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真的就这样放他走?”沈沉鱼眉头微蹙,问道。

    她不知道秦彦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心理要放独孤白辰离开,但是,今晚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若是改日独孤白辰再次的找上门伤害沈落雁怎么办?又或者,偷袭秦彦伤害他又如何?

    “嗯!”秦彦点点头,说道:“当然,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你是不是担心他会伤害落雁?”

    “嗯!”沈沉鱼应了一声。

    “他不会。如果他真的要这么做的话,今天就不会选择这样。你放心吧!”秦彦宽慰道。

    “也许他是自信能胜过你所以没有伤害落雁呢?这次失败了,下次为了报仇他也许不会再选择这么笨的方法呢?又或者,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伤到你怎么办?”沈沉鱼担心的说道。

    “我相信他不是那种人。”秦彦说道。

    “姐,没事的,放心吧。”沈落雁附和道。

    沈沉鱼默默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忽然之间,她似乎感觉到跟秦彦之间已经开始有了距离,这种感觉让她心里有些害怕。秦彦仿佛看穿了沈沉鱼的心思,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微微的笑了笑,说道:“别胡思乱想,我知道你最近精神压力比较大,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嗯!”沈沉鱼点了点头。

    看到他们亲热的模样,沈落雁的心底有些微微的酸意,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表现。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守护好惊天集团,带领惊天集团走出困境,完成自己父亲沈惊天的商业**,哪里还有心思去想什么儿女私情呢?

    “明天的投标准备的怎么样了?”在客厅坐下后,秦彦问道。

    “资料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明天的结果了。”沈落雁说道,“现在惊天集团的业务十分混乱,公司的资金也出现很大的问题。如果想要带惊天集团走出现在的困境,必须拿下这个项目。”

    “你的目标价位是多少?”秦彦接着问道。

    “十亿吧。”沈落雁说道,“这也是公司目前能够承受的最大的了,如果再多的话,公司根本抽不出这么多钱。而且,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银行是不可能会给我们贷款的。所以,只有拿下这个项目,然后再以这个项目去找银行贷款,进行融资重组,或许可以突破目前的关隘。”

    “那块地皮值这么多吗?据我所知,那块地皮好像是绿化用地,根本值不了那么多钱。你可要想好,如果真的把钱投进去的话,很可能会血本无归,公司也会越发的困难。怕就怕到时候余安海趁机施压,到时候股东都会附和,事情就难办了。”秦彦眉头紧蹙,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也再赌。”沈落雁说道,“如果是其他大型的项目,我们根本争不过宁浩,单单是资金方便就会存在很大的问题。宁浩一直想要吞掉惊天集团,他势必会不断的抬高价钱以图瓦解惊天集团,财力方面我们现在根本比不了他。唯有跟他赌这一局,赌他不会花大价钱去投这块地皮。”

    “就算让你投到这块地皮,可是是绿化用地,根本不值钱。”沈沉鱼愣了愣,说道。

    “以我对政府的估计,这块地皮应该会划归商业用地。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到时候再去游说政府官员,将这个地皮的性质改成商业用地。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唯有赌着一局,不能输。”沈落雁坚定地说道。

    虽然她的话说的恨委婉,但是,秦彦却听得出她话中的意思,那就是不择手段也一定要改变这块地皮的用途。凭借沈惊天在滨海市经营这么多年的关系网,或许会是一个机会。虽然她的这场赌局比较大,几乎是在拿整个惊天集团的前途在赌,但是,沈落雁没有选择。这份魄力和担当,让秦彦十分的惊讶。她,真的已经长大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明天我跟你一起过去,我担心明天投标的时候宁浩会耍花样。最主要的是,惊天集团如今人心涣散,根本不能团结一致的对外,所以,咱们不得不小心一些。”

    “我知道。我能想到去游说那些人,只怕宁浩也能想到,说不定他也会拼命地争夺这个项目。现在就看谁更胜一筹了!”沈落雁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精芒,一副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做派。

    秦彦愣了愣,问道:“你是不是已经做了安排?”

    “嗯!”沈落雁点点头,说道:“如果宁浩真的想投这个项目的话,他势必会想办法知晓外面的标价。我在想,有没有可能余安海会跟他勾结呢?只要我一旦失败,余安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手公司。”

    “不会吧?这么做对余安海也没有好处,他也是公司的股东,如果公司真的有事,他也会受损。”沈沉鱼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我也只是猜测,希望他不会这么做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蠢事。但是,以余安海那么想要控制公司的经营权的心理,他很有可能会这么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不得不防。所以,我做了两份标书,其中一份假的特意留在了办公室。如果余安海真的勾结宁浩偷看标价的话,那么明天宁浩就一定会上当。如果不是的话,对我们也没有损失,那就看明天谁的运气更好了。”沈落雁说道。

    秦彦暗暗心惊,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沈落雁吗?那个柔弱的似乎随时都要人保护的小丫头吗?看来,沈惊天的死的确让她成长了许多,若是没有这样的成长,沈落雁只怕也难以承担如此的重担。秦彦淡淡的笑了笑,心想,看来以后不再需要自己保护她了。

    “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一会我再替你施一次针,否则,这段时间这么忙碌,精神压力这么大,我怕你承受不住。”秦彦说道。

    “谢谢!”沈落雁挤出一丝笑容。

    “放心,明天你一定会赢!”秦彦嘴角勾出一丝自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