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葬礼结束之后,宾客们纷纷告辞离去,就连梅雪琴也没有久留,不知是因为工作太忙,还是对沈惊天依旧存在着埋怨和记恨。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谁也说不清楚,不过,在梅雪琴的心中一直认定是沈惊天婚内出轨才导致他们的婚姻破裂。

    “晚上我陪你,正好有些事情想跟你说。”秦彦看了沈沉鱼一眼,柔声说道。

    现在沈沉鱼是最需要陪伴的时候,秦彦就算有其他事情也要暂时放下,一切以沈沉鱼为上。

    “不用了,晚上我陪落雁。”沈沉鱼说道。

    沈惊天一死,诺大的别墅就显得空荡荡的,沈沉鱼又怎么放心沈落雁一个人待在家里?在她眼中,沈落雁始终是个需要保护的妹妹,身为姐姐的她自当义不容辞的陪在身边,互相安慰互相慰籍。

    点点头,秦彦说道:“那我送你们回去吧。”

    “嗯!”沈沉鱼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她的心情明显有些低落,话语不多,秦彦也可以理解,因而也没再多说。让秦彦觉得奇怪的是,从始至终,沈落雁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知道自己来的时候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子此刻显得格外的坚强,双目迸射出的眼神悲伤中夹杂着一丝坚毅。

    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别墅,还是那个别墅,摆设也如同往日一般。只可惜,物是人非!

    “要不你搬去和我住吧,我和妈妈也好照顾你。”沈沉鱼轻声说道,主要还是怕沈落雁天天待在这里难免会触景生情。

    摇了摇头,沈落雁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并非那么难过,说道:“不用。姐,你放心,我没事。”

    “那我搬过来陪你吧。”沈沉鱼说道。

    “嗯!”沈落雁点点头,没有再拒绝。

    “你们先坐会,我去弄点东西给你们吃。看你们也一天没吃东西了,应该饿了吧?”秦彦找了个借口钻进厨房,把空间留给她们姐妹。其实,秦彦更担心的反而是沈沉鱼,而非沈落雁。沈落雁外表柔弱,内心坚韧,她肯定能承受出这样的打击;反倒是沈沉鱼,外表的坚强只是她的伪装,内心柔弱的她面对这样的事情还要充当姐姐去安慰沈落雁,肯定更加难过痛苦。

    片刻之后,秦彦端上两碗面条。清汤面,点缀了几根青菜,看上去倒也是颇有卖相。“吃点东西吧!”沈沉鱼拿起筷子递给沈落雁。

    “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线索?”沈落雁忽然问道。

    沈沉鱼愣了愣,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任何线索,不过,我们会加紧调查的。你放心,凶手绝对逃不掉。”

    沈落雁显然对这样的话并不满意,抬头看向秦彦,眼神坚毅,“秦彦,能帮我个忙吗?”

    “你说,无论什么事情我都去做!”秦彦说道。

    “帮我把凶手找出来,我要知道是谁杀了我爸,我要知道是谁在幕后主使。”沈沉鱼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那丝阴森让人不寒而栗,却又充满了心疼。

    “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不管凶手逃到哪里,我都会把他挖出来。”秦彦重重的点点头,说道。

    “谢谢!”沈落雁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叔叔有没有什么仇人?他临死前有没有透露过什么?”秦彦问道。

    摇了摇头,沈落雁说道:“他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即使再大的事情也都自己一个人扛。在他去世的前段时间,惊天集团的股价遭遇疯狂的狙击,爸爸为了这件事情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他也去找了他在商场的那些朋友。可是,个个都躲着他,没有一个肯帮忙。哼,真是可笑,枉我爸一直当他们是朋友,他们有任何事情都毫不犹豫的帮忙,没想到等到我爸有事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帮一下。这件事情肯定跟最近惊天集团的事情有关。”

    “你也别难过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当你辉煌腾达时,总是有人不断的靠近你,甚至奉承巴结你;可当你有事的时候,一个个又躲的远远的。这个世界从来不缺锦上添花的人,缺的就是雪中送炭的人。”秦彦安慰道。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先前在殡仪馆的时候,我听到身后有人说,叔叔去世后,惊天集团的董事会很可能会推举一个姓余的出来主事。他是什么人?”

    “余安海,公司第二大股东,在公司的经营上跟我爸一直不和。他也曾经很多次试图让董事会废除我爸的经营权,只可惜一直未能得逞。现在我爸去世,正常的情况之下,董事会一定会推举他出来主事。”沈落雁说道。“你是怀疑余安海?”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商场如战场,有时候为了自身的利益,有些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叔叔的去世,他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不能排除叔叔的死跟他有关。”秦彦说道。

    冷冷的哼了一声,沈落雁说道:“惊天集团是我爸一手创立,是他一辈子的心血,我决不能让它落入别人的手里。明天我就去公司,会一会那帮股东,我倒是想看看那些以前成天不断讨好巴结的人如今又是怎样的嘴脸。”

    沈沉鱼愣了愣,说道:“那些人都是老狐狸,你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况且,你的身体也不允许你那么操劳。”

    “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试,我绝对不能让爸一辈子的心血毁在他们手中。爸虽然不在了,可他还有我,我会守护好他留下来的一切。”沈落雁坚定地说道。

    “你放心吧,落雁的病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应该没什么问题。”秦彦看了沈沉鱼一眼,说道。

    他理解沈落雁此刻的心情,也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为了利益,不是为了惊天集团的所谓经营权。她,为的只是沈惊天的一个梦想,一个商业帝国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