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去沈家将薛冰的酒吧告诉了沈沉鱼,汇合沈落雁之后,秦彦驱车和沈落雁一起赶往招标会现场。

    招标会的现场在青浦区行政服务大厅招标办公室,距离浦东有些距离,因为距离有些远,所以不得不早一点赶过去。倘若没有赶上的话,那就等于是自动弃权,招标费用也就等于白白的丢进水里。

    “资料都准备齐全了吧?”秦彦问道。

    “嗯,都在这里!”沈落雁晃了晃手中的档案袋,面色有些紧张。这场招标对她而言就是一场赌局,只许胜不许输得赌局,因而难免会有些忐忑。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放心吧,没问题的,不用担心。”

    沈落雁愣了愣,诧异的看了秦彦一眼,问道:“你是不是偷偷瞒着我做了什么?”

    “没有。尽人事听天命嘛,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就只有交给老天爷去决定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然而,沈落雁却仍旧有些将信将疑,以她对秦彦的了解,可不会做什么尽人事听天命的事,必然已经是有了妥善的安排。

    “我对宁浩虽然不怎么了解,但是,听我父亲提起过他,说他很有才干,善于剑走偏锋。可以说,惊天集团能有今天的成就,很大一部分的功劳都是属于他的。若非当年他犯下那样的事情,如今的惊天集团只怕也是由他掌舵。”沈落雁缓缓的说道,“在我父亲死前的那段时间,惊天集团总是不断的面临各种各样的威胁,仿佛事事都不顺利,似乎有人在暗中谋划着什么。这次的招标会也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如果一切都是宁浩指使的话,他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让我们中标的。”

    “他有张良计,咱们也有过墙梯,谁更厉害的话,要到最后才能知道。我还没有输过,这次也一样,咱们不会输给宁浩的。”秦彦说道。

    沈落雁看了他一眼,顿时心中也仿似充满了能量,可以一往无前,不再有任何的畏惧。

    车子的速度渐渐放缓下来,一辆交警的车从旁边的辅道擦身而过,远远的可以看见几个人站在那里吵吵嚷嚷。秦彦愣了愣,侧头看了一眼,说道:“前面好像出车祸了。”

    沈落雁抬手看了一下时间,说道:“咱们换条路走吧,堵得这么严重,恐怕没有一个小时是过不去的了。”

    点点头,秦彦从旁边的路口转了进去,走过几条街之后,又堵了起来。“前面好像也发生车祸了!”秦彦的眉头微微蹙了蹙,说道。似乎有些出师不利啊。

    “今天怎么这么多车祸?再换条路走吧,不然恐怕赶不急了。”沈落雁面露担忧的说道。如果因为堵车而耽误了时间,导致没有办法准时的参加招标会而导致无法拿下这个工程的话,沈落雁可心有不甘。

    掉头,重新拐入其他的路绕行,却不想没走多久,遇到的不是堵车就是修路。秦彦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似乎有种很不祥的感觉,事情哪里会有那么巧合?车祸偏偏是在今天,而且同时是通往青浦的路发生这么多车祸,这似乎不是意外。

    “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这么多车祸?”沈落雁的面色有些着急起来,时间再一点一点的过去,如果继续这样耽搁的话,恐怕是不能准时的到达招标会现场了。

    “看来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啊,这可能不是巧合,根本就是有人故意为之。”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

    沈落雁愣了一下,说道:“你是说……,这是宁浩刻意安排的?是为了阻止我们赶到招标会现场?”

    “是不是他我不知道,但是这肯定是有人刻意制造的车祸,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合,偏偏都是在去青浦的路上?恐怕也不仅仅是为了阻止我们,也为了阻止其他的投标公司。”秦彦眉头紧蹙,说道,“你待在车上,我下去看看!”

    “嗯!”沈落雁点点头。

    秦彦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前面几个修路的工人将整条路都封了起来,不过,他们似乎并没有修理,而是坐在那里抽烟聊天,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看到秦彦过来时,几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寒芒,接着装出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

    “各位大哥,麻烦让一下,让我的车过去,行吗?”秦彦微笑着说道。

    “看不到在修路吗?你不知道换其他路走啊?”其中一名粗狂大汉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

    “这不是还能过嘛,你们也还没有开工,让我先过去行不行?我有急事。”秦彦依旧态度谦和。

    “不行,你们换条路走吧。”粗狂大汉傲慢的说道。

    秦彦眉头微蹙,冷冷的哼了一声,上前抓起拦路的障碍牌丢到一边。对着车子招了招手,示意沈落雁开过来。

    “草,你他妈找死呢?”粗狂大汉愤怒的吼道,其余的人纷纷跟着起身,手中拿着工具虎视眈眈的盯着秦彦。

    冷冷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今天我必须从这里过,谁拦我的话别怪我不客气。回去告诉老大,别耍这些个小把戏,有本事的话咱们在招标会上分个输赢。”

    众人愣了愣,表情有些惊诧,显然是没有料到秦彦竟然猜出他们并非是真正的修路工人。相视一眼,粗狂大汉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铁锹朝秦彦冲了过来。其余的人也都纷纷的跟上。

    “宁总交代了,让我们把你留下来。”粗狂大汉冷声说道。

    “就凭你们?”秦彦嘴角滑过一丝不屑的笑容,迎面而上,一招后摆腿,“砰”的一声狠狠的踢在粗狂大汉的胸口。顿时,只听他一声哀嚎,身子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紧接着,秦彦接连几拳狠狠的砸在其余的人身上,对方几乎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纷纷倒地。

    “想把我留下,宁浩也应该派点有能耐的人吧?”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挥挥手示意沈落雁过去。