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可能以前有沈惊天,有梅雪琴,有沈沉鱼等人给她的保护,以至于她像是小女孩那般的柔弱,似乎不堪一击。而此刻,沈惊天的死却不得不让她变得成熟。这个内心本就坚毅的女孩也不得不站起来支撑大局。

    知道自己劝说无用,沈沉鱼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吧。”

    对商场上的事情一窍不通,也完全没有任何兴趣的沈沉鱼,为了沈落雁也不得不去面对。她又怎么能放心沈落雁一个人去跟那些老狐狸斗?沈惊天在的时候,那些人或许还会忌惮一些,如今沈惊天不在,他们没有了顾忌,还会把沈落雁放在眼里吗?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你现在的职责是尽快的找到杀爸爸的凶手,我们各有分工。姐,你放心,我能应付的来。”

    虽然沈落雁也没有多少的信心可以斗赢那帮老狐狸,但是,为了沈惊天商业帝国的梦想,为了他一手打造的惊天集团,沈落雁不能低头,也不得不去面对。

    “先前在殡仪馆那个宁浩是谁?他似乎跟叔叔有很大的仇隙。”秦彦问道。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他以前跟我爸是很好的朋友,惊天集团也是他们两个一起创立的。可是后来宁浩却私吞公款,被我爸举报,锒铛入狱。事后,我爸对这件事情也一直很后悔,觉得自己当初太过的冲动。对这件事,宁浩一直记恨在心。出狱后,他将手里惊天集团的股份全部卖了,又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笔风险投资,成立了浩远集团,处处与惊天集团作对。”沈落雁说道。

    秦彦眉头微蹙,说道:“这么说起来,他应该是很希望叔叔死了。”

    愣了愣,沈落雁说道:“你怀疑宁浩跟这件事情有关?”

    “现在不敢说,但是,任何一点线索我都不能放过,他的确有这个嫌疑。”秦彦说道。

    “我会调查他公司的资金,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沈沉鱼说道。

    摇了摇头,沈落雁说道:“别说你根本没有资格去调查他们,以宁浩的身份和地位,如果没有确实的证据,你绝对没有办法调查他公司的资金走向。就算上面同意你对他调查,如果他真有心雇凶杀人,你想从他公司的资金走向入手也根本不可能。就算是私人账户的调查,也绝对不会有他雇凶杀人的证据,他不会那么傻。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那个凶手,只有找到他,才能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

    顿了顿,沈落雁又接着说道:“那天若非我参加同学聚会回来晚了,恐怕我也会被凶手杀了。这件事情很明显是一连串的行为,先是狙击惊天集团的股价,接着是对惊天集团的各种打击,很多进行中的项目不得不低价转让给别人。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

    “凶手的事情交给我去查,只要他还活着,我一定能把他找出来。”秦彦坚定的说道。

    愣了一下,沈沉鱼说道:“秦彦,你可别乱来,找到凶手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让我来解决。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情而无辜的卷入,触犯法律,明白吗?”

    “法律?法律能解决这些吗?就算把凶手交给你们,你们能查出谁是主使的人吗?只怕最后顶多也只是给凶手定罪,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吧?”沈落雁眉头微蹙,面色不悦。

    “你难道连我也不相信?”沈沉鱼苦笑一声,说道。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警察的办事能力。如果凶手死不承认背后有主使者,你们怎么办?最后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只怕也顶多是让凶手认罪正法,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吧?我要的不是凶手,我要的是幕后的主使者。”沈落雁说道。

    沈沉鱼默默叹了口气,哑口无言。在体制内待了这么多年,沈沉鱼很清楚某些潜规则,不得不承认沈落雁的话说的并没有错,她根本无力反驳。纵然是她想找到幕后的真凶,但是,面对各方面的压力时,最后决定权并不在自己。

    “一会我就联系人去调查这件事,就算是把滨海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凶手挖出来,他绝对逃不掉。”秦彦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

    “谢谢你,秦彦!”沈落雁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不用,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们。我一直都很敬重沈叔叔,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秦彦坚定的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沈沉鱼问道。

    “是段北告诉我的。知道后,我就尽快的赶回来了。”秦彦回答道。

    “段北?”沈沉鱼愣了一下,接着问道:“金陵的事情都办好了吗?会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摇了摇头,秦彦微微一笑,说道:“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虽然还剩下一点尾事没有解决,但是交给段北就行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叔叔的事情,其他都不重要。”

    想起独孤白辰,秦彦的眉头不由紧蹙。他可是独孤家最顶尖的高手,如果让他偷偷的潜回国内,逃脱国安局的追捕,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秦彦倒是不怕他会伤害自己,而是担心独孤白辰会不顾一切的冲他身边的人下手。

    沈沉鱼也好,沈落雁也好,又或者是段婉儿,她们根本没有能力应付独孤白辰。

    此时,秦彦的手机响起,说曹操曹操到,正是段北打来的电话。接通后,对面传来段北的声音,“刚刚收到消息,独孤白辰很可能已经回国,机场和码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我想他很可能是偷渡回来的。你要小心,独孤白辰一定会去找你的。”

    秦彦眉头皱了皱,说道:“知道了!”

    其实,这本就在秦彦的预料之中。即使是段北布下天罗地网,但是,只要独孤白辰想回来,段北也根本找不到他。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沈沉鱼问道。

    “没事。”秦彦笑了笑,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我也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