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伴随着一阵话音落下,李长生缓步入内。秦彦看了过去,二人眼神对视,相视一笑。

    刚才目睹会场发生的事情,李长生又怎么可能就此离去?也就悄悄的尾随着秦彦而来,果不其然,这根本就是独孤啸天设下的圈套。

    独孤啸天愣了愣,眉头一蹙,“李长生?”

    “独孤家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李长生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冷哼一声,独孤啸天冷声说道:“你也想要插一手吗?”

    “当然。我兄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谁想动他,那也要先问过我。”李长生厉声说道,态度坚定而勿容置疑。

    “兄弟?”独孤啸天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他们。

    “你不知道吗?他是我结义兄弟,我二人拜天为父,拜地为母,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生,但求同死。谁若是动他,我李长生第一个不答应。”李长生的话语颇有些豪气干云的味道。

    “我说呢,他怎么那么快就解决了洪胜,原来是有你在暗中相助。”独孤啸天冷笑一声,说道,“也好,既然你也来了,那我就顺便也送你一程,也好让你们兄弟在黄泉路上有个伴,不至于太寂寞。”

    话音落去,独孤啸天挥了挥手,手下顿时朝二人扑了过去。

    “独孤老儿就交给我了,其他的你应付。”李长生话音落去,右脚猛然一跺,宛如离弦之箭般超独孤啸天飞射而去。

    “我也早想领教领教你的高招。”独孤啸天不屑的笑了笑,挥拳迎了上去。

    形意拳,奉岳父为祖师,刚猛霸道。讲究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动作之间,无外乎劈、崩、钻、炮、横,视为五行。以十二形为主,分别为龙、虎、猴、马、鼍、鸡、鹞、燕、蛇、骀、鹰、熊。动作要领一要塌腰,二要缩肩,三要扣胸,四要顶,五要提,六要横顺,七要钻落翻分明。

    身为独孤家族的家主,独孤啸天在形意拳上有很深的研究,他的功夫也已超越很多在电视媒体上赫赫有名的所谓形意拳大师。真正的高手,那多半都是大隐隐于市,不会轻易的暴露自己。而但凡被媒体炒作吹嘘的越是厉害的高手,其实多半都是沽名钓誉之辈。

    李长生深知独孤啸天的深浅,自是不敢大意。八极拳也发挥至极致,进退之间,刚猛非常。

    八极拳,在技击手法上讲求寸截寸拿、硬打硬开。具有挨、帮、挤、靠、崩、撼的特点,发力于脚跟,行于腰际,贯手指尖,暴发力极大。八极拳动作刚劲、朴实无华、发力爆猛、大有“晃膀撞天倒,跺脚震九州”之势。总结为一个字,势。八极拳讲究的就是那种一往无前的霸道之势,势猛而拳威。

    俗语有云,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

    两套刚猛拳法的对战,无疑精彩纷呈,对战之间,大有雷霆万钧之势。双方谁也不敢大意,一个不慎,后果将会非常惨重。

    只可惜,秦彦根本无暇观望。面对独孤家族十几人的联手进攻,秦彦的确有些感到应接不暇。独孤啸天没有骗他,这十几人联手果然非同一般,相比较洪胜那一百多人不妨多让。而且,他们每个人的单兵作战能力也很高,这就更加难以制服。

    独孤啸天刚才说自己在他们的手里也过不了十招,如今看来并非故意夸大其词。若非是秦彦仗着精通百家拳法,身法快绝,五感敏锐,巧妙的仗着自己的身法不停的避开他们的进攻,恐怕危矣。

    而秦彦的搏击功夫,乃是天门历代门主经验和智慧的结晶,糅合了百家拳法而创出的一套最适合杀人的功夫。讲究的就是一击制敌,动作之间更是玄妙非常,不会白白的浪费气力,这也使得他面对对方十几人的进攻时,轻松许多。

    看准时机,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瞬间出手,动作快如闪电一般。一拳狠狠的砸在其中一人的胸口。顿时,只听对方一声惨叫,喷出一口鲜血,当场毙命。紧接着,秦彦一个矮身,避开对方的进攻,一记扫堂腿,其中一人淬不及防身子横着倒了下去。秦彦随即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胸口,只见他横着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独孤啸天根本无暇分心去看那边的情形,面对李长生刚猛的进攻丝毫不敢大意,心中更是暗暗赞叹不已,没想到李长生的八极拳竟有这般功力。他们虽然相识许久,却从未正面交过手,对对方的了解也多半只是从侧面知晓一二,并非很深。

    二人年纪相仿,功力相当,难解难分,一时间很难分出胜负。

    只不过,独孤啸天的心里并不担心,只要自己的人解决了秦彦之后就会立刻过来帮忙,届时,李长生也难逃死路。再这样的心理作用之下,独孤啸天要显得轻松许多。

    “撑不住了吗?还不让你那两条狗赶紧过来帮忙?”独孤啸天冷笑道。

    从进门开始,就不见罗立和黄沾,这也让独孤啸天十分疑惑。他们可是李长生的贴身保镖,几乎是寸步不离,不可能会在这样紧要的关头抛下李长生不顾而独自离去。显然,是别有用心。他的这番话,根本就是有心试探。

    李长生淡然一笑,也不隐瞒,“对付你又何必他们帮忙?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去送你儿子独孤凌云一程,也好让你们父子在黄泉路上可以有个伴。”

    独孤啸天愣了一下,眉头紧蹙。难怪不见他们的踪影,敢情秦彦和李长生也想趁此机会动手,好在自己先发制人,否则真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你做的最愚蠢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让你的儿子独孤白辰离开金陵,没有他在,你独孤家战力大减,这次休想可以侥幸逃脱。”李长生冷声说道。

    独孤啸天愤愤的哼了一声,也不言语,动作变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