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站住!”

    南宫凯旋冷声说道。

    独孤啸天愣了愣,停下脚步,“南宫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哼,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走了?”南宫凯旋冷哼一声,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独孤啸天一怔,说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独孤家主把命留下。”话音落去,南宫凯旋双手在沙发上借力,整个人腾空而起,凌空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胸口。刹时,独孤啸天闷哼一声,“蹭蹭蹭”的后退几步,尚未站稳,便见南宫凯旋紧跟而至,右手五指成爪,一把掐住他的咽喉,用力一拧!“咔嚓”一声,独孤啸天当场毙命!

    本以为自己侥幸躲过一劫,还有再次翻身的机会,没想到终归还是命丧黄泉。只是,他至死也没明白为什么南宫凯旋要杀自己。

    听到声响,冷艳从外冲了进来,看到倒在地上的独孤啸天的尸体,淡淡的扫了一眼,挥挥手,示意人将尸体抬出去。眼神看向南宫凯旋,一言不发。跟随在南宫凯旋身边这么久,她很清楚南宫凯旋的脾气,她不清楚为什么南宫凯旋今天的表现会这么激动,但很清楚她需要做的不是多言,只需用尽力做好自己的本分。

    “马上替我查一下这个拍卖会的信息,把拍卖行的负责人找出来,我要知道究竟是谁委托他们拍卖的‘复仇’之刃。”南宫凯旋将手机丢到冷艳面前,冷声说道。浑身迸射而出的杀气,阴森而暴戾,让人不寒而栗。

    冷艳简单的扫了一眼,点头说道:“没问题,我即刻让人去查!”

    满意的点点头,南宫凯旋接着问道:“你救走独孤啸天的时候,有没有人认出你的样子?”

    “应该没有。当时我蒙着脸,而且是趁他们不备偷袭,他们应该没有认出我。”冷艳说道,“不过,没想到的是李长生竟然跟秦彦是结拜兄弟。首领,那……,我们是不是要放弃对付李长生的计划?”

    “计划不变。他们是结拜兄弟又如何?我暂时不想与秦彦为敌,只是考虑到他背后的天罚,也只是时机不成熟而已,并不代表我就怕了他。李长生在金陵的地位和声望都很高,生意也很大,这块骨头我是啃定了。”南宫凯旋坚定地说道。

    “刚才我亲眼目睹了秦彦的功夫,的确很了不得,江湖上只怕很难有敌手。”冷艳说道。

    “比你如何?”南宫凯旋问道。

    愣了愣,冷艳说道:“百招之内,我们或许可以不分上下,但百招之后,我必然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的功夫十分诡异,我看不出属于何门何派,看似很杂,却又十分独特。”

    “哦?这倒是挺有意思!”南宫凯旋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无论如何,你们尽快摸清楚他的底,任何一点都不要漏掉。”

    “是!”冷艳应了一声,接着说道:“首领,那杨小姐让我们做的事情该怎么办?我们查出那个杨嫣一直住在索菲特银河酒店,跟秦彦住在一起,我们要不要动手?”

    “不用。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留她有什么用?况且,那个杨嫣中的毒是我亲手配制,除了解药之外,无人可解,除非有练气高手用真气逼出体外。饶是如此,没有几个月也休想可以做到。”南宫凯旋自信的说道。

    顿了顿,南宫凯旋转而问道:“滨海的事情怎么样了?惊天集团拿到手了吗?”

    沉默片刻,冷艳的表情有些尴尬。

    “怎么?有问题?”南宫凯旋眉头微蹙。

    “沈惊天果非一般人,惊天集团的股价被我们打压的很低,我们也成功的赚取了巨大的利润,也抢走惊天集团不少生意。可是,惊天集团依旧在苦苦支撑,虽然未能完全收购惊天集团,但是,惊天集团如今也已经是没落夕阳。”冷艳回答道。

    冷冷的哼了一声,南宫凯旋斥道:“那些人都是怎么办事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给我警告他,如果他再这样的话,我就要了他的命。还有,不管怎样,马上给我做了沈惊天。”

    “是!”冷艳应了一声。

    ……

    滨海市!

    沈惊天托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颓然的坐倒在沙发上。经商这么久,沈惊天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是这一次,沈惊天真的感觉到有些应付不来。短短的一天时间,惊天集团的资产蒸发了一百亿,而以往那些他以为的朋友也都纷纷避而不见,生怕跟他搭上关系。如今的惊天集团,能否支撑下去真的很难说,如果继续这样,恐怕真要宣布破产了。

    “没事的,这次的难关一定能过去的。”韩奕萱在他身旁坐下,握住他的手,柔声的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哎!”深深的叹了口气,沈惊天说道:“以前那些人见到我,一个个卑躬屈膝,百般讨好。如今,惊天集团出现问题,我去找他们帮忙,结果一个个推三阻四,避而不见。真是世态炎凉啊。”

    “你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这种事情你应该早就习以为常才是。锦上添花的人不缺,雪中送炭的人却很少。没事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度过这次难关。”韩奕萱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沈惊天默默叹了口气,丝毫不见曾经的那种豪情万丈。不是他没有了斗志,而是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次的事情又多么严重。

    “砰”的一声,大门忽然被踹开,一名面色阴沉的男子闯了进来,目光冷冷的扫了沈惊天一眼。

    “你是谁?”沈惊天愣了一下,眉头紧蹙。

    这里虽非龙潭虎穴,却也有不少的保镖在外巡视,而对方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进来。毫无疑问,那些保镖只怕都已经死了!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有人让我送你上路!”男子话音落去,手中闪过一道寒光,朝沈惊天的咽喉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