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的确,咱们一不抢他的地盘,二不夺他的产业,只需用拿下独孤啸天和独孤凌云就好,是不用那么周详的计划。”秦彦点点头,说道。

    当初因为考虑到要从独孤家的手里获取金陵市和江南省那些跟他们勾结的官员资料,因而需要详细的计划。而如今,段北的话已经很清楚,他的目标只是独孤家族。这样,秦彦也就不必有太多的顾虑,只需用针对他们两个就行,至于其他的事情到时候交给国安局处理就是。

    “行,我会吩咐下去,让人注意独孤啸天和独孤凌云的行踪,一旦有机会,咱们立刻动手。我和罗立、黄沾会配合你的行动,争取在第一时间内将他们拿下,不给他们任何翻身的机会。”李长生说道。

    “那我先谢过了。”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大家兄弟,别那么矫情。”李长生说道,“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更何况,这件事对我有利无害,我何乐而不为呢?”

    李长生的性格倒是很直爽,直言不讳,反倒让秦彦更为欣赏。的确,独孤家族如果灭了,对李长生而言自是有利无害。日后李长生再跟天罚联合,在金陵自然地位更高,还有谁能撼动他的地位?

    “罗立和黄沾呢?怎么没看见他们?”秦彦诧异的问道。身为李长生的贴身保镖,他们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随在李长生的身边,很少会离开。即使是睡觉的时候,罗立和黄沾也一样会在附近的房间。

    “他们啊,出去办点事情,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李长生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也不是那么弱,需要人成天保护,只是他们俩不放心,才整天跟着我。不过,说实话,他们的确帮了我不少忙。人这一辈子,最难的的就是交上几个知心的朋友。我一直都拿他们当兄弟看待,在你之前,他们就是我仅有的两个朋友。”

    “是啊,人最难的就是能有几个知心的朋友,这也是人生最大的财富。”秦彦点头附和。男人这辈子,若是没几个真心的朋友,还真的是一种悲哀。很多人为了权力金钱地位不惜牺牲身边的朋友,殊不知,朋友兄弟才是最珍贵的。

    顿了顿,李长生说道:“对了,刚才你进来的时候似乎话中有话。怎么?咱们兄弟间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直说的吗?”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今天早上我跟国安局长通电话的时候他说的话让我有些假想。他对你的事情知道的十分详细,所以我怀疑你的身边是不是有国安局安排的卧底。虽然他没说要对付你,但是,我总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秦彦关切的说道。他是真心的拿李长生当兄弟,自然是不希望有人监视着他,时时刻刻的威胁着他。

    李长生愣了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这件事情我知道,卧底是谁我也很清楚。人嘛,特别是像我这样出身的人,国安局对我没有防备也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是谁?那你为什么还留在身边?”秦彦诧异的问道。

    “道理很简单。如果我真的把他杀了或者赶走,这只会让国安局更加的怀疑我。而留着他在身边的话,国安局就可以知道我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就会对我放心。我行得正坐得端,也不怕他们监视调查,又何必无事生非呢?”李长生微微的笑着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来李长生才是最聪明的那个人。的确,他这么做反而可以让段北释怀,反而更加的放心。想来段北所说的话不假,他的确没有要动李长生的意思。

    顿了顿,李长生接着说道:“待会你就别走了,留下一起吃饭。一会我让罗立他们去买点菜回来,我亲自下厨,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正宗的鲁菜!”

    愣了愣,秦彦说道:“大哥是山东人?”

    “嗯,不过,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山东到了金陵,之后就在这边待了下来。想想,也有很长时间没回去了。家里也没什么亲人了,回去也没什么意思。这里,也算是我第二个家吧。”李长生说道,“一会咱们兄弟好好喝两杯,这样的机会估计也不多了。我知道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你肯定就会离开。金陵太小,容不下你这条真龙。”

    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更希望过点平淡的生活,只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呵呵的笑了笑,李长生说道:“能力越大,责任越重。就像我,这些年不断的做慈善,想着回馈社会,帮助一些贫困的人家。可是,因为我的出身,无论我做什么,总有人会说我伪善,只是想给自己洗白,往自己脸上贴金。不过也无所谓,他们又怎么懂得我内心真正的想法?人无完人,很难做到谁都喜欢,只要我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就行了。”

    “大哥的境界果非一般人所能企及。”秦彦说道,“不管怎样,不管将来我到什么地方也好,我都不会忘记大哥,咱们的这份情义会牢记在心。”

    拍了拍秦彦的肩膀,李长生呵呵一笑,并未多言。话不需要多,在乎于心,兄弟之间无需太多的话语,只要彼此明白对方的心意就好。人生又难得几个真正的知己呢?

    忽然,秦彦的眉头一蹙,脸色变得阴沉,“有杀气!”

    李长生愣了一下,顺着秦彦的目光朝外看去,只见十几人飞奔而来,动作快如闪电。人未至,手中的飞刀“嗖”的朝着秦彦和李长生飞射而来。李长生冷哼一声,接连的闪身避过,人如弯弓一般飞射而出,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冲在最前面的一人胸口。

    “砰”的一声,对方宛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秦彦也紧随而至,一记侧踢,狠狠的踢在一人的脖颈之处。对方一声闷哼,一头栽到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