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毫无疑问,如果真的选举的话,沈落雁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没有人会推选沈落雁接管惊天集团,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利益交给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更何况,在惊天集团这么多年,余安海的人脉极广,也唯独只有沈惊天可以压住他。如今沈惊天不在,那些股东自然全部投向他了。

    “不用了!”沈落雁冷声说道,“公司的经营权是属于沈家的,我父亲去世,那自当应该由我来继承。”

    眉头微蹙,余安海说道:“公司一直由你父亲负责管理,那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能力,董事会也愿意相信他。如今他已经去世,董事会自然有理由重新选择经营权的归属,沈小姐这么说未免有些不合时宜吧,你把股东的利益置于何地?”

    “我父亲在惊天集团占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是绝对的第一大股东,你们所有人的股份加起来也不过百分之四十九而已。现在我父亲去世,他的股份自然也由我继承,也就是说,我现在才是惊天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公司的经营权也理当归我。各位如果有什么意见的话,我不介意回购你们手中的股份,但是,我希望各位相信我。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内我如果不能带领惊天集团走出困境的话,自动退位让贤。可是,这一个月内,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反对我的决定。”沈落雁霸道的说道。

    这也算是沈惊天当初的明智之举,一直控制着绝对的股份优势,没有被稀释。在这样巨大的差距之前,其他的股东根本无话可说。就连余安海,惊天集团的第二大股东,也完全没有想到沈落雁会这么霸气,不禁怔在当场,哑口无言。

    换做其他时候,或许沈落雁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可是,此时此刻,她竟然说的如此顺畅,就连她自己也感觉到惊讶。是因为沈惊天的死,也是因为秦彦在她身边。

    转头看向沈落雁,两人目光短暂对视,秦彦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露出赞许的眼神。是的,沈落雁的做法让他欣赏,对待这些老狐狸多余的话根本不需要说,就是要霸道,以一往无前的姿态去压制他们,让他们无话可说。

    沉默片刻,余安海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们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就当是给你父亲面子。如果一个月之后惊天集团的情况却没有任何的好转,到时候可别怪我们不讲情面,你必须立刻引咎辞职。”

    事到如今,余安海也没有其他办法,在绝对的股份优势之下,他唯有选择退让。然而,沈落雁既然说出那样的话,这也让他感觉到希望。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他不相信毫无经验的沈落雁可以做出什么成绩出来,到时候沈落雁也无话可说,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接替她的位置,掌管惊天集团。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沈落雁坚定的说道。

    顿了顿,沈落雁又接着说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这一个月之内我希望你们对我的决定不要有任何的反对。如果有人在暗中给我使绊子的话,到时可别怪我不讲情面。惊天集团是我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毁了它。”

    众人尽皆沉默,心中暗暗的惊讶沈落雁的强势。有其父必有其女啊,他们完全没有料到沈落雁竟然会这么霸道。甚至,有些股东的心里暗暗的升起希望,想着沈落雁是不是真的可以力挽狂澜呢?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散会!”沈落雁淡然说道。

    股东们也都再无言语,纷纷起身离去。临走之时,余安海狠狠的瞪了秦彦一言,眼神中满是杀意。秦彦自是坦然以对,淡淡一笑,挑衅的眼神看着他。秦彦并不担心余安海会对自己动手,甚至希望他这么做。如果余安海真的找杀手对付自己,那么,很有可能沈惊天的死真的是他主使。

    看到众人离去之后,沈落雁紧张的心情松了下来,浑身瘫坐在椅子上,浑身冷汗,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

    “没事吧?”秦彦愣了愣,问道。

    摇了摇头,沈落雁说道:“没事,只是刚才太紧张了。”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你刚才做的很好。如果你稍微的露出一点弱势的模样,只怕他们就不会轻易服从你,只有这样才能压住他们。只是……,你干嘛要设定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想要扭转惊天集团如今的局势,并不容易。”

    “我知道,可是如果我不这么说的话,只怕他们今天很难点头同意。我也想试试自己的能力,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的话,我还有什么资格说什么替我父亲完成他的商业帝国之梦。”沈落雁说道,“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默默叹了口气,秦彦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争取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做出成绩,让那些股东不再对你有意见。刚才我看得出来,有部分的股东并不是完全站在余安海那边,可能只是出于自身的利益考虑,只要能够顺利的说服他们,得到他们的支持,你就更有把握了。”

    “秦彦,你会帮我的,对吗?”沈落雁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他是她的全部,是她的力量源泉,刚才若非秦彦,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人。

    秦彦微笑着点点头,说道:“当然,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沈落雁笑了笑,忽然感觉跟秦彦之间似乎有些暧昧,连忙得收敛起笑容。这个时候,她怎么能想这些呢?什么儿女情长,都应该抛到一边,稳住惊天集团的局势才是最重要的。

    “通过刚才的表现,你觉得余安海会是害死我爸的人吗?”沈落雁问道。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不好说,暂时不能确定是不是,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如果真的是他,他一定还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全力应付公司的事情,其他交给我。”

    “嗯!”沈落雁重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