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看这位先生是真的很想拿到那块地皮,又这么有诚意,你就帮帮忙嘛。”一旁的女人撒娇似得摇晃着李刚的手臂,说道。等发觉自己的被子不小心滑下来之后,又慌忙的拉了上去,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李刚面前的那张银行卡。显然,一百万的吸引力很大。

    “头发长见识短,你知道什么?”李刚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斥道。接着,转头看向秦彦,说道:“以惊天集团的资质和实力,完全有能力凭借自己的实力拿下,又何必用这样的方法呢?如果被查出来的话,不但我们公司会面临处罚,我会坐牢,对惊天集团的影响也会很大。”

    “这你不需要管,你只需要办好这件事情就行。李先生在这个行业这么久,相信见过很多类似的暗箱操作,应该不会意外吧?就看李先生愿不愿意做我朋友了,如果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只能是敌人。”秦彦淡淡的说道。

    李刚陷入一阵沉默,犹豫不决。一百万对他而言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他也眼红。只是,万一被查出来的话后果严重。可是,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对方肯定不会放过自己。那双犹如浩瀚夜空般深邃的眼眸中散发出的森冷寒意让他不寒而栗,他丝毫不怀疑一旦自己拒绝,对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

    许久,李刚深呼吸几口,点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很好!”秦彦微微一笑,说道,“这一百万是头期,明天如果中标的话还有一百万打进你的账户。”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打扰二位了,我就先告辞了,你们继续。”

    说完,秦彦起身走了出去。

    叶峥嵘狠狠的瞪了李刚一眼,说道:“你可别跟我耍花样,否则的话,别怪我的刀子不长眼。如果我知道你骗我们的话,明年的明天就是你的忌日。”说完,叶峥嵘快步追上秦彦,离开李刚家。

    下了楼,叶峥嵘看了秦彦一眼,说道:“老大,那小子靠不靠的住?可别到时候给咱出什么幺蛾子。”

    “应该没问题。”秦彦说道。

    点点头,叶峥嵘接着说道:“惊天集团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查出杀沈惊天的凶手了吗?”

    “杀手已经找到,现在在薛冰那里。不过,杀手的嘴很严,还没问出究竟谁是幕后真凶。迟早的问题,我相信薛冰有办法让他开口。”秦彦说道。

    “老大挺信任她嘛。”叶峥嵘暧昧的笑了一下,言下之意十分明显。

    “我也很信任你。”秦彦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还有件事情麻烦你去办一下,明天我要早起,就不过去了,你替我搞定。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老大交代的事情肯定替你搞的妥妥当当,只要不是太无聊就好。”叶峥嵘嘿嘿一笑,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问道:“知道国土资源局吗?”

    愣了愣,叶峥嵘说道:“知道。”

    “你待会去一趟国土资源局局长的家,让他把明天投标的那块地皮的用途从绿化用地改成商业用地。你知道该怎么做吧?”秦彦说道。

    嘿嘿的笑了笑,叶峥嵘说道:“简单,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软硬兼施嘛,保证办的妥妥当当。他要是敢跟我耍花样,我就调几百人过去把他家给包围起来,我看他怕不怕。”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管你怎么做,只要你帮我把这件事情办妥就行。”

    “老大,我就想问一下,你那么帮惊天集团到底是看在姐姐的面子上,还是看在妹妹的份上?”叶峥嵘嬉皮笑脸的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秦彦白了他一眼。

    “明白,明白,老大是要姐妹俩一起收了啊。”叶峥嵘哈哈一笑,钻进车内,一溜烟的消失而去。

    看着离去的车子渐渐消失在黑暗中,秦彦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子,已经坐上玄武之位,掌管着天罚的大权,竟然还是这样没个正经。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这小子懂得如何解压,不会有烦心的事情困扰他。

    虽然叶峥嵘好像没个正形,做事很不靠谱似得,但是秦彦相信他知道孰轻孰重,懂得把握好分寸。如今已经摆平了李刚,只需用再摆平那位手握实权的大佬,就足以搞定明天的事情。

    从秦彦离开滨海,再回到滨海开始,他一直在忙忙碌碌之中,没有多少休息,这让他多少有些疲惫。回到诊所之后,秦彦直接倒头就睡。

    刚刚睡着,秦彦的手机响起。拿起看了一眼,是段北打来的电话,眉头微蹙,语气埋怨的说道:“我说,你能不能不要专门挑人家睡觉的事情骚扰?你是铁饭碗,吃的是公粮,我一分钱不拿,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段北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想那么多。只是我听说独孤白辰已经到了滨海,而且,好像在沈家出现过,想问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知道,我也已经跟他见过了。”秦彦说道。

    “见过?”段北愣了一下,“那独孤白辰人呢?是不是已经被你……”

    “没有,我放他走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放他走了?你……,你怎么能放他走?”段北有些啼笑皆非,这小子到底耍什么花样?毁了独孤家族,却偏偏放走独孤白辰,他有些不理解了。

    “我是不是应该问过你啊?”秦彦没好气的说道。

    “那……,那倒不用。我只是担心你这样放他走岂不是等于放虎归山?万一这小子发起疯来,到时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独孤家已经毁了,独孤白辰对我来说是生还是死并不重要,我担心的是你。”段北说道。

    “放心吧,他不是那种人。”秦彦说道,“不仅是我,以后你的人也不要再找他麻烦。虽然我和他现在是敌人,但是我很敬重他,不想有人伤害他。”

    默默的叹了口气,段北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也无话可说。”

    “没事了吧?没事我挂了!”话音落去,秦彦“啪”的一声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