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理解沈沉鱼的心情,但是,他实在不相信把人交给警察后,他们可以调查出什么。“不是我不愿意把人交给你,而是对方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以你们警察的做事风格根本不可能问出什么,最后也只好是把他定罪,事情也就这么没头没脑的不了了之了。难道你不希望找到幕后的真凶吗?”

    “我知道。我只是想亲自调查这件事情,想亲手找到杀死我父亲的幕后真凶。而且……,滨海市公安局非常重视这件事情,若是让人知道你杀了凶手又或者其他的话,我怕会对你不利,我这也是为你好。”沈沉鱼说道。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放心吧,只要我不想让警察发现,他们是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跟我有关。事情交给我处理,我一定会尽量找到幕后真凶,告慰沈叔叔在天之灵。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想要亲自调查的话,我可以安排你去薛冰那边审讯杀手。不过,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警察知道,我不想警察的干涉会导致功亏一篑。”

    沉吟片刻,沈沉鱼点点头,说道:“好。”

    “其实,我今天审讯杀手的时候,他说出了一个字。南,我想这应该是幕后主使者的名字,又或者是他的姓。”秦彦说道。

    “南?有这个姓吗?”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说道。

    “可能他没有说全,如果是复姓南宫呢?”秦彦说道。

    沈沉鱼愣了一下,点点头,“这也算是线索,我明天回警局调取档案,把所有滨海市姓南宫的或者跟南有关系的人都过滤一遍。虽然可能有点大海捞针,但是,却也只能这样了。最主要的还是抓紧对杀手的审讯,只有从他的身上才能打开突破口。”

    “嗯!”秦彦说道:“明天我给薛冰打个电话,到时你直接过去找她就行。她在情报搜集和刑讯拷问方面都很有经验,相信有她在一旁帮助你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点了点头,沈沉鱼说道:“秦彦,对不起!”

    愣了愣,秦彦诧异的问道:“干嘛说对不起?”

    “这段时间我的心情不好,可能不小心伤害到你了,我只能说声抱歉,希望你能理解。”沈沉鱼说道。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理解的,没事,你放心吧。”

    “谢谢!”沈沉鱼微微一笑,起身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吧!”秦彦跟着起身。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沈沉鱼说道。

    “没事。走吧!”秦彦说道。

    沈沉鱼点了点头,没有再拒绝秦彦的好意,并肩走出诊所。上车后,径直驶往沈家别墅。因为不放心沈落雁一个人,沈沉鱼索性直接搬了过去跟她一起住,也方便照顾。姐妹俩互相安慰的话,终归是比一个人独自面对要强一些。

    “她就是燕京城杨家的那个?”沈沉鱼开口问道。

    “嗯。你们应该已经认识了吧?她中的毒有点严重,需要及时的治疗,所以就把她带回滨海,这样也方便观察她病情的发展。”秦彦点点头,说道。

    “中毒?谁给她下的毒?”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根据她所中的毒去判断,应该是身边的人做的。这种大家族的利益斗争严重,为了争夺财产,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秦彦说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沈沉鱼说道:“我真不懂,有些人为什么那么看重那些东西,难道亲情比那些金钱地位不重要吗?以前我父亲还在的时候,我对他一直没什么好脸色,也总是觉得是他花心所以导致跟我母亲离婚,即使有时候他百般的讨好我,我却还是不理会。现在才知道,失去他,我的心有多么难过。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一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他。”

    沈沉鱼的话语有些哽咽,眼眶湿润,却硬是撑着不让自己眼泪流下来。这个外表坚强的女孩,内心却十分的脆弱,却因为好强的性格,承受了很多。

    “想哭就哭吧,哭出来会舒服些。”秦彦柔声安慰道。

    秦彦的话语仿佛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沈沉鱼,她再也无法控制,扑进秦彦的怀中大声的哭了出来。秦彦靠边停车,紧紧地搂住她,什么话也没有说。他知道,沈沉鱼此刻需要的只是发泄,多余的话语不用说。

    或许,沈沉鱼跟沈惊天之间的感情并不如沈落雁和沈惊天来的深,但也正因为如此,沈沉鱼反而内心更加感觉到缺失,觉得自己以前那么冷漠的对待沈惊天太过过分。愧疚和伤心纠结在一起,也让她倍感压力。

    许久,沈沉鱼哭声慢慢变成小声的抽泣,抬起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好久没有像这样肆无忌惮的哭过了,没有吓到你吧?”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我从小就没有父母,也不知道我的父母长什么样,不知道他们是谁,或许,我没有办法完全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是,无论如何,你还有落雁,还有我,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我知道,谢谢你。”沈沉鱼此刻的情意完全的流露出来,不再像刚才那般的冷漠。她并非是无情的人,相反,她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柔弱而已,实则内心却是十分的细腻柔软。

    “你想他们吗?”沈沉鱼问道。

    愣了愣,秦彦苦笑一声,说道:“说不想肯定是假的。只是,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他们不在身边的日子,也找不到他们,想也没有用。”

    “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他们的话,你会认他们吗?”沈沉鱼接着问道。

    “不知道。”秦彦愣了一下,回答道。

    沈沉鱼愣了愣,没有再追问下去。这个话题如同是秦彦的软肋,是他的禁区,点到即止就好,问得太多,只会让秦彦心情压抑。

    “走吧!”沈沉鱼说道。

    点点头,秦彦发动车子,驶去!

    他们的爱情或许并不激烈,有些平淡如水,然而,却让他们彼此都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