离自己的问题,避而不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